美国“女版希特勒”崛起:美国距离“地狱”只差一个AOC总统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新世界评论
摘要:纵观人类历史,每一个豪言要把人们带向天堂的疯子,最终都把人们带往了地狱。所以,美国距离地狱也只差一个AOC总统!

美国大选新闻中,有一条消息格外引人注意。那就是以众议院民主党人亚历山德拉·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OC)为首发出的对川普支持者进行清算的信号。

AOC最先于11月6日在推文中表示,要建立“川普吹捧者”的黑名单,把“投票、服务、捐款、支持和代表”川普总统的人的资料进行归档。

那么这个发布如此疯狂言论的AOC何许人也?她还发表了哪些惊人言论呢?听失意君为你娓娓道来~

励志少女,犹如想当画家的阿道夫

1989年10月13日,亚历山德拉·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a.k.a “AOC”出生于纽约布朗克斯区(Bronx)的一个天主教家庭,勉强算准90后了,可惜她没有享受到90后富裕的物质条件。纽约布朗克斯区是一个少数族裔聚集地。拉丁裔 AOC 一家就住在这里。AOC的父亲是一名工人,母亲没有固定工作,一家人生活在纽约贫民区。如果一切按普通的生活轨迹发展下去,她估计就是嫁个一个普通拉丁裔或黑人生一堆孩子,然后把票投给民主党,然后天天要求福利,福利,更多的福利了!

但是AOC的励志人生才刚刚开始,从小到大,贫困的阴影无时无刻不缠绕着她,父亲是普通工人,她的母亲,只能考钟点工以及校车司机来维持生计。学霸AOC从小就远离毒品帮派,品学兼优,靠着父母打零工的工资和助学贷款,AOC 从公立高中读到了大学。

一切剧情都按照励志电影进行,但高中的一天,AOC的父亲确诊肺癌。父亲的肺癌让家庭瞬间陷入赤贫,所以明明能上哈佛的AOC选择了提供高额奖学金的波士顿大学。别误会,波士顿大学也是美国著名大学。可是,命运并没打算放过AOC,在她大二时父亲离世,留下生病的母亲和一间要被银行收回去的破房子。

必须承认,战胜苦难是励志剧中最精彩的环节,但苦难太多呢?这会导致人的性格锐变,形成反社会人格。名牌大学毕业的AOC可以轻松获得一份好工作,但她却对世界充满憎恨,所有企业老板在她眼中都是卑鄙的吸血鬼!

那么,哪个企业老板愿意雇一个对自己恨之入骨的员工?于是,堂堂波士顿大学的高材生居然只能去当服务员,当酒保。

波士顿大学生AOC在酒吧工作照

被社会铁拳痛打之后,大多数人都变得更加圆滑,但也有极少数人变得更极端,AOC显然是后者。只是,再极端下去,AOC就连服务员的工作都保不住,只能去精神病院了。

不对称的竞争:力克建制派对手取得胜利

还好,美国的民主制度,让任何一个底层有能力的人,都有机会参与政治,找到发挥自己才能的舞台。

在2016年大选的时候,一直致力于为美国政界带来新气象的民主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德斯在党内选举中输给了希拉里·克林顿。桑德斯的支持者一直是追求新鲜事物的代名词,为了摆脱陈旧思想,改变所谓的“老白男”的政治游戏法则,桑德斯的支持者成立 Brand New Congress 组织(BNC),旨在选出年轻有为的“新议员”,取代尸餐素位的养老议员,为民主注入新鲜血液。

这时的AOC不过是桑德斯阵营的志愿者,大选结束后,她驾车横跨了整个美国。在横跨美国的途中,她意识到只有从政才能救美国。(像不像当初维也纳街头的流浪汉失意画家的顿悟?)

AOC 从一开始就决定要干一票大的,她决定以一个高起点来开始她的政治生涯,她不去竞选市议会,不去竞选州议会,而是直接上国会。在2018年4月,她最终决定参与当年11月的选举,这时离选举只有7个月不到了,这时还没人认识她。那么她在纽约的竞争对手是谁呢?

一位在任的众议员名叫乔·克劳利,也是民主党人,已经做了10届,当了20年的众议员了,这就是AOC要挑战的人。

同时,克劳利还是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党团会议主席,可谓是位高权重。这一年,在她宣布参选的时候,她28岁半,而她的对手,那个连续10次当选的党团会议主席——克劳利,已经57岁了,年龄是她的两倍,从政经验丰富,人脉资源更是不在话下。

克劳利的人脉资源有多广呢?当时纽约有头有面的人,全都站在他这一边。支持他的人包括纽约市的市长白思豪,纽约州州长科莫,纽约的两名联邦参议员全都支持克劳利,他们是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女参议员基尔斯滕·伊丽莎白·吉利布兰德,纽约州的31名联邦众议员中就有11个站出来,明确表示支持克劳利,31名当地的民选官员、31个商业团体以及其他许多公益组织。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也非常器重克劳利,经常带着他参加各项活动,毕竟,克劳利还年轻,50多岁的他正处于政治人物的黄金年龄,是可造之材。

目前看来,这场竞争的悬殊犹如体校学生要直接挑战世界拳王一般。

AOC 的竞争对手约瑟夫·克劳利大概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对他来说,这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小女孩,能有什么好害怕的。在与 AOC 的第一次辩论中,克劳利甚至只是派出了自己的代理人。

如此轻视服务员出身的布朗克斯区人,克劳利显然失算了。他这样的建制派政客不会知道在酒吧工作的 AOC 多少次把醉酒的人丢出酒吧,也不知道她有多少次把鲁莽无知的客人怼得哑口无言。更不知道一个被社会铁拳无数次击打后,还能爬起来的人,改变命运的意志有多强烈。

就在克劳利坐享原有的资源时,AOC 和她的团队(还有她未成年的小侄女)开始挨家挨户上门拜访、收集签名、分发传单,说她“从群众中来,再到群众中去”一点都不违和。从 17 万个电话、12 万户人家、12 万条短信到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议员,这是竞选的一年间 AOC 和她的团队做出的成绩。

2018年6月,AOC 以“政治素人”身份出战民主党内初选,角逐纽约第14国会选区民主党候选人资格。她击败了在任资深议员、众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克劳利(Joseph Crowley),爆出当届中期选举的最大冷门。

11月选举中,她又轻松战胜了共和党对手、圣约翰大学经济学和金融学的72岁副教授安东尼·帕帕斯(Anthony Pappas),当选国会众议员。

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众议院议员 AOC

成为民主党的“四姐妹帮”老大

那届中期选举还创造了多项历史。众议院首次出现了女性穆斯林议员,两人分别是代表密歇根州的特莱布(Rashida Tlaib)和代表明尼苏达州的奥马尔(Ilhan Omar)。其中奥马尔原为索马里难民,于1995年移民到美国,她也是众议院中首位戴穆斯林头巾的议员。新晋议员中还有普瑞斯利(Ayanna Pressley),她是麻省第一位非裔女性议员。

AOC 与上述三人逐渐形成了一个小团体,名叫“The Squad”。她们在一定程度上被视为民主党新生代的代表人物。在性别、性向、种族等一系列议题的政治光谱中,她们的主张都是充满极左激进色彩的。

绿教徒奥马尔自己淫荡得一笔,却要求美国实施XXX宗教法,对全美所有女童实施惨无人道的割礼!嗯,特莱布虽然也是XXX教,但她与“有教无国”的奥马尔不一样,她是一位坚定的爱国主者,深深爱着祖国巴勒斯坦,并以消灭以色列为己任;至于非裔黑人议员普莱斯利,她的要求比较简单,就是所有美国人都要向非裔黑人赎罪,永生永世为奴为娼。

而“四姐妹帮”的老大AOC批评佩洛西说,“美国没有“左派”政党,民主党太温和、太中间派”……佩洛西居然太温和?与川普相比,佩洛西简直左成了狗,但和四姐妹帮相比,佩洛西却右得一笔!

列宁同志曾说过:“当大街上只剩最后一位革命者,那一定是个女人。左,更左,直到极左。女性与生俱来的感性色彩和罗曼蒂克的幻想一旦带入到政治生活中,就会变得更加坚定和狂热,对痛苦的承受能力也远远大于男性。而这四人中,AOC绝对是当仁不让的老大。

对于这四位极左女议员,一直维护美国“奋斗改变命运,而不是福利改变命运”传统价值观的总统特朗普,曾大爆粗口说:给我滚回老家去!

AOC极端的政治观点

四姐妹帮的前三位再左也不是大问题,因为她们的影响力有局限性。奥马尔的支持者主要是美国XXX教难民,特莱布的支持者是中东裔移民,普莱斯利的支持者自然是非裔黑人……

大问题是,四姐妹帮之首的AOC不仅最左,还是2028年最热门的美国总统人选!美国所有众议院议员在 Instagram 上的粉丝总数有151万,其中AOC粉丝占150万!,在tiktok上2024总统人选的应援视频热度中,AOC有1亿,而川普才1800万,到了拜登就只有20万。在美国社交平台推特上有340余万粉,发条推轻轻松松上万转发、十多万点赞。通过个人魅力(漂亮,年轻,励志,奋斗等标签)再配合那些画大饼式的社会主义未来美好描述,加上煽动人心的演说,AOC在青年人群中俨然流量明星般的人气了!

这里例举一下AOC最近发表的一些观点:

AOC一直试图推动,对年收入1000万美元以上的高收入人群实施70%税率……没错,70%税率?连一直呼吁提高富人税率的比尔·盖茨都忍不住开喷“有些政客现在终于已经变得如此极端,以至于我要说:不!”然后可怜的比尔被AOC彻底搞懵逼了,因为后者提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问题:一个底层屌丝程序员的收入为什么没有比尔·盖茨高?然后AOC自问自答到“没有人创造亿万财富,他们只不过是拿走了亿万财富。”

之后,AOC对比尔·盖茨说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从道德角度说,亿万富翁都应该放弃财富”。当然,如果亿万富翁们(比尔·盖茨)不愿意放弃财富,AOC有一百种方法让他自愿……呵呵,是不是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又比如,最高法院还没有宣布川普败选,AOC就开始建立“川普支持者数据库”!

11月6日,AOC发推呼吁她的支持者们举报川普支持者(同事、邻居、夫妻、父子),并建立一个数据库让所有支持川普的人“承担后果”。这种后果不仅仅是施压公司开除川普支持者,还要求禁止川普支持者从政,甚至株连到川普支持者的孩子……

这听起来太特么匪夷所思,但这一切就是活生生地发生在乔治·华盛顿所创造的国度。

而且,AOC现在还只是议员,如果她成为美国总统,丝毫不用怀疑她能把所有川普支持者做成肥皂。不说内容有多么疯狂,只说,她的眼神都不对!所以,AOC没有问题,她只是个需要治疗的“精神偏执狂”……有问题的是,今天的美国!

为什么那么多美国年轻人会疯狂追捧一个精神偏执狂呢?或者一切又回到那个古老的问题,1933年时,德国年轻人为什么誓死追随一个精神偏执狂?

因为,只有左疯子才能给年轻人描绘出最完美的天堂,一个底层程序员和比尔·盖茨收入相同的天堂……唯一的问题是,纵观人类历史,每一个豪言要把人们带向天堂的疯子,最终都把人们带往了地狱。所以,美国距离地狱也只差一个AOC总统!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