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谣言:邮寄选票 民主党真的大规模造假了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邮寄投票被大面积造假?

实情是……

受疫情影响,今年通过缺席/邮件投票的数量空前庞大,而且通常是民主党选民更倾向于邮件投票,早在4月,川普就开始频繁发推,声称邮件投票会为欺诈打开大门,尽管他和他妻子作为佛罗里达州注册选民,已经数次公开使用了这种投票方式。“邮寄投票更容易造假”的说法已经影响到许多人对于邮寄选票、甚至对于美国大选公正性和独立性的信心。

由于处理邮件投票需要的时间更长也更为劳动密集,而且受到邮局拖延和所在州阻挠等影响,部分州直至选举日当天才开始处理邮件选票,包括核查信封、核验签名和注册地址、拆取选票、展平选票以对其进行扫描,因此一些战场州的票数出现了拜登票数先是明显落后再戏剧性反超的局面,包括纽约时间在内的媒体在大选前已经提醒读者这种情况大概率会发生,但围绕着邮件投票仍然出现了很多阴谋论的说法。我们先说几个今日“爆款”。

1。

又有人送票上门?

指控:11月4日,一段邮寄选票被操纵“实锤”视频疯传网络。视频中,一名男子从一辆货车上拿下一个货箱,并将箱子拉进一个已经关闭的投票站中。拍摄者暗示,“嫌犯”手中的箱子可能装满了违规的邮寄选票。这名拍摄者是“川普律师团”成员、德州律师凯利耶·索莱勒(Kellye SoRelle)。这段视频迅速获得了川普儿子埃里克·川普的转发。视频中这名男子拖着的平车是这样的:


事实:没过多久,底特律当地电视台WXYZ澄清说,这名“嫌犯”实为摄影师:“他当时正在为我们12小时的轮班搬送设备。”由于器材沉重,所以在使用下图的平车搬运。那位川普律师还拍到了其他可疑人物搬运箱子出入票站的画面,当中有人明显是背着沉重的摄像机和三脚架。

2。

多州投票人数超过实际注册选民数量?

指控:从4号开始,不断有传言声称在几个摇摆州出现了投票人数高于实际注册选民数量的现象,还给出了以下这张煞有介事标注了数据出处的图片。这似乎成为了民主党人大量造假,令拜登选票在4日凌晨起开始“突然”反超川普的一个证据。

事实:上图给的参考网站是较为靠谱的,其中第二个链接确实提供了美国各州注册选民数量(但部分州有滞后),问题在于,虽然链接确实存在,但数字却是子虚乌有。上图提供的数据中有部分偏差尤其离谱,编制者似乎停留在上一个世纪。比如图中显示密歇根州注册选民的数量为545万,但该州实际上早在1980年就已经有573万选民,现在则达到近813万;乔治亚州注册选民则是在2004年大选时就已超过了上图的数字。基于各州州务卿办公室提供的最新选民数据,对照来看:

3。

内华达州有选民声称她的邮寄选票被偷?

指控:周四,一位名叫吉尔·斯托克(Jill Stokke)的女士表示,她周二去了内华达州克拉克县的投票站准备亲自投票,结果被告知自己已经邮寄投票。她因此声称是有人偷了她的邮寄选票。川普阵营声称该州有“成千上万”的选民欺诈,这是唯一一个目前提供了人证的指控,因此她的指控正在大量川普支持者中转发。

事实:克拉克县选举注册官乔·格洛里亚(Joe Gloria)说,他非常了解这起个案,而且对于该县的处理方式很有信心:“我亲自处理了她的诉求,她找到我,我们一起核对了她的选票,在我们看来,那就是她本人的签名。我们也给了她一个机会,提出如果她对原有的邮寄选票有异议,只要出具一份声明,我们可以把前一张票作废,允许她再投一次。但她拒绝这么做。”

格洛里亚还指出,此后内华达州务卿办公室的一名成员与斯托克进行了面谈,该机构对于克拉克县试图向这位选民提供的支持并无异议。内华达州务卿是一名共和党人。

克拉克县方面给出的解释看起来合情合理,因此对这条新闻(以及川普阵营对内华达州选民欺诈的指控),一个更恰当的态度是等待更多可靠的证据。

既然有必要回到最初,再次回顾一下邮寄选票是如何避免出现欺诈风险的。

邮寄选票会导致投票欺诈吗?

科罗拉多州居民拉里·罗西尼(Larry Rossini)今年为了邮寄选票碰到了一些麻烦。

他回忆说,该州6月初选的几天后,他收到了丹佛选举司的一封电子邮件,得知他的选票未被计入,因为选票信封上的签名与选举官员在他的选民登记文件上拥有的签名记录不吻合。这是罗西尼今年第二次收到这样的通知,上一次是在3月总统初选后。罗西尼自己猜测,问题可能是因为他患有关节炎,也可能是单纯因为年岁大了以后精细运动能力不如从前了。罗西尼说,两次收到无法核实签名的邮件后,他的感觉是既沮丧,又有点欣慰——这证明科罗拉多州拥有强大的选举安全性。好消息是,之后他在线提交了选民证件和驾照,重新签署了姓名,他的签名记录由此得到了更新。

这个故事可能会让人们对邮寄选票的严谨流程有个直观的感觉。为了避免出现欺诈,邮寄投票设置了多重安全保障,其中一个保障就是核对签名,根据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联合进行的健康选举项目统计,至少31个州和华盛顿特区要求选举官员比对邮寄选票安全信封上的签名与存档签名,在另外12个州,包括北卡和威斯康辛,要求选民在证人或公证人面前完成填写选票,证人也需要签名。

华盛顿州的共和党籍州务卿基姆·怀曼(Kim Wyman)解释说:“我们会比较收到的每一张选票上的每一个签名,以确保它与选民登记记录上的签名一致。这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做法,确保收到的选票确实由正确的选民投出。如果操作得当——使用签名匹配软件,由至少两名接受过签名验证培训、而且具有不同政党隶属关系的的官员进行审查——这将有效地遏制欺诈行为。”

很多州的全职选举工作人员都参加了由附属的法医实验室领导的签名验证培训课程,在实际工作中采用三层签名程序,第一步是由初级选举官员对选票信封上的签名是否与选民档案上的签名100%匹配进行视觉评估。如果不符合,就会被标记为“例外”,并将其提交给由两名认证经理组成的团队,如果他们都认为不匹配,就会联系选民并提供一个机会来修正它。第三层则是对已经通过匹配的签名进行随机审计。

图片来源:科罗拉多州务卿《签名培训指南》。右边一栏为可能不匹配的签名风格。

除了签名,每个选民还需要在选票信封上提供个人身份信息,比如地址、生日、驾照号码或社会保险号的后四位数字。

有了这两层保障会极大地提高假冒选票的难度。比方说,不排除有人可能以自己已故的亲人名义申请了邮件选票,也确实了解亲人的这些个人信息,但伪造的签名很难逃过训练有素的眼睛。也不排除有人把室友的邮票据为己有,但有多少人能在知道室友的驾照号码和社安卡号的同时,还能伪造其签名呢——而且还要考虑到室友可以通过在线跟踪服务查看自己的选票寄送进度,一旦发现没收到可以要求原先的选票作废。这也就意味着,哪怕是签名造假高手也只可能多贡献一两张选票,不可能出现批量操作。保守派智库Heritage Foundation统计发现,自1991年以来,只出现了11起有人代死者填写缺席选票的案例。

另外一个无法大批量造假的保障在于,每个选区的选票设计和内容都有不同,纸张规格、尺寸、颜色和厚度甚至会因州、县和镇而异。当中的文字也不同,在一场大选中,选民们将不仅仅选择总统,每个投票区对于州、市议会、法院和学区董事会、警长甚至下水道专员都有不同的选择。不同的地区针对当地少数族裔的比例,也可能设计多语种选票。无论是海外实体还是美国的某个党派,想要影响选举结果都需要具体而微地设计各个县、镇、村的选票,在美国高度分散的选举系统中总共在县或市一级创建了约1万个辖区,其中有57%的辖区人口只有不到5000人,每个辖区的平均人口数不到3万,在这些地区,突然增加哪怕5%的选票都会令人生疑。

纽约布鲁克林区选民收到的选票。

整个选举过程也会涉及到两党的监督和制衡,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州官员定期监督选举,由一个民主党人和一个共和党人组成的两党团队审查选票,这在各州都是一个常规的、制度化的操作。在科罗拉多、宾夕法尼亚、印第安纳州、今年也是这样按两党来进行验票的。在密歇根州,周三两党的调查员进驻投票地点进行观察。美国的大选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洗礼,体制中存在着如此多的制衡,几乎不可能以一种不被察觉的方式改变选举结果。

在科罗拉多、夏威夷、俄勒冈、犹他和华盛顿这五个州,邮件投票一直是主要的投票方式。在过去的两次联邦选举中,大约四分之一的美国人通过邮寄投票。据“在家投票”协会(Vote at Home Institute)统计,自2000年以来,全美50个州共有2.5亿张选票通过邮寄方式投出。2018年,超过3100万美国人通过邮寄投票,约占选举参与者的25.8%。

尽管随着时间推移,邮件投票数量急剧增加,但欺诈率仍然非常小。在上面五个主要通过邮寄方式举行选举的州,没有一个州发生过任何大规模选民欺诈丑闻。正如《纽约时报》编委会所指出的那样,“使用邮寄投票的州基本上没有遇到过舞弊:俄勒冈州是这一领域的先驱,自2000年以来已经发出了1亿多张邮寄选票,但只有大约12起被证实存在舞弊的案例。”这个数字占所有投票的0.001%。

麻省理工学院选举实验室对过去20年的邮寄选票欺诈进行回溯,发现总共出现了143起案例,也就是说每六到七年里,每个州只出现了一桩这样的案例,多数情况是亲友冒名顶替。选举法教授理查德·哈森(Richard L. Hasen)形象地指出,对美国人来说,被闪电击中的可能性比邮寄投票出现欺诈大五倍。

可是为什么有些摇摆州的票数看起来还是那么怪异?

在一些摇摆州,11月3日当晚的计票一直向着川普大胜的方向迈进,但在4日凌晨开始被拜登反超,这是需要留意的问题吗?

深蓝色为只能在选举日当天处理邮寄选票的州。

《纽约时报》在一周前的报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知道谁赢了大选》中已经强调,由于处理邮寄选票耗时更长,可能需要几天甚至几周才能清点出全部选票。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