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眼科不关门!”美国华人眼科医生一线战疫显担当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中国侨网

中国侨网6月16日电 题:“我决定,我们眼科不关门!”美国华人眼科医生一线战疫显担当

  在美国波士顿,有这么一位华人眼科医生,即便是在波士顿疫情最严重,防护服最缺乏的时候,她也始终坚守在社区医院,奋战在救治病患的一线。

  “我决定眼科不关门”

  “波士顿疫情的暴发比较突然,三月中旬这边一个大公司的会议上有很多人感染,而这个会议正好在我们社区医院管辖的区域。”华人眼科医生徐濛濛说。

  徐濛濛工作的地方是波士顿大学下属的一家社区医院,她担任眼科主任。

  波士顿暴发疫情后,按照政府要求,当地的各医院除了急诊科以外的科室都停诊了,周边各医院的眼科门诊几乎都关门了。


徐濛濛医生。(受访者供图)

      “但我决定我们的眼科不关门,有一些眼科急症的病患,像是患有视网膜动脉阻塞、急性闭角型青光眼的病人,我要确保他们在疫情期间也可以看上病。”徐濛濛说。

  另外,波士顿的三家大医院都已经成了新冠肺炎治疗中心,“我们这样的社区眼科门诊开门,可以减轻这些大医院的负担,同时减少病人去大医院的感染风险。”

  据徐濛濛介绍,刚开始他们医院只看辖区内已经注册的病人,“可是慢慢的,周围医院的眼科门诊开门的越来越少,医院主任给我们眼科一个特例,就是说可以看并不是我们医院注册的病人,这样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


资料图:疫情下美国波士顿的公园封闭。

     “还是会有点害怕”

  那时候,与徐濛濛同科室的医生几乎都不去医院上班了,只有她坚持每周三天去医院坐诊,剩下的时间则通过网络、电话给患者远程诊疗。

  为什么要选择留在医院?徐濛濛说,同事们有的家中有老人和孩子,他们感染的风险高。“我年轻,独自居住在这里,又有在非洲当志愿医生的经验,可以应对突发情况,也习惯于医疗器械缺乏的情况了,所以我选择留下。”

  3月份美国的检测试剂不充足,只有有发烧、咳嗽等明显症状的病人才可以做测试。“但作为眼科医生,我必须要与病人近距离接触,虽然我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病人是否患有新冠肺炎。”


资料图:一个待检测的核酸试剂。

      徐濛濛告诉记者,当时医院的PPE(防护物资)又非常缺乏,医院甚至不让医护人员戴口罩,后来有一段时间医护人员都只有普通的面罩,所以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当时我父母也从中国给我寄来了一些中药,我每天都喝,来增强免疫力。”

  “华人社区也会给医院捐赠一些PPE,但是医院的审查很严格,不符合医用标准的就不收,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医院的PPE都是很缺的一个状态。”徐濛濛说。


徐濛濛医生和同事们,最右侧是徐濛濛。(受访者供图)

     “我们医院就是检测中心”

  徐濛濛所在的社区医院就是一个新冠肺炎检查中心,她也免不了会接触很多新冠肺炎病人。

  “有一些新冠肺炎阳性的病人同时也患有眼科疾病,他们的家庭医生把他们转诊过来,我就需要近距离接触、治疗他们。”徐濛濛说。


徐濛濛医生和同事,中间是徐濛濛。(受访者供图)

      一直到四月中旬,医院防护物资缺乏的情况才有所缓解。“那时候我接触新冠肺炎患者,以及他们的家属的时,就已经可以戴N95口罩、面罩,穿防护服了。”

  等到五月初,医院的新冠肺炎检测试剂才充足了。“我们就在停车场上搭了帐篷,民众可以开车过来,把车窗摇下来,就在车里面做检测,中途不需要下车的,等检测结果出来了,我们再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们是阳性还是阴性。”

  徐濛濛说,如今波士顿的疫情已经有所好转,病例越来越少了,防护服也充足了。“眼科的慢性病也可以回来门诊看病了,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切可以回归到正轨。”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