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兼职红会副会长无级别无收入无办公桌,暴力伤医就是犯罪!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中国新闻社

在疫情期间,当红十字会陷入舆论漩涡时,白岩松兼职红十字会副会长的身份也引起网友关注。

日前,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在受访时对“兼职”一词给予了回应。

他表示,所谓兼职,一没级别;二没一分钱收入,还往里搭钱;三没有办公桌。自己就是一个资深的志愿者,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还是“逆行”的。

白岩松:我的提案是,推动公益慈善组织在重大突发事件当中应急响应机制的改革。我跟公益慈善机构打交道将近30年,其实是在公益慈善圈里长期打交道,而兼职反而晚,我是去年9月份的时候才成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兼职副会长。

什么叫兼职?一没有级别,二没有一分钱的收入(你一定还往里搭钱),三没有办公桌,你就是一个资深的志愿者,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还是“逆行”的。我经常说一句话,除了替红会挨骂,我不会从红会拿走任何东西。

其实回过头去看,红十字会这样的组织,国法管、党纪管、审计管,还必须透明监督。这回谈到的口罩分配不公,不就是在他公布的信息当中大家觉得有问题么。所以不要怕有问题,你只要坚持透明公开,我们也应该督促他透明公开,你必须去接受这种监督。所以,必须要用改革的方法去回应大家的关切。

|谈暴力伤医:不是医患矛盾,那是犯罪

谈到备受社会关注的伤医事件,白岩松表示,不希望媒体在出现恶性伤医和暴力伤医的时候,把它理解成是一个医患矛盾,那是犯罪。因此,从治标和治本的角度来说,更要走的路是治本,但是它的道路漫长。因此在治本还没有立即获得结果的情况下,允许有一些地方医院去探索设立安检等举措。

白岩松:这段时间,所有的人都知道,医护工作者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希望恶性伤医事件不再来,因为它不是医患矛盾,不是医患冲突,我不希望我们的媒体也犯这种错误,出现恶性伤医和暴力伤医的时候还把它理解成是一个医患矛盾,那是犯罪。

因此从治标和治本的角度来说,我们更要走的路是治本,但是它道路漫长,因此在治本还没有立即获得结果的情况下,允许有一些地方医院去探索设立安检,这样的一个举措,我不反对。

|谈官员直播带货:系应急之策,而非长远之策

近期,官员和媒体为农产品直播带货成风。对于如何看待官员和媒体在网络带货的入场表现,白岩松在受采时提到,应急之策理解包容,长远之策需把主要精力放在真正刺激消费,真正用更好行政手段,帮助消费市场慢慢复苏起来。

白岩松:目前是在应急阶段,因为我们的“三驾马车”,外贸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而投资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用消费来拉动内需这架发动机必须尽快点火。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很多的官员也好,社会的知名人士也好,包括媒体人也好,参与到带货的过程当中,能帮一点是一点,能产生一种氛围是一种氛围,这难道不和有的市委书记自费进刚复工复产的餐馆里头去吃一顿,然后带动大家进行消费是一回事吗?它是应急之策,而长远之策是官员等到复工复产进行相对平稳的时候,把主要的精力放在真正的刺激消费,真正用更好的行政手段帮助消费市场慢慢复苏起来。

因此我觉得没必要苛责,这段时间有一些“翻车”状况,我觉得可以理解,起码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历练。我是充满着理解和包容,但我不觉得将来要一直直播带货下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