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战疫:退休后重返“战场”守“生死门”——访韩国“重灾区”大邱ICU护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中新网

(抗击新冠肺炎)全球战疫:退休后重返“战场”守“生死门”——访韩国“重灾区”大邱ICU护士

中新社京畿道5月14日电 退休后重返“战场”守生死门——访韩国“重灾区”大邱ICU护士

  中新社记者 曾鼐

  “我又回来了。”退休三年的金炫我,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重新披上白大褂。

  金炫我曾经在ICU(重症监护室)从事护理工作20多年。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肆虐韩国时,第一个死亡病例便是她看护的病人。由于当时政府未及时公开信息,该患者死亡后才确诊,导致ICU病房被封,金炫我与病人一同隔离共抗病毒。她因此被韩国媒体称为“战士护士”。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5月13日,金炫我在韩国京畿道展示自己出版的书籍。 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

今年2月韩国疫情暴发后,退休的金炫我重回“战场”。当时,由于新天地教会集体感染,大邱沦为疫情“重灾区”,峰值时单日新增病例近千人。看到“医疗机构人手不足”的新闻后,金炫我当即申请“复岗”。

  “我妈觉得我疯了。”但金炫我坚称,自己有经验,多一个人,就能让护士轮换休息。最终说服家人后,她前往大邱东山医院(Daegu Dongsan Hospital)ICU病房,志愿工作一个月。这是韩国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救治医院之一。

  3月份,金炫我进入病房,她记得“重症患者一直增加,医院专门增加了一个ICU病房”。不同于普通病区,ICU病房需要24小时看护、常进行紧急抢救。每天裹在防护服里,金炫我“看不见,也喘不上气”,高强度的重症护理工作对体力是极大考验。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为金炫我身穿防护服的拼图。 中新社发 受访者金炫我 供图

“穿着防护服真的太难受了。”她清楚记得一个月换了42次防护服,每次至少半小时。由于上卫生间不便,曾经咖啡不离手的金炫我,每天连水都不敢喝。

  在“离死神最近的”的ICU病房,金炫我也见证了特殊的生离死别。

  有一对母子同时确诊,母亲治愈出院,但儿子不幸去世。为防止交叉感染,儿子遗体全部用特殊材料包住,勉强露出一张脸;家人只能远远地看,不能有任何触摸。“到最后一刻,妈妈也没能为儿子好好送行”,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她有些动容,连称“很难受、很遗憾”。

  疫情的不确定性加剧了死亡的恐惧。最累的时候,同行们的坚守和患者的鼓励给了金炫我支持。在东山医院,如她一样的志愿者超过400人。患者和大邱民众时常给医护人员寄来亲笔写的祝福卡和糖果。“那时有一种被信任、被需要的感觉。”她说。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为金炫我和同事们在大邱ICU病房合影。 中新社发 受访者金炫我 供图

这正是支撑她一路走来的动力。成为护士并非金炫我的梦想,当时仅因家中贫穷,想以此职业改善生活,但她“从没后悔过这个选择”。常年在ICU病房工作,她成了“生死之门”的守护者。“现在这不仅是份责任,更感到自豪。”

  如今,结束了1个月的志愿护理工作,金炫我返回京畿道家中。她给中新社记者展示着出版的自传《我是一名护士》——退休后,金炫我成为一名作家。她说,希望用笔让更多人理解医疗工作,不是“只有疫情时给医生护士唱赞歌”。

  金炫我担忧“疫情可能会二次暴发。”尤其近来,韩国转入生活防疫阶段后,首尔娱乐场所又暴发集体感染,短短几天100多人确诊。

  “每个人要多想想别人,不要让医护人员白白牺牲和付出。”她认为,不能放松警惕,保持社交距离应常态化。

  “如果疫情再次暴发,还会重返岗位吗?”面对记者提问,金炫我笑言“母亲问过同样的问题。”她的回答始终如一:“我随时准备回去。”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