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奋战在一线,托起生的希望!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中国侨网

“如果我真的被感染,咱们要有个计划。”

 “我们与患者彼此牵绊,是命运共同体。”

 “愿用自己的所学帮助大家抗疫。”

……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许多华人医护工作者出现在大众视野。

他们有的冲在一线与病毒抗争;有的退休后重返抗疫前线,却不幸感染,失去生命;也有的通过开通热线、提供咨询等方式,做好抗疫支持工作。

西班牙

呼吸科医生纪子宸已经在马德里一家公立医院工作了四年。

3月3日,他所在的医院出现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月14日,西班牙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当地时间4月15日,西班牙巴塞罗那,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健康工作者在阳台和窗户前向市民表示支持。

随着新增病例不断增多,纪子宸和同事们也面临着巨大的工作压力: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不足,所有在院外轮转的医生都被召回,所有假期被取消,值夜班的天数不断增加……

纪子宸和母亲一起住在马德里。与担心自己被感染相比,他更担心把风险带到家里。

看着身边有同事倒下,有病人重症感染,目睹生死离别,纪子宸也会感到痛苦。

由他送到重症监护室的第一个病人已经去世了,病人的女儿是与他一起奋战的护士,也因感染新冠肺炎住院治疗。“我们与患者彼此牵绊,是命运共同体。”

叶涵荃1996年出生在西班牙,祖籍温州文成,目前医学专业硕士在读。

随着疫情在西班牙蔓延和扩散,这名95后女孩毅然奔赴前线,成为西班牙塞韦罗·奥乔亚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


当地时间4月16日,在西班牙西北部维戈的Povisa医院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在照顾新型冠状病毒患者。

面对重症监护室的风险,叶涵荃不是不害怕。每天,她都要和团队的人互相打气,她坦言,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

在重症监护室里,工作量非常大;工作人员需要在整个班次都佩戴口罩,她所在医院上午和下午班次的工作人员需要佩戴7小时,夜班工作人员需要佩戴10小时。

尽管每次值完班,叶涵荃都累得不想洗漱,只想倒头就睡;尽管需要面对三班倒和超负荷的工作强度;尽管父母非常心疼和担心,叶涵荃依旧没有退缩,“我是名护士,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在病房里,有些病人因为长时间插管和药物治疗而神志不清,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他们眼中透出的求生欲望。”她说,因为他们眼中求生的希望,大家彼此继续鼓起信心,努力坚持。

美国

过去一个多月,作为纽约曼哈顿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加护病房(ICU)的主治医师,徐Cecily的丈夫几乎无休,午饭常常来不及吃。即便在生日那天,他也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


当地时间4月3日,纽约布鲁克林,一名医务工作者走向自己上班的医院。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据徐Cecily介绍,几周前先生突然让她做好心理准备,“医院防护很不够,如果我真的被感染,咱们要有个计划。”

那时,随着疫情在当地迅速蔓延,医疗物资十分缺乏,医护人员每人每天只有一个口罩,晚上大家统一把用完的口罩收到箱子里,再由专人拿去消毒。

夫妇两人的孩子才半岁多一点。为了保护家人,徐Cecily的先生自行选择到地下室隔离。早上6时左右出门,晚9时到11时左右下班后,直接从后门进地下室。

徐Cecily说,先生把所有衣服都脱掉放进袋子里,从头到脚彻底清洁之前,不碰家里任何东西。而每天傍晚,徐Cecily都会提前把晚饭放在后门待他自取。

随着新冠肺炎患者的增多,许多医护同事陆续被感染,徐Cecily的丈夫便把自己的休息日用来填补人力空缺。身为主治医师,他甚至替怀有身孕的护士进病房,他说,减少怀孕护士进病房的次数,就能降低母亲和胎儿感染病毒的风险。

在南加州,蒙地贝娄市比佛利医院(BeverlyHospital)急诊科医护人员中,依据轮班不同,约有20%至30%为华裔。

疫情下,有华人护士抢救濒死新冠肺炎患者,在其将要窒息时,助其翻身脱困;还有华裔麻醉科医师,在为密切接触者实施剖腹产前麻醉后,为避免传染家人的风险,自行隔离。

陈素娟(Alice Cheng)是比佛利医院首席执行长。虽然作为医院高管,她无需时刻待在一线;但出于为医护人员加油、打气考量,她每天都会进病房。

陈素娟的丈夫吴益平是麻醉医师,在西柯汶纳市(West Covina)的Emanate Health Queen of the Valley医院工作。

他曾为一名密切接触者做剖腹产前麻醉,在明知感染风险相对高的情况下,他没有任何迟疑。


当地时间4月11日,美国纽约州新冠疫情持续严峻,新罗谢尔市的医疗行业从业人员哈希姆在工作期间与家人保持“社交距离”,和女儿隔门相会击掌。

陈素娟说,丈夫在实施完麻醉后,自愿隔离直至该孕妇的新冠检测呈阴性。因为担忧传染家中两个小孩,隔离期间丈夫均没有回家。

 英国

在中国国内疫情发生时,旅英护士何彩霞辞去了在当地的工作,赶回国内参与志愿抗疫;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际,英国当地疫情又趋严峻,何彩霞便又联系、采购防护品等医用物资,同时着重了解高科技人工智能如何用于抗疫,以便将其应用到英国抗疫过程中。

何彩霞说,她要把中国的抗疫经验带回去,通过取长补短的交流,为当地抗击疫情尽上一份力量。


图为何彩霞。资料图。

据《卫报》报道,70岁的Alice Kit Tak Ong是一位退休的华裔护士,为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服务了44年。

随着疫情在英国持续蔓延,已经退休的Alice,不顾危险,又重新回到前线工作。然而不幸的是,在工作中,Alice因感染新冠肺炎住进了伦敦的皇家免费医院(Royal Free Hospital)。4月7日上午,她因病情恶化去世。

意大利

疫情发生以来,一批意大利华人医护者自发成立了志愿组织,为当地市民提供公益咨询,用专业知识帮助大家鉴别身体不适与新冠肺炎的区别,心理医生还开通了疏导服务,缓解民众的恐慌情绪。

这些医务人员在网站上接力,把自己所在的大区、微信号码、手机号码毫无保留地公布,希望就近帮到有需要的人。“我们愿意用自己的所学知识帮助大家共同抗疫,平安度过这场劫难。”

加拿大

由加拿大卑诗省(又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群华人医生组建的加拿大华人医疗热线,于当地时间3月24日正式开通。

该医疗热线提供英文和中文服务。卑诗省执业医生、注册护士、药剂师、牙医、注册中医师等医疗专业人士可在一定时间段提供电话咨询、电子处方及西医处方和中医处方药物送药上门等服务。

热线服务平台亦期待更多热心志愿者加入,以支持和填补新冠肺炎疫情时期当地政府医疗资源的空缺。

法国

随着法国疫情发展,巴黎13区皮提耶-萨勒佩特里医院(Pitié-Salpêtrière)急诊科医生、助华医疗门诊(CIMSF)负责人、华人医生纳娜于3月被调到巴黎急救中心(SAMU de Paris)工作。

纳娜医生。张新 摄(欧洲时报)

在她的建议下,SAMU华人紧急救援热线(06 28 94 35 62)也于4月初开通,为需要紧急救助且法语沟通不畅的中国同胞提供免费咨询和协助。

无论何时何地,医护从来都不是一份容易的工作。

疫情下长期奋战,医护人员更承受着身心上的巨大压力;但是共同的愿望让他们一直坚持,那就是早日战胜病毒,让人们重回正常的生活。

向战“疫”中的所有华人医护工作者致敬!

 也愿海外疫情能够早日得到有效控制,白衣战士们无恙安然!

 


AD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