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者:冠状病毒揭露美国政府在国家安全问题上的误判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中新网

近日,两位作者联合在《洛杉矶时报》发表评论,称此次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在美国的大暴发,毫不留情地揭示了美国政府在国家威胁研判方面的短视。

  文章的两位作者分别是拉詹·门农(RAJAN MENON)和威廉·鲁格(WILLIAM RUGER)。前者是纽约城市学院国际关系学教授。后一位是查尔斯·科赫研究所(Charles Koch Institute)研究和政策事务部的副主任,同时也是阿富汗战争的退伍军人。

  文中说道:在过去的二十年间,美国政府在应对国家威胁时,重点防范“9·11”式的恐怖袭击,认为这是“毫无疑问”的重中之重。然而,对美国人生命安全的最新威胁,却来自一个甚至肉眼都看不到的微生物。

  把国家安全的注意力扩展到一系列内外风险上实属不易,但新冠疫情让我们看到,美国在理解什么叫“首要威胁”时,一直非常短视。

  文中表示:目前的局势非常清楚,与其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建立医院学校,不如加强本土的口罩和呼吸机的生产与科技投资来应对疾病。

  然而现实却是,华盛顿在对外政策方面,一直聚焦在一个标准化的威胁清单上。其中大部分内容存在夸大,且与美国人日常生活毫不相干。美国对外政策的核心,是坚持通过全球范围频繁使用军事力量,来维持美国的领导力,同时排挤国内需求。

  其结果,是一个针对发达国家的,不断增长且昂贵的安全承诺,和2020年高达738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无尽战争,已导致7000多美国人丢掉了性命,并耗费了近6万亿美元的军费。美国人向来因高效而自豪,但谁能担保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的“国家建设项目”能体现出财富的有效利用?或让美国人的生活更加安全?

  在任何合理的审视下,在这两次战争都是失败的。然而它们一直的苟延残喘,这个国家已经开始习惯了它们的存在。

  这并不令人惊讶,尽管美国政府信誓旦旦地坚称,这两次战争对保护美国至关重要,但它的代价却要由一小部分美国人承担——士兵和他们的家庭。大部分美国人没有受到直接影响,也没有被迫作出牺牲。所以当华盛顿依托全国的信用卡消费来支付军事冲突,顺便打造了23万亿美元的国家债务的时候,人们并没有提出质疑。

  在美国国内有着“全国自杀疫情”,每12分钟左右,美国就有人自杀。自杀率自1999年上涨了近三分之一,从每10万人中10.5人增长至14人。

  在2018年,在美国有4680人死于吸毒过量。西弗吉尼亚州、特拉华州、俄亥俄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等都出现了惊人的死亡率,高达每10万人中50人。

  自杀和吸毒过量很少被描述成严重的国家安全威胁。自动化带来的就业风险、医保中额外费用的暴涨,还有高等教育失控的学费等都对美国人的福祉构成了更大的威胁,却很少被考量。

  现在,美国正经历着自1918年大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包括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在内的医疗物资在全国范围内都供应短缺。医院可能要被迫作出谁生谁死的抉择,而美国社会没有完备的系统来保证每个公民获得医疗服务,这对经济的影响已经十分严重。

  作者在最后呼吁,此次COVID-19疫情的肆虐应该促使美国政府重新审视那份早已过时的威胁清单,重新回到利用有限资源来解决美国人实实在在面临的威胁。忽略这些的对外政策将无法获得国内的支持,因此也将在国外以失败收场。(央视记者 殷岳)

 

 


AD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