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华人同心战疫 |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驰援湖北医疗队王昊:相信我们已胜利在望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中国侨网

新冠肺炎疫情牵动着海外华侨华人的心,他们虽身在故乡他乡,但却与祖(籍)国休戚与共,为中国抗击疫情捐资捐物,为华人社区乃至当地主流社会提供宝贵防疫经验。中国侨网(ID:qiaowangzhongguo)特别推出“全球华人同心战疫”系列稿件,讲述华侨华人的“战疫”故事,记录华侨华人助力住在国防疫的各种举措。

2月29日傍晚,王昊终于能歇一口气了。一天前,一位护士在脱防护服时晕厥并心跳骤停。作为负责急救的麻醉科医师,他下夜班后起草了一份急救方案,还和同事们一起在驻地酒店六楼搭建了一个急救站。
2月18日晚上,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第二批驰援湖北医疗队乘高铁到达武汉,支援武汉市汉口医院。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第二批驰援湖北医疗队15名队员在汉口医院门口集结,进入病区前合影。 受访者供图 摄

疫情之前,王昊也曾到过武汉,但从未感到武汉这样空旷过。“虽然灯都亮着,但是看不到人。”在他看来,这一次为了防止疫情扩散,武汉人民把自己封闭起来,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经过一天的动员与培训,医疗队20日就上了临床一线。对于被选中去武汉,王昊并不意外。事实上,在得知武汉疫情后,他曾多次向领导请战。
  
“这次是要抽调一批重症、急诊还有呼吸方向的医生去武汉,而我的方向是重症医学,现在做心血管麻醉,也有隔离病区工作经验。”王昊说,“刚接到通知时,我就觉得我应该能被选上。”

凌晨四点,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值班医生王昊(中)、值班护士李婷、邵新梅在汉口医院呼6病区查完房后合影。受访者供图 摄

作为武汉第一批开放收治相关病人的三家定点医院之一,汉口医院原先并不是传染病院,在基础条件上相对不足。医疗队刚到汉口医院时,医务人员战斗减员严重,重病人较多。王昊坦言,自己刚到汉口医院时压力很大。
  
“我们在临床上遇到了很多难题。所以大家经常开病例讨论会,总结救助过程中的经验,跟兄弟单位学习。”王昊说,“治疗了一段日子,我们对病毒的一些‘脾气’,比如危害程度、进展性之类,也有了一定了解。现在新收的病人少了,重病人数量也在减少。”
 
疫情牵动着每一个普通人的心。前线、后方、身边的人……在这场战“疫”中,各方对医护人员的支援数不胜数。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王昊(中)和广东省人民医院医生马晓军、黄俊伟在呼6病区成功抢救一例新冠肺炎合并气胸的危重症病人后合影。 受访者供图 摄

医护人员的夜班是凌晨一点到七点,值夜班的医生12点左右就要从居住的酒店出发。每当这时,总有不少出租车司机等在楼下,自愿接他们上下班。
  
“有一次下雨,还有司机在等着,说知道支援的医生住在这里。”王昊说,每次下夜班,都有出租车司机来接他们,这让他十分感动。“别人这样尽力地帮助我们,但我们只是做了医生应该做的事情。”

王昊医生。 受访者供图 摄

王昊介绍,在救治病人的过程中,对医护人员需要的药,以及无创呼吸机、血氧饱和度监护仪等设备的需求,前线指挥部方面都会尽快满足,在饮食上也对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十分照顾。医疗队从广东来,有些队员怕吃辣,指挥部便努力协调,给大家发了鱼罐头。
  
“还有江岸区法院,他们对口帮扶我们,每天都会派人过来问我们有什么需求,现在我们都不太好意思说了。”王昊说。
  
如今,汉口医院病人的整体情况在好转,医疗队的压力小了很多。3月5日下午,王昊和4名队员将转战协和医院西ICU,那里重症病人还很多。虽然知道会很辛苦,感染风险也较大,但队员们仍踊跃报名。

汉口医院呼6病区危重病人知道王昊等5名队员要转战其他医院,主动与队员握手告别。 受访者供图 摄

“有太阳的时候,我们会去住的酒店楼顶,大家隔得远一点,在上面走一走。”王昊说,“我们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尽可能提高救治病人的成功率。只要有希望,人就没有问题,我相信我们已经胜利在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