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事实,不要恐慌——UCA新冠疫情专家在线直播实录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北美新视界

● 简介

2月25日,UCA组织了主题为「事实而非恐慌 Fact Not Fear」的网上研讨会,并对公众开放所有内容。研讨会目的在于帮助美国华裔和更多大众了解医学真相,建立华裔社区与主流社区的交流沟通,共同联手防御疫情和减少恐慌。以下是全程的文字实录。【录音整理翻译:Vicki Cheng

● 讲演全程录像 ●
https://ncculaw.hosted.panopto.com/Panopto/Pages/Viewer.aspx?id=953bd376-90e2-4409-a668-ab6c015b3a29

陈建:Dr. Weber,上周四WHO领导说,虽然新冠病毒在中国已是紧急状态的疫情,但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进入紧急状态。但是现在大家都从新闻里看到了,股市暴跌,还有各种来自其他社交媒体的消息。您是否能够告诉我们有关疫情的事实,那些我们可能还不清楚的知识?
Dr. Weber: 当然可以。首先感谢UCA给我这次机会。我先来讲一讲“蔓延和流行“的定义:(Pandemic vs. Epidemic。)流行是指在疫情有一定的数量的患者(在某个地区);蔓延是指疫情爆发涉及到不止一个洲际大陆,并且有人传人的情形。很清楚,原先新冠在中国和亚洲,现在我们已经在伊朗、意大利、南韩等地发现了疫情,虽然伊朗和南韩属于亚洲,但意大利的疫情让这次新冠疫情符合了蔓延(即“世界蔓延”)的定义。
这张图里对比了目前我们看到了过去20多年里出现的三种冠性病毒的情形。萨斯,中东呼吸综合征,以及现在的新冠病毒:
 
萨斯发生在2003-2004年间,几乎是20年前,起始与中国的广州/广东省,蔓延到29个国家;中东呼吸综合征起始于2012年的中东,目前仍在流行,感染了27个国家;新冠则从中国武汉开始,波及多于33个国家,多达77000的病例,表里也列出了死亡率。美国目前有35个病例,波及8个州,其中很多和日本游轮有关,其他是来自中国的感染者,另有两个病例是和患病者亲密接触的家属或配偶。
这次的病毒和以往的冠性病毒相似,来自蝙蝠类,但这次病毒有所不同,比如否来自社区的动物这点还不十分肯定。萨斯是蝙蝠通过棕榈果子狸,中东呼吸综合征是蝙蝠通过单峰骆驼,但是新冠的来源不清楚,似有人畜共患。
典型的潜伏期是2-14天,和其他冠性病毒一样。传染率很重要,即有多少人被感染,感染的速度等。新冠的感染率为2-3,这个数字和一般流感的感染率很接近。而真菌感染以及麻疹的感染率更高,达到18,这就是为什么不久前迪斯尼乐园曾发生大数量的这类感染。
这次的新冠患者,可能不传给任何人,也可能会传给1-3人。但不清楚的地方是超级传染者,即传给超过10个人以上。一个例子是某个新加坡患者到了法国,传给了10人以上,其中被传染者有人留在本地,有人则去了英国。
我们不知道是否无症状者可以传染他人。流感中,约40%的无症状者可以传染他人,而萨斯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的观察数据有些矛盾。有些疾病,比如麻疹,可以在症状开始前一天传人,目前我们还不甚清楚新冠疫情的传染形式。
但我们知道一般传染会发生在三到六英尺之内的范围内,比如和人接触、或触摸手把后触摸鼻子就可以得病。
目前没有FDA通过的疫苗或治疗方式,但已有在动物身上实验过的疫苗和治疗方式,这些目前已经进入人体实验阶段,最终要由医药公司通过FDA的检测才能上市。医护人员的预防包括手套口罩防护衣等。
新冠的已知信息:
这个图是我们对新冠的已知信息,包括它和萨斯的相似性,人畜感染、迅速传染里,人传人、传染率2.2~2,8 (但日本游轮超过20%的游客被感染,说明如果把人群限制在小范围内,会有大量人中度感染), 超级传染者,死亡率(80%情形是轻度,2-3%的死亡率,等于10倍于流感,而住院率为15%,这是三倍于流感)。
·      医护人员感染率在中国为1700人,但在武汉有41.3%的医护人员被感染。
·      好消息是,任何FDA批准的消毒品都对新冠防御有效,而且任何EPA注册的消毒品也对此有效。
·      新冠的特征和一般肺部疾病相似,发烧、咳嗽、气短等。80%为轻症,20%重症,具有基础病的老人是高危人群(比如有心脏病、肺病、肝病的老人),可能有20%的住院患者需要呼吸助理。这和一般肺炎疾病的情形相似。
·      CDC已经给多于25个国和美国健康部门发去了检测剂。估计两周后一般健康部门都会得到这样的检测剂用来测试自己的病人。
·      经济上的冲击很明显。比如武汉,那么多人要隔离,医疗系统压力巨大。其他地区则出现保护物资的短缺,比如口罩,还有重灾区的物价上涨(比如食物),以及中国以外地区依赖中国零部件的工厂不得已要关闭。我相信在未来的几个月内,那些依赖中国产品的公司,比如制药厂,将有物资供应短缺的出现。
官方对应:
在中国:近乎600万人限制旅行。从公众医疗角度看,要限制疫情,必须让大家停止交往。这个在萨斯就进行了。当病人有了症状,就要隔离,病重了就住院,由此控制病情的蔓延。只是目前在中国的重灾区,医院已经没有多余的病床和器械对应。
旅行禁止:
CDC通知中国为3级旅行区(避免不必要的旅行),日本南韩为二级(特别谨慎旅行),香港伊朗和意大利为一级(谨慎旅行);CDC已经宣布来自武汉的人必须进行强制性的14天隔离(这是五十年来的第一次),美国国务院宣布中国各地的旅行为四级(禁止旅行),香港澳门南韩和日本为二级(谨慎旅行)。(编者注:截至发稿时止,鉴于伊朗意大利的疫情进展,美国已经新增了相应的旅行隔离规定。)
和中国相关的旅行:
大多数国际航空公司取消了中国航班(美国所有航空公司延迟了这个禁运直到4月1日)。美国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禁止路经或来自中国的外国人入境,本国人和绿卡者及其直系亲属可以入境但需要14天的自我隔离。美国开始对5个美国城市使用URI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但目前还不知道这个进行的如何。
 
新冠病毒的未知方面:
·      传播途径:不知道是否空气可以传染,比如大于六英尺的距离是否传染,或者是否可以间接传染(类似于萨斯和中东呼吸综合征)
·      中国使用了敏感特殊的新冠病毒测试,其正确度未知;日本的测试,可能测不出那些敏感度不够的病人;
·      何时疫情开始流行?是从武汉-》湖北-》中国大陆-》亚洲?新加坡在法国的旅行者的传播,他是否到过中国?
·      感染率和死亡率的计算可能不准确?比如1-3%的死亡率可能太高,因为漏掉了很多轻症患者,也就是说分子太大,但是分母不足;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死亡率计算过低,比如患者要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观察,严重了才进医院,但可能有人在这期间已经死亡,没有统计进去。
·      CDC说,已发现无症状者的传染,但是不知道其传染机制。同样,症状发生前的传染(即在潜伏期到发生症状之间那段时间)也是未知。
·      也有可能通过粪便传染?(新冠病毒已经可以从一些发生腹泻的病人的粪便里分离出来)。香港已经从下水道系统中检测出病毒。
·      超级感染者的数量频度。
·       何时疫情为高峰?多少国家会被波及;目前中国每天新增病人的数量在减少,这是好消息,我认为中国对疫情的控制方式很有效,需要继续执行;比如对应第二期第三期潜伏期(即28天和42天,之后基本没有传染可能);
·       旅行限制对中国产品供应的影响和冲击;极大可能医护防护装备和医药制作会受到影响;
·       医护人员的感染途径未知:或是来自1)社区,通过购物等,或是在医院里如下情形:2)无法确诊或隔离病人;3)防护用品的缺乏,4)不适当的防护用品,缺少训练,5)不适当地穿上或脱下防护用品;
·      是否通过接触病人粪便或排泄物雾化接触:当病人可能恶心呕吐,这类物质会通过下水道传播。
美国已经有电子信息追踪病人,使用CDC的规则,使用适当的医护保护,联系方式、保护措施等,这些都可以比较有效地保护医院的人员和病人。
 
陈建:谢谢Dr. Weber,如何保护医护人员,这个让我很感动。在这里我愿意和大家分享我自己的经历。我来美国之前曾经在广州的医院里工作过。2003年当萨斯蔓延时,那所医院承担了重大责任,治疗广州地区的大量病人。3到5个月之间,医院接纳了成千上万的病人,但是没有一个医护人员感染。我问医院里领导人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她告诉我,医护人员要穿三层防护衣,还有面罩,医院有消毒中心,大家都遵循规则进行消毒。有十分清洁、清洁、不清洁三个级别。那次事件让她成为世界著名的流行病防御专家。
下一个讲演者是李博士。他是UCA理事,曾就读于武汉大学病毒系和参加中科院病毒研究的工作,并有近亲在武汉的医院一线工作。他从疫情发生到现在,一直关注疫情的科学数据和整理病例统计,现在请李博士和大家分享他的数据信息。
李博士:感谢其他讲演者,感谢听众。我的背景是,我毕业于武汉大学生物系,当时我所在的武汉大学是中国唯一研究病毒的学校。我后来在中国科学院参加了多年的病毒研究。我仍然有很多朋友和以前认识的熟人在中国疾病防治领域工作。我妻子也来自武汉,她家人在武汉医疗系统工作,她嫂子(或弟妹)现在就在武汉抗疫的第一线工作,在中南医院工作。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够非常接近地观察疫情。
现在我来展示一下中国疫情:
·      湖北境外:情形改善。
·      湖北境内:仍旧具有挑战性,依旧有每日持续不减的新患者
·      病原已经被隔离和控制(多余600万人因为封城或隔离,其效果明显)
·      治疗方式仍然不够有效,湖北境内死亡率由于测试方式的改变甚至有所上升。
 
下图的橘黄色线是湖北新增病人,蓝线为湖北以外中国各地的新增病人,可以看到,从二月三日起,蓝线的新增病人数量开始持续下降,除了某天增加了监狱病人的测试数量;但是湖北境内却基本是起伏不大,似乎有持续的感染量。湖北境外的高峰期是湖北封城后的10天,所以封城的确起到了停止疫情蔓延到湖北以外地区的作用;
下一个图标是湖北医院情形,显然那里依旧压力巨大,高峰期有45000人就诊,但目前开始下降。但是橘黄和灰线的趋势却没怎么改变,这些是重症人数和病情严峻人数。
 
中国境外的情形:
·      伊朗和意大利成为两个让人忧心的疫区,
·      尽管南韩患者激增,但情形基本得到控制;
·      日本和新加坡情形也还不错,疫情只在某些地区。当然日本可能有些没有发现报告的病例(缺乏检测工具);
·      美国加拿大:目前没有出现流行疫情地区。美国由于游船而增加了大量病例;
·      意大利情形不太好,但其他欧洲地区还可以。欧洲联盟没有国家边境的限制,人们可以自由走动,因此欧洲的情形也许会有变化,目前要密切注视意大利的疫情。
·      伊朗和中东可能会承受最大的威胁,因为他们的体制结构,也因为已经实行的对伊朗的制裁;我不认为伊朗有和其他国家一样的资源来应对;
意大利目前有多余200病例(编者注:至发稿时,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800左右);
美国因为游轮患者数字增加,进一步的感染看来几率很低,其他国家看来都没有突发病例,情形得到了控制。但是意大利有可能成为第二个重点疫区如果无法控制患者的传染的话。
亚洲情形:
新加坡对病患的测试和控制都比较好,我不怎么担心,但是日本可能有些患者没有诊断出来;南韩有两个地区有了疫情,这两个区域已经开始被管制,虽然不能和中国的封城相比,但希望这个做法可以限制传染,即两个区域以外没有疫情,那么疫情还是可以被控制的。
美国情形:
·      11天来没有新增患者;
·      12个和中国旅行有关的患者,2个配偶传染
·      3个在中国被传染(检测总数多于800个)
·      18来自游轮
·      2月5日为最后一班来自中国的飞机,已经超过了两周的隔离时间,所以我认为从中国传染疾病的可能性大大缩小,除非来自其他国家,比如意大利,应该密切注视。
·      区域性疫情爆发的可能性减小。
 
美洲情形:
 
·       加拿大9个患者,其他国家没有。
·       连续六日加拿大无新增病例
·       加拿大区域疫情爆发看来不可能,他们的人口密度小也是一个优势
·       南美的温暖气候好似不容易让疫情传播,但人们也可以争论说新加坡也是热带地区,但疫情也在传播
欧洲情形:
·       七天来,英国德国法国俄国西班牙比利时芬兰挪威没有新增病情
·       意大利:23日时有76人确诊,73个病者和地区疫情有关,病原无法确定;国境开放预示了再次传播到欧洲国家的可能性;意大利政府已经采取更好的措施出入疫情地区;
 
南韩情形:
·      最近出现地区性疫情
·      763个确诊(截至2/24/2020)
·      第31个患者引发了一个宗教社团的疫情传播
·      南韩政府对应迅速:多余两万八千人隔离,立即采取测试,一万九千人呈阴性,监视疫区,追踪病人历史;
我对南韩地区颇有信心。
日本新加坡情形:
·      日本132 确诊,新加坡92
·      两国都有较好的政府应对,如同中国和南韩
·      有区域性疫情,但很有限
·      整体情形良好,得到了控制。
数据可靠吗?
人们会问,中国的数据,或者其他国家的数据可靠吗?
·      存在由于技术问提引起的为报告病情(因为难以从所有病人那里得到检测,敏感性引起有些敏感度不高的病例不被发现);这个情形肯定存在,但不是因为官方有意的隐瞒;
·      趋势比数字更有说服力
无症状者的传染
·       有传闻,但是没有结论(德国有论文对无症状者传染的讨论,中国也有类似的报告,但是无症状传播的比例还是十分微小,也许和很近的接触有关,所以我们不应该对此有所忧虑)
·       轻症者的存在:他们的症状就像一般流感,他们有机会把这些病毒继续传播,因为非常需要使用检测法,观测这些人群。还有一个问题是:是否一个病人痊愈了,病毒仍然存在?这是一个未知的问题。
 
陈建:谢谢李博士分享的数据。这对我们很有帮助。目前我们华人群体里有很多焦虑和疑虑。
我女儿一天从学校回来说,她的一个同学是中国人,她在英文课上打喷嚏,老师开玩笑说:“新冠病毒!“。我问女儿,那个同学怎么回答的?女儿说,她什么都没说。
 
不知道是否大家听说了,在纽约的地铁站,一个带着口罩的中国人被推下地铁。这些事情的确在发生,也许来源于偏见甚至歧视。
 
那么,我们如何帮助我们的青年人和学生面对这个情形呢?我知道有些学生每天都要多次地查看各地病情。下面我们请Justin 陈博士和我们分享他的看法。
 
陈博士是哈佛医学院和麻省综合医院的精神病科医生和紧急救护的医学执行长,同时他还毕业于公共卫生专业,负责跨文化情感健康的公益组织。心理健康在疾病预防和公共卫生防御中的重要性,已经为更多人所重视。Dr. Chen此次专门对疫情发展中的心理问题,例如公众的恐慌和焦虑,以及疫情中的敏感社会问题,包括种族冲突和歧视准备了案例。一些媒体和社媒上对于疫情的过激反应和不恰当措辞,促成了对华裔的负面影响和种族矛盾,而同情和关爱无疑是社会良药,每个人都可以努力遵从的救援方法。
  
模糊未知制造焦虑
 
陈博士:人们的焦虑一般来自对情形的未知和无助。新冠病毒是个新东西,人们对它的了解有限,没有预防针。新冠是个新型病毒,它和流感不同,虽然流感也会死很多人,所有新型病毒都有死亡率,但我们对它们的反应不太一样,因为这个新冠病毒有其特有的模糊未知的方面。
 
人们的焦虑还来自于缺少信息。我们看到在最初阶段,基本上缺少信息,缺少应对。没有足够的可靠信息,人们会采取行动避免一切可能的危险。
 
我曾有机会去日本地震和核泄漏地区(2016年)。那里人们经历了死亡、经济损失等。我也看到了人们心理健康所受的冲击。由于大家不知道具体每个人的核泄露感染情形,大家对来自核泄漏地区的人十分恐惧。实际上只有一个人真正死于核泄漏,但是多于2200人死于疏散中的精神压力。这说明,精神健康的冲击对生命的影响有多么严重。
 
这里列出了一些国家媒体最初对疫情的报道,很多地方表明是武汉病毒,中国病毒。一个法国报道说,有个出租司机对一个越南人说“滚出法国“,尽管这人根本不是来自中国。
 
美国的华盛顿邮报二月十六日发表这篇文章“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大家知道”东亚病夫“这个词的来历。这篇文章严重影响了读者的感觉。
这些事情影响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下面几个例子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受到的攻击和不公待遇。
比如戴口罩的华人女性在纽约地铁遭到攻击,被人叫做病毒,还用了B词;一个中国学生因戴口罩遭到攻击;还有德国柏林发生的歧视事件,以及加州一个学生被其他学生要求检测是否有新冠病毒,只因为这个学生有一半的中国血统。
目前自由媒体会有很多言论,人们什么都可以说,这个时候,人们会有持续几天甚至数周的反应。下面这张图来自加州伯克利大学,那里有相当数量的华人学生:
这些反应都“正常”(编者注:可预期):
·      焦虑,担忧、惊恐
·      感到无助
·      躲避社交
·      不容易集中精力,或有睡眠问题
·      过于警觉自己的健康和身体
·      气愤
·      仇外心理(Xenophobia):害怕和那些可能来自中国的人交往,并为此感到内疚
(基于某些因素对整个群体的害怕和偏见)
 
而“羞辱“Stigma不仅仅发生在黑白人之间,而且可能发生在所有人群。我们都有可能这种产生类似的情绪。比如,在日本就有人举着牌子说”中国人不要来日本“。很多亚洲国家都有类似的说法,比如”你不要来“,“你不受欢迎”等等。就是在中国本土,武汉人也被人羞辱,不受欢迎。这个可以理解,大家恐惧病情,不想被传染。
我想说几点:
·      在美国对华人的歧视有长久的历史。1985年 New York Daily Tribune 称中国人为“不开化,不清洁,肮脏无比”。
·      历史总是再次重复:如同Karan 博士所说:“我们会重复那些我们曾经在萨斯、中东呼吸综合征、Ebola, Zika或许多全球性疾病中所犯过的错误。“
在这些情形下,部分种族,将有人受到攻击。
 
Dr. Paul:Watanabe有一段话:“当如此情形发生的时候,闸门就被打开了,人们开始表现出他们的挫败感、种族歧视、陈规定律和偏见。”就是说,人们携带着这些偏见,当类似情形发生时,就让他们开始说出来,表现出来。
 
我们能够做什么?
我们理解实情,我们不能假装没有危险。我们应该关心疫情,关心社区里受影响的人们。但教育系统的确可以做出反应,不是沉默,而是说出该说的话。比如,这样的网络讲演就是很好的教育途径;伯克利大学的做法也是一种良好的支持。
 
我们应该
 
·      培养同情心(像李博士的家属,在本来应该高兴欢庆的节日里,却在疫情第一线日日面对疫情,这是很让人难过的事情)。我们恐惧,这个可以理解,但我们更应该知道有很多人正在受难,我们应该对他们具有同情;
·      避免同一化;
·      更注重帮助他人;
·      维护我们的价值观;
另外,对于那些已经承受太多压力的人们,建议可以暂时离开自由媒体。如果在自媒体里呆的太久,可能对精神健康有危险。
 
陈建:非常同意陈博士提出要培养同情心共情心。华人社会有很多人积极捐款,即使将医护用品运送到武汉;最近犹太人团体联合写信给UCA,表示了对华人的支持和同情。
下面我们请Helen Shih博士讲话。Helen是UCA的理事和Houston负责人,也是前MD Anderson 癌症中心副教授。她从事整合健康Holistic Health的工作,曾参与红外线扫描在传染病和机场检验的科研工作。她的家人(多大40人)很多在武汉,他们亲眼目睹了疫情和救援的情况。
 
Shih博士:我爸爸来自武汉。我也亲自参加了外线扫描在传染病和机场检验的科研工作。我的家人大多数都还好。很多人在社区工作,有些在医院,都在防疫第一线。实际上,不仅仅是医院,就是社区方面,也是防疫第一线,他们要承担保护居民,防止疫情扩散的重任。这个社区工作,不仅发生在中国,也发生在世界各地。比如医护用品短缺,我知道很多中国社区极尽全力捐款集资,给中国发送这些短缺物品。大家面临了很多挑战,不仅是物资方面,还有运输。病毒的流行无疑是对公共卫生和医疗体系的挑战,同时它也会检查整个社会的健康程度,和各个国家的物流及国际合作能力。这让我们思考,如何在将来进行全球性地协调,做得更好。
 
我这里还要多说几句德州。这里有很多华人社区。很多华人有亲友在中国,在湖北武汉。从中国回来的人都比较自觉地自我隔离。经济的冲击不仅影响到中国参观,还有其他和中国有关的企业。我们在努力协调各类事情帮助中国,帮助当地的企业。
 
同时,我们都有责任地址谣言和假信息,有效地阻止不必要的恐慌,同时关注主流媒体的新闻。增强自我防御功能和社区健康是我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译者注:她将目前武汉,湖北,和国内的数据做了清楚的总结,绘图和解释。她提到虽然武汉和湖北的病例还在继续增加,但已经趋于稳定。湖北之外的国内发病人数已经得到控制并没有出现暴增的情况。她提到虽然有人质疑官方数据有可能低估,但是整体的数据趋势和走向是最重要的信息。)
根据2月25日情况,南韩和日本是确诊病例最多的两个国家,意大利是亚洲之外的发病最高的国家,而伊朗的情况不容忽视。(译者注:美国政府已经对南韩往来者采取三级警告,限制普通非紧要往来;对日本,意大利和伊朗目前是二级警示,旅行需要采取有效防御手段)。
湖北以外的新病例从2月3日就开始稳定下降,说明“封城”的措施防止了病毒对湖北以外的继续输出,因而避免了病毒的多次传播。但在湖北省内新的病例(橙线)虽有下降,但下降的趋势缓慢,说明零星的再传播仍然存在,但总的势头趋好。2月12日湖北新病例的突增是因为确诊标准放松导致的一次性的数目增长。2月20日湖北省以外的新病例突增是因为加进了以前未统计的监狱病例(湖北,山东和浙江皆发现病毒在监狱中传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