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怀念香港,我们是在怀念什么?(组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凤凰WEEKLY 企鹅号

关于香港,我们怀念它声色流淌的光影,怀念它遍地是金的繁荣,怀念它经久不衰的百年老店。但它之所以被人恒久纪念,还是源于那股融入血脉百年不改的香港精神。

22年前那个彻夜通明的夜晚,无数人静静等待着倒数读秒。

直到维港的船只拉响汽笛,末代港督登船而去。

守着电视机的国人终于看到,英国国旗降下,五星红旗和紫荆花旗冉冉升起。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时隔二十二载,想起那年6月末的滂沱大雨,想起维港通明的灯火和盛大的烟花,依然心潮澎湃。

1997年7月1日,香港政权交接典礼上,中国国旗升旗仪式的现场。

香港之于内地,曾是一切潮流的启蒙者,一个时代的精神引领者。

直到现在,这座历经沧桑的城市依然延续着融入血脉的香港精神,让它永远年轻,永远荡气回肠。

荧屏之下,敢打敢拼

今天的互联网上,香港依旧是一个巨大的IP,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掀起一股港风回忆潮。

首先被津津乐道的便是家喻户晓的荧幕明星和他们的各种经典作品,星爷系列、成龙系列、赌神系列、警匪剧、宫斗剧等等,即使已经拍摄多年,偶尔回看依然津津有味。

周星驰自传性质的《喜剧之王》,每一遍翻看,总会有别样的感触。

尹天仇作为一名“死跑龙套的”,尝尽世俗的白眼只为证明“我是一个演员”。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但真实的演艺之路总有更多血泪。对香港艺人来说,无论是小人物还是大咖,努力奋斗是他们最基本的自我修养。

曾拿过四次香港金像奖的影后惠英红,早年作为香港影视剧著名“打女”,为了拍好武打戏,全身绑了一条钢丝从16层高的楼跳下马路,结果被 “晾” 在低楼层的一个晾衣杆上,后背硬生生地划出一道血痕。

成龙为戏拼命,刘德华红馆连唱14晚,陈奕迅打封闭休养俩月换来唱完原定的18场……香港娱乐圈有太多这样的故事,说起来都是家常便饭。

香港的影视圈当年被评“尽皆过火,尽是癫狂”

,精准勾勒出影视工作者不甘平庸的追求。

“没有烂角色,只有烂演员”,死磕业务、不屈不挠,这才有了一段流金岁月。

血汗之城,富贵凭双手

在流光溢彩的荧幕之下,是香港经济的腾飞。

从罗湖口岸出了关,便到了香港。这里有川流不息的尖沙咀,彻夜不寐的铜锣湾,星光璀璨的红磡馆;这里是张爱玲笔下的倾城,是徐志摩笔下的琳琅,是余光中诗里的情人,是李碧华书中的鬼魅欢场。

这里,是一座欲望之城,血汗之城。

与人们看到的的歌舞升平不同,从单纯的贸易港发展成现今的多元化经济体之路上,香港曾遭遇过多次冲击。

在这些大大小小的风浪中,香港人靠着“富贵凭双手”的意志,在万众一心 “共度时艰”的口号中,香港经济仅仅花了40年,就达到了英国人用200年、美国人用120多年才实现的经济增长目标。

这座城市还吸引着相同气质的人汇聚在此。

香港作家倪匡说:“以前上海的公园有人摆档,坐大轮船到香港要450元,偷渡到香港要150元。我就用150元的方法来了,被塞进运菜的船,到了九龙哪一个码头上岸我都不记得。”

像倪匡、乐坛教父罗文等,都是当年因不同原因逃港而来的无名之辈,来到这里淬炼成金。

今天,自由的经济体、坚实的法治文明、金融中心的美誉以及自强不息的香港人,让香港依旧是令人着迷的城市。

港人的拓荒精神始终深刻的烙印在这座城市的血脉里,即便沧海桑田,这座城市注定不会暗淡。

大排档里,精益求精

也许有人会感叹,香港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知道,香港从未止步。

因为在这里,没有人轻言放弃。即便是大排档的学徒也能实现自己的香港梦,一杯奶茶也能在不懈的钻研和创新下做到极致。

高楼林立的中环,有最潮流最新鲜的品牌,人们走路的速度都格外快。按理说,大家的眼光应该永远朝前。

然而,传统的百年老店在这里活得肆意,而网红餐厅却几乎没有生存之地。

或者说,在香港人心中,自有认可的“网红店”

,这认可由来已久,持续百年。

去香港旅游,必点一杯的丝袜奶茶便是代表之一。在更精通美食的老饕眼里,香港就是丝袜奶茶,丝袜奶茶就是兰芳园。

美食作家蔡澜说,“不喝兰芳园,白来香港

”。就连泰国白龙王,周润发,陈奕迅,谢霆锋等明星也是兰芳园的铁杆粉丝。

香港兰芳园老店每天排长队

现在的人们可能很难想象,这杯香港名片诞生于市井街头的大排档。苦心钻营、持之以恒,再小的品牌也能绽放自己的光芒。

1943年,当时只有18岁的兰芳园创始人林木河只身来到香港,投奔自己开大排档的叔叔做学徒。在钻研奶茶这件事上,林木河非常有想法。

那时香港还在英国的殖民下,茶味清淡的英式奶茶是上流社会的专属,林木河就想把英式奶茶带到社会底层,让劳动一天的人们在大排档可以喝一杯既便宜又好喝还能除困解乏的奶茶。

反复试验之后,港式奶茶始祖兰芳园诞生了。

光是茶叶的选材,林木河就琢磨了好几年。他拜托斯里兰卡的船员带回不同的茶叶,混合尝试,泡出来给顾客和船员喝,最终选定5种斯里兰卡季后茶

精确配比,冲出让九成香港人都喜欢的配方。

然后是技术的改良。

之前,香港冲茶习惯一壶茶煮一天,林木河发现茶煲太久会让人反胃,就改用一次只能冲10杯的小铜壶熬煮

,让茶汤更新鲜。

除此之外,为了充分过滤茶渣,他向夫人取经,选用当时质地最细的棉袄内层的纱布

,保证茶的细腻口感;“八手拉茶法”也是林木河的独创技艺

,他在反复尝试后发现,将茶底来回冲拉八次,才能使茶味均匀细致,茶香正宗。

冲茶师傅正在拉茶

精益求精的打磨让兰芳园收获了“茶香奶滑回

”的美誉,更是香港人衡量港式奶茶是否正宗的标准。

2017年,兰芳园杯装奶茶进入内地也受到一二线城市年轻消费者的追捧。

不久前,兰芳园在第58届世界品质评鉴大会上获奖,这项创立于1961年的荣誉被称为“食品界的诺贝尔奖”。

一个大排档学徒能够实现自己的香港梦,一块招牌能够在67年的岁月磨砺中坚挺屹立,正是得益于对产品数十年如一日的打磨。

香港的经典品牌不外如此,从珠海南水的小茶寮到跨国酱料集团的李锦记,从一把剪刀、一台缝纫机的手工作坊到挂牌上市的金利来,能够在艰难岁月中脱颖而出,都源于经得起实践检验的品质和任凭风吹雨打,我自不屈不挠的意志。

关于香港,我们怀念它声色流淌的光影,怀念它遍地是金的繁荣,怀念它经久不衰的百年老店。

但它之所以被人恒久纪念,还是源于那股融入血脉百年不改的香港精神。

就像《狮子山下》唱的,“同处海角天边,携手踏平崎岖,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那些属于香港的峥嵘岁月,从来没有真正离开,就像那些落幕的时代传奇,终将再次上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