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矛盾激化,欧洲一体化步履维艰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微信图片_20190621170755.jpg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会面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图源:东方IC)

在6月20日召开的欧盟领导人峰会上,欧盟两大成员国德国与法国分歧严重,在欧盟多个关键职位候选人意见难以达成一致,再度“谈崩”。

在对外问题上,德法也与各成员国多有龃龉。6月1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与到访的乌克兰新任总统泽连斯基共同出席联合记者会时表示,德国将不会支持欧盟增加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措施。

核心成员国在关键议题上,对内“吵不停”,对外“唱反调”,折射出欧洲一体化当下面临的一系列困境。

权力和能力的分离使得欧盟具有天然的制度性缺陷。欧盟的权力来源于成员国以条约为基础的主权让渡,其行动能力也受制于此。随着欧洲一体化的不断深化,特别是单一市场和单一货币体系的建立,让欧盟对欧洲经济拥有了强大的管控能力,但是欧洲至今未能完成财政、外交、内政等核心事务的统一管理,这些领域的最终决定权仍牢牢把控在成员国政府手中。这种错位让欧盟在应对实际问题时显得力不从心。近年来,欧盟在应对欧债危机、金融危机和难民危机等一系列问题上表现乏力,则进一步加剧了欧洲国家、特别是东南欧和“新欧洲”国家民众对质疑:在难民问题上,98%的希腊人、88%的希腊人以及77%的意大利人都表示不同意欧盟的方式;在经济问题上,仅有6%的希腊人、22%的意大利人、27%的法国人对欧盟的应对措施持赞成态度,这样的恶性循环使得欧盟在治理困境里越陷越深。

成员国国家利益难以调和,欧盟内部矛盾日益激化。德国与俄罗斯正在合作开展的“北溪-2”项目将铺设一条由俄罗斯经波罗的海海底到德国的天然气管道,这将极大地缓解德国的能源压力。但是波兰、斯洛伐克等传统天然气输送“中转站”却蒙受了损失,在对俄制裁问题上站到了德国的对立面。从欧盟的发展史来看,这也与以维谢格拉德集团为代表的中东欧国家与欧盟老成员国之间的矛盾有关。欧盟“东扩”留下了深刻的历史影响,其中之一就是南欧和中东欧国家面对处于强势地位的西欧国家,往往更强调维护本国利益。乌克兰危机发生之后,维谢格拉德集团动作频频,不断地加强合作共同抵御俄罗斯的威胁,呼吁欧盟各国对俄实施严厉的制裁。在这样的背景下,“北溪-2”项目在欧洲遭到炮轰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然,欧盟的老成员国也不是铁板一块。随着英国脱欧,欧盟的三驾马车仅剩下法国和德国。近年来,默克尔和马克龙互动频繁,但是在如何带领欧盟走出困境的关键议题上,“德法轴心”依然有些貌合神离。在欧元区改革这一振兴欧洲的核心问题上,法国希望设立统一的欧盟经济政府,由欧盟财政部长负责欧元区财政预算,简单来说,就是要德国等较为发达的成员国“开仓赈粮”,这显然是德国难以接受的方案。德法两国在核心问题上的分歧体现出两国在经济理念和利益诉求方面的巨大差异。

实际上,欧盟也在积极地寻求破局之道,在应对债务危机和难民危机的过程中,一直致力于推动成员国转移更多权能,通过深化一体化克服制度性缺陷。但是,残酷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现实表明,欧盟的危机应对逻辑陷入僵局,方案无法有效实施,导致不同类型的危机相互叠加,危机覆盖面不断扩大。如果欧盟迟迟不能找到合力的方向,重塑集体认同,欧洲一体化的梦想将难以实现。(海外网评论员 张六陆)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