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姑娘成最“土”网红 用6W造个300平的家(组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一朵工作室


90后的茹萍真是个神奇姑娘。

央美一毕业,别人正为留在北京绞尽脑汁,她倒好,直接和爱的人回到乡下,住进森林里去了。

小两口用6万块造了300㎡的家,坐拥200㎡的大院子。


每天,茹萍就和森林里的植物为伴,还带着自己创造的「植物手作画」上了天天向上。

结果不仅被汪涵怒赞,还让现场一度「失控」,作品被何猷君、靳梦佳这些同期嘉宾「疯抢」。


这样的人生有人羡慕,可也总会有人质疑:

「在森林里怎么生活啊?」

「孩子教育怎么办?」

「总归要回归现实的。」

如今3年过去了,他们生活得怎么样?


「有植物手作实验室一间,藏于岭南某山,

有理想主义植物迷一枚,居于其中,

日夜与植为伴,不时手作成物。」

这是茹萍写在公号一朵里的话,

也是她从25岁开始的乡野生活。

从俩人世界变成一家三口

3年后,茹萍有了孩子小土豆,

房子做了二期,

一家三口搬进了200㎡的大House里,

原来的一期成了100㎡的工作室,

200㎡的大院子已经种满了花草。

茹萍吐槽自己,年纪轻轻就活成了「老人作息」。

每天5点,城里人可能刚结束夜生活,茹萍和先生黑土已经起床开始工作。

他们在的这个地方,是黑土老家诏安的龟山岛。

说是岛,其实是一个河流下游冲击出来的三角洲,只有30几户人家,还维持着一二十年前的生活方式。

入岛只有一个桥,龟山村放牛的阿嬷阿公们每天都要经过这里。

这是一个很慢的地方,比起赚大钱,这里的人更关注今天吃了什么。

除了牛,

每天见得最多的漫天漫地的树木。

起风的傍晚,

白鹭们就从屋顶上空飞过。

落在两边的树林里,

呱呱嘎嘎的叫着。

隐居于山野间的人,

是「富有」的人,

因为整山的植物都是她的。

可能是一株乌毛蕨,

藏在工作室不远处的灌木丛里,

根不粗,叶极其大,

每到这时,茹萍就会感叹:

「我真是一个富有的人啊。」

也可能是没人管的臭菊,

在9月的某天清晨,

推开门看见整片的金黄色,

仿佛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

太阳下山前半小时,村里的大爷开始整地里的菜苗,然后茹萍就开始整她的花苗。

「山里有花,家里有饭,屋里有人,心上有你们。」这就是他们的乡野生活。

如果不是植物,如果茹萍和黑土没有相遇,或许这一切都会不一样。

大学时的茹萍是个梦想家,有过的梦想,可以按箩筐来算。

大一,为了成为可以阅读第一手外文资料的学霸,从东城跑到西城的北外学法语。

大二,想成为留学归来的艺术治疗师,就考了国家心理咨询师三级,狂学托福GRE。

大三上学期,为了去伊朗可以拍美美的照片,自学了单反和Lightroom。

大三下学期,觉得沙画师蛮有意思的,于折腾起了沙画。

可是后来,法语茹萍只记得了bonjour,心理咨询从没有过实战经验,PS还是用的磕磕绊绊,沙画台则已经灰上加灰。

这一箩筐的梦想都没有按茹萍的心意长出「大萝卜」来。

因为她要的从不是这些大萝卜,而只是一颗萝卜苗——植物。

茹萍喜欢花,喜欢一切和植物有关的东西,不过喜欢花的这件事情可不能在美院随便说,因为一点都不酷。

可了大四,这颗小萝卜苗再也藏不住了,她拿起植物,成立了一朵工作室。

有同学不理解她的选择,说央美科班出身为何做这些「取悦视觉、能工巧匠式」的东西?

可她已经再无暇去听了,牵着爱人黑土的手,跑去龟山岛的乡野间打造自己的家。

学着自己活水泥,

自己砌砖,

自己刷墙,

两个人即当设计师,又当工程师,

即是包工头,也是水泥工。

用山里砍来的竹子作篱笆,

用碎石铺地。

再用植物填满整个院落。

家具也就地取材,

遇到村民在修建荔枝树,

就讨了剪掉的枝干来,

粗壮的枝干做成灯脚,

配上老的榆木门板就做成了工作台。

山里的枯枝树叶,

在茹萍眼里都是宝贝,

用玻璃制的小方盒裱起来,

就是最好的装饰。

不过别看照片美美的,真住起来可有很多BUG。

一方面为了省钱,一方面林子里只能造临建,所以是用钢架结构造的铁皮房,冬冷夏热。

还要担心万一来场台风,说不定就把房子吹跑了。

但有什么关系?

和爱的人在一起就是最温暖的家。

虽然每天早上都会被蒸笼一样的铁皮房热醒,

但正好可以早起。

遇上奇奇怪怪的动物光顾,

茹萍就打个招呼:

早安啊,王子。

虽然乡下快递总是慢,

还要开15分钟去县城取,

但院子里胡乱撒的各种菜籽,

收获时全是惊喜,

东边一个萝卜,西边一个土豆。

完胜拆快递的惊喜。

有时到了雨季,茹萍也会忍不住想:

我怎么就选了这么个地方。

但只要太阳一出来,

就感觉什么都值了。

一朵工作室就这样正式在龟山岛安家落户,一开始找不到合适的团队,就两个人包一切。

软件全归黑土,继续小程序的开发,内容则全归茹萍。

这个小程序还是黑土的求婚礼物,回乡前他就用它跟茹萍求了婚。虽然两人没买房,也没别的仪式,但茹萍说这是她收到最浪漫的求婚礼物,一个理工男的浪漫。

黑土=软件系统架构师前端工程师后端工程师产品经理项目经理测试工程师数据库管理员运维工程师

茹萍=产品设计文案编辑摄影师美工UI 设计师材料采购员客服打包发货员生活质量保障员

真·玉米「花」

一开始不确定发展方向,茹萍就把自己作为最佳用户,随心所欲,自己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十二节气主题之植物黄铜盘

生活在乡野,没有圈子,没有更多的同行交流,可没有圈子,也就没有流派,没有拘束。

每个女孩子都有个花仙子的梦,

女孩子的茹萍想要好看的首饰,

就用植物做了头花、胸针……

天然植物首饰,十二节气系列

别人说茹萍是植物艺术家

我则觉得是植物魔术师,

没人知道她下一秒脑袋里

又会有什么奇思妙想。

可能是戒指,也可能是项链。

一朵植物可以有很多种可能。

每一年茹萍都要给妈妈准备礼物,

可爱的妈妈下了「命令」:不准重复。

17年的礼物是「森林盒子·岛屿」,

以鲸为形象的植物手作画。

这个礼物即是给妈妈,也是给茹萍自己,因为一个小生命正来到他们的世界。

小土豆的到来,让茹萍又期待又忐忑。

「我能给孩子什么呢?」

「他会拥有什么样的人生?」

茹萍把这些问题的思考都放进了这幅「森林盒子·岛屿」里:

「母鲸鱼一路保护着小鲸鱼慢慢长大,也在不断教会小鲸鱼热爱这片海洋,她知道,小鲸鱼终将长大终将游往更宽广的海域,去建立自己的岛屿。

但是她会努力保留身上岛屿的模样,这样无论什么时候小鲸鱼要回家,都能找得到她。」

怀上土豆的茹萍有了新的方向,

于是有了《family zoo》系列,

长颈鹿、企鹅、猫头鹰、

兔子、树懒、麋鹿……

都成了她手下的植物手作画。

这些画是送给小土豆的第一份小礼物,

茹萍希望他能明白,

我们从出生起就与众不同,

也会遇到更多与众不同的人。

但我们间总有些共同的感动彼此的东西,

让我们愿意因为这些感动,而生活在一起。

别人说:「有了孩子,总归要回归现实了吧?」

但茹萍和黑土并没有因为孩子就回到城市的打算,茹萍说,她甚至不想让土豆上幼儿园,除非他自己想。

离开乡村,小城市上还有大城市,买了一个学区房,还有更好的学区房,学校总有更好的。可时间是平等的,陪伴的时间一天最多只有24小时。

「我们可能给不到孩子最好的学校,但可以给他最好的陪伴。」

「专注力和感知力更重要。」茹萍说。

如果有专注力,他将来学什么都不是问题;如果没有幸福的感知力,即使给他最好的一切,他可能也不会快乐。

我们传统的教育,总是舍弃自己的生活,去满足孩子,为孩子规划好一生。

甚至全家放弃一切买学区房,把一切都围着孩子转,然后有一天孩子没有如意,就指责说你对得起我们的付出吗?

可孩子会有自己的一生,会自己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像小鲸鱼终将长大游往更宽广的海域,去建立自己的岛屿。

而父母能做的,不过是培养他选择的能力,爱自己和爱这个世界的能力。

18年初,为了迎接小土豆的到来,茹萍和黑土新增盖了二期。

虽然还是铁皮房子,但铁皮做了增厚,舒适度直线上升。

空间里仍然充满好看植物

但有了更宽敞的开放厨房

200㎡的二期,几乎一大半都做了客厅。

放上一整面大书架,

有黑土关于软件工程的专业书,

有茹萍关于手作和设计的书,

还有土豆的绘本和故事书。

整个公共空间几乎没有隔断,

这样无论工作、会客还是吃饭,

都可以和土豆互动。

于是整个空间,都是土豆的游乐场。

茹萍则尝试着把植物手作画简化,可以让小孩子们也参与进来。

每种植物都有自己的性格,茹萍相信,植物会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仙人掌浑身带刺,但内心柔软,即使在荒漠也能自在生长,可以教会他安然;蕨类可以教会他自在;龙舌兰则可以教会他快乐……

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但茹萍知道,如果你想要的特别多,烦恼也会特别多,还不如做一株植物,在天地间自然生长,简简单单也挺好。

开春的时候,门口冒出来一群菇。

黑土边摘边说:「春天种下一只菇萍,秋天就可以收获好多好多只茹萍。」

「那我就做天地间一只自然伸展的菇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