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人生活还得继续,但很多人没有再回来…(组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中新社

爆炸发生72个小时后,响水人的生活正慢慢恢复正常。

警方挨家排查受损情况 学校25日复课

中新社报道,陈家港镇的居民们已从第一日的恐慌中恢复,开始打扫各自的楼房院落,拆下在爆炸中损坏的门窗。政府工作人员和警方挨家挨户地登记受损情况,对受损房屋进行评估。化工园区管委会大院里,为救援人员准备的40顶帐篷已支起,另有100顶即将运到。

王商小学校长李洪军正带领教职员工整理一片狼藉的校舍。一旁,工人正在为教室装上新的门窗。几名家长前来找寻孩子避难时遗落的书本和文具,同时咨询何时复课。李洪军说:“爆炸发生时,学校对200多个孩子进行了安全疏散。除四五人在疏散时被划伤,其余孩子无恙。目前被爆炸冲击波破坏的学校门窗已完成测量和定制,正重新安装。学校将按计划于25日复课。”

据悉,24日下午,受损学校校舍维修工作基本完成。

化为废墟的天嘉宜厂区内,刺鼻的气味久久不散。有媒体在现场看到救援人员依旧本着“绝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失联人员”的要求在按照划分的区域和网格进行地毯式搜救。

一阵铃声在无人的厂房间响起。救援者寻声找去,在瓦砾间发现了一部手机,屏幕上映着数十个未接来电,手机的主人已不知去向,惟有铃声在寂静中回响。

23日,江苏盐城响水县陈家港王商小学内,工作人员在操场上清点桌椅、书包等物品。(图片来源:中新社)

同村11人去天嘉宜打零工  3人遇难

响水县头甲村,虽然距离发生爆炸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有8公里多的距离,但是巨大的冲击波还是击碎了很多人家的玻璃,被影响的还有很多人家的生活。

《北京青年报》报道,发生爆炸时,在头甲村东边的村一组,共有11位村民或村民家属正在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内做杂工,24日下午,距离爆炸发生已经过去了将近72小时,这11人中有5人处于失联状态,3人确认遇难。

田勇的家位于头甲村村东头,他9年前回到家乡,虽然已经过了60岁,但是依然坚持在附近的天嘉宜化工厂打工贴补家用。

爆炸发生后,田勇几乎没有合过眼吃过一口饭,他的大女儿、大女婿、姐夫和自己小舅子的媳妇,都在这次天嘉宜爆炸事件中失联,到24日下午依然没有消息。

很多村民说,田勇组织了包括自己这几名亲属在内的11名村民或村民家属,一起去天嘉宜打零工,算是个“包工头”。但田勇却说自己只是先几年去了天嘉宜而已,厂子里要人,他就叫了周围的人过去。

发生爆炸时,田勇正在天嘉宜的厂区内,好在距离废料仓库和天然气罐的位置比较远,除了脸上被飞溅的碎玻璃和小石子打到后造成的外伤外,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爆炸发生后的这三天,田勇一直在寻找着失联的家人,事发现场、医院、殡仪馆,只要有一点点线索,他就开着车去,一家一家医院,一个楼层一个楼层,不放过一张床位,但是依然没有消息。

头甲村的700多户人家,从前,主要靠种麦子水稻和外出打工为生,直到10多年前开始,有化工厂开始陆续搬到了附近的陈家港。

“我曾经和父母说过很多次,不要去了,但是他们做了一辈子活,闲不下来的。”毕林昌的儿子说,“每个月3000多元(人民币)的工资,对他们来说还是挺有吸引力的。”

在打工的11个人里,很多人的年纪都比较大了,除了60岁的毕林昌、沈梅夫妇,还有60岁的潘芳和67岁的苏玉荣,他们的家都相邻着,聚集着家人,不时相互走动,谈论着最新收到的消息。

苏玉荣的儿子坐在院子里,双眼通红,这些天,凡是能跑到的医院,他都去了。24日下午,他接到了母亲苏玉荣确认遇难的消息。

3月22日拍摄的“3·21”响水天嘉宜公司爆炸事故现场。(图片来源:新华社)

遇难者给妻子的最后一条微信:今天是我生日

在化工厂的爆炸声里,在浓烟中,许多人都经历了揪心的时刻。

上海上观新闻报道,今年30岁的蒋月明,在爆炸化工厂仅隔一条街的新联合公司做职员。他是家中独苗,结婚3年。爆炸当天,刚好是他30岁的生日。

当天下午,蒋月明和妻子还在手机上说笑,说自己“困了,要睡了”。下午2时20分左右,她又收到丈夫的微信,“今天是我生日,你不打算表现一下么?”

当天她因有事外出去了扬州,忙碌中没有及时回。直到20多分钟后,看到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天嘉宜化工公司爆炸的消息。此时她再打电话给丈夫,已经没有了回应。

“我都没来得及祝他生日快乐。”电话中,蒋月明的妻子已泣不成声,“原本今年我们想要一个孩子的”。其父随后在爆炸现场发现了蒋月明的遗体。

一起上班的父子,都没有回来

35岁的徐鑫和父亲都在江苏之江化工工作。厂子距家大约20分钟的车程,父子俩每天早上7时多骑车从家里出发,晚上5时多结伴回到家。爆炸发生后,徐鑫妻子发现,事发企业距之江化工不远,她尝试联系丈夫,但始终没有回音。

22日早,废墟里,家人找到了徐鑫和他父亲,两人都已没有生命体征。

被埋后发短信对妻子说我爱你

获救者家属王雪回忆,21日下午,身在山东的她突然接到一条来自丈夫的短信。短信内容是:“老婆,我爱你!爱你们,所有的家人。”她顿时觉得奇怪,便立即打电话过去,才知道他被压在了废墟下。

随后,王雪和家人从济南驱车赶往响水。幸运的是,当地消防救援人员当晚已经将她丈夫从废墟中救出。王雪称,在医院看到丈夫时, “一半脸都是血”。

在父亲鼓励下等到救援

22日下午,被父亲救出的苏亮在病房里,迟迟不敢睡觉。他记得前一晚刚获救时,消防人员告诉他“千万不要睡觉”,怕他一睡不醒。

爆炸发生时,苏亮和4名同事被埋在瓦砾之中。当晚7时多,借着手机微亮的光,其父苏洪摸索到了儿子被埋的地方。“不要紧张,要保存体力,人很快就来了。”安慰儿子之余,苏洪一边带着哭腔打电话恳求消防救援,一边扯着嗓子冲着周围喊救命。

“我们都在里面哭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苏亮感慨,等待救援过程中,父亲一直在说鼓励的话,如果再晚半小时自己很可能坚持不下去……(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