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北京六环外的北漂:安家高速外 上下班4小时!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中新画报/央广网/网易

北京的六环路全程187.6公里,是连接北京第一圈卫星城的一条环形高速公路,以前的名称曾为“公路二环”。2009年9月12号随着六环路最后一段西六环的建成通车,北京六环路全线贯通。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把自己的家暂时或者永久性的安札在这条高速之外,他们在城市中心和卫星城之间穿梭。”,

 

北京的六环路全程187.6公里,是连接北京第一圈卫星城的一条环形高速公路,以前的名称曾为“公路二环”。2009年9月12号随着六环路最后一段西六环的建成通车,北京六环路全线贯通。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把自己的家暂时或者永久性的安札在这条高速之外,他们在城市中心和卫星城之间穿梭。来源:中新网”,

 

 

 

 

对于王先生而言,从家里到单位的路程从来不用公里数来形容。 “如果不堵车,上下班路上需要四小时。”那要是堵车了呢?“我能在停车的空档期看完两部电影。”家住六环,单位在三环。王先生甚至觉得加班是幸运的,因为可以顺利避开晚高峰。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才刚上路”,这话真的不是一句玩笑,对于很多从六环外自驾来三环内上班的人而言,是每天的基本生活写照。工作和生活,哪个都不能耽误,而在二者之间的拥堵交通,则像极了一个磨人的小妖精。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我住在这边没什么选择余地,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家在昌平县城的曾先生对于六环的概念没有那么清晰,每逢周六日天气好的时候,他喜欢在山路上刷步数,一圈走下来20多公里,这也让他从油腻的中年男子成功跻身到型男的行列。“如果接下来还有想买房子的计划,我可能会考虑东北六环那边,以后北京最长的地铁通车,周边基础设施完善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2019年1月,位于北京市正义路2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人民政府正式摘牌,未来几年之内,通州区将建立起北京市行政中心。东南偏南,怀着二胎的晓婷抱着自己的儿子站在窗前晒太阳,以前她觉得自己家这个位置有些偏,有过要搬走的念头,但现在打消了这个想法。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以后这边肯定会火啊,北京市副中心,环球影城建好之后,起码我带孩子去一趟不用太费功夫。”作为一名全职太太,90后的晓婷对未来一家四口的生活有着长远的规划。目前她的老公在大兴国际机场附近买的房子也快要装修了,他们的生活中心看起来已经远离了市中心,但活动范围并没有受限于居住地。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目前分布在北京六环外的地铁口共有16个,其中东六环和北六环外的地铁站占到了7成以上。地铁出行已经成为家住六环外的上班族的首选,一天最少12元的交通费和开车所需的油费停车费相比,还是相当划算。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有的人选择定居在六环外,而更多的北漂族则抱着暂时停留的态度,走一步算一步。谢阿姨拎着一串儿钥匙在街头张望。由于地势偏远,当地人多数选择将自家房屋出租,谢阿姨手里一共有19间房,月租从500元到2000元不等,其中大半都出租给了在昌平县城和西二旗的上班族。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郭月声刚到房山的时候,她特别喜欢这个地方的寂静,夜幕降临后,四下悄然,书一本接一本地看,不知不觉就到夜深。“现在嘛,觉得这里几乎没有社交,每次去见朋友要花3、4个小时。”郭月声在房山的第三年,得益于单位福利,在房山买了一间房子,一切顺利的话今年五月就能从宿舍搬进新家。“只是按照目前的还贷速度,可能要到退休才能还清贷款吧。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星巴克?怕是在做梦”小寒姑娘选择搬离位于南六环外的第一个家,原因是她叫的外卖吃起来总是跟想象中的相去甚远。更不要提偶尔想喝一杯咖啡吃个下午茶,基本是奢望。当初选择居住在南边,首要原因是离单位近,上下班走路既锻炼身体也省钱。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女生一个人住,其实对于小区的选择还是以安全为主,这边一到晚上真的安静的让人害怕”。现在,小寒从南边搬到了东边,从南六环搬到了东六环,提起现在的家,她说:“我们大通州,挺好的”。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2018年6月15日,北京发布《关于对部分载客汽车采取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规定自2019年11月1日起,每辆车每年最多办理进京通行证12次,每次办理的进京通行证有效期最长为7天。开着自己外地牌照的车,小张第29次去拜访项目经理,在六环上堵两个小时,回到自己在马驹桥的租房,买菜做饭,一切如常。 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像小张一样,生活工作在北京,进六环依然需要一张进京证的人不在少数。“进京证嘛,有需要的时候再办,现在手机上就可以办理,很方便。”中新网记者 李霈韵 摄”,

 

 

 

 

 

2019年立春后,北京连续下了几场雪。朋友圈里,家住六环外的朋友晒起了门口的雪景,虽比不了紫禁城的大气也没有胡同老城的静谧,但看起来这就是寻常日子的味道。其实不管生活在哪里,认真对待每一天,远方都有诗和田野。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延伸阅读·另类北漂西二旗人:月薪5万却活得像月薪5千】北京西二旗地铁站,上班的人群涌动。这些在北五环之外奔忙的年轻人多是这里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公司的员工,他们被称为“Shelchier”(西二旗人)。有人说,月薪5万的西二旗人活得却像是月薪5千。西二旗,几年前还只是北京北五环外的一片荒地,如今已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最蓬勃的地方之一。无数年轻人来到这里,成为码农(程序员),成为PM(产品经理),成为小编。

 

 

 

 

 

中午1点,新浪总部大厦楼下,一些员工在等外卖。外卖是许多员工午饭和加班餐的主要选择,许多员工表示一个月400元的餐补也不够用。也有人选择去百米外的苗圃食堂吃煎饼、酸菜鱼、牛肉拉面和安徽牛肉汤。在网络上,他们自嘲“阿迪Gap优衣库,鼠标键盘二手房;饭店上食堂,下班骑小黄;破双肩包贵电脑,旧衣旧鞋新手表。”——在“西二福尼亚”,他们都是“Shelchier”(西二旗人)。

 

 

 

 

 

中午12点半,百度科技园食堂,静静和朋友吃铁板饭。百度食堂有17个包含各色菜系的窗口,还配备刷脸支付系统。中关村软件园2.6平方公里内只有十来家小饭馆,这里的人们选择公司食堂或外卖解决午餐。

 

 

 

 

 

中午1点,辉煌国际大厦麦当劳的位置已被占满。百度、神州数码等位于西二旗地铁站西侧,附近一座大厦的地下美食广场是这一带西二旗人的最爱。将近中午12点,他们便排队从路东的烽火科技大厦走到路西,几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下午两点半,麦当劳没那么拥挤了,一位身穿西装的公司职员和一位来自东北的实习生聊天,口中不停地说:做IT没有不加班的!“北京这个地方不容沙子,是金子你就值那个钱。你是沙子,早晚要露馅。”

 

 

 

 

 

百度科技园内,吃过午饭的员工在踢毽子。网易食堂吃得好,关键是三餐免费,被许多人称为“猪厂”。一到中午,网易员工就会涌向有瓦罐汤、烤鱼饭、大披萨、椰子汁的食堂。三八妇女节,这里还会挂出“天王盖地虎,你就是公主”的横幅。

 

 

 

 

 

后厂村路路口,一名男子骑电动平衡车过马路。上下班时,有的西二旗人坐上班车,或是玩手机,或是眯个觉,等待着回五六公里外“亚洲最大社区”之一的回龙观或是更远的家。满载西二旗人的大巴经常被堵在因堵闻名的著名景点——后厂村路上。那里的广告牌都换成了“后厂村路的堵,用有道云笔记的人不知道”。

 

 

 

 

 

晚7点半,当日气温“跳水式”下降,并伴有雨夹雪,乘客在地铁西二旗站公交站等车。这条西二旗大街晚高峰时堵车严重。

 

 

 

 

 

晚高峰时的地铁西二旗站公交站,等车队伍一直排到西侧天桥下。

 

 

 

 

 

下午6点,后厂村路,远处的高楼群是回龙观新村、融泽嘉园等小区。那里是西二旗人的聚居地之一,被称为“睡城”。对西二旗人来说,加班不仅意味着打车报销,更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可能有能力买下一套北京的房子。依照《北京市引进人才管理办法(试行)》估算,后厂村码农们若连续3年年薪近百万元就有可能落户北京。

 

 

 

 

 

除了西二旗,北京还有不少北漂的聚居区域,一起来回顾一下相关的报道。”,

【延伸阅读·3万人的“北漂”据点】在北京的东五环外,一片0.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容纳了21幢颇有设计感的高层建筑。这些商住两用楼房的外立面被刷上红绿蓝三原色,呈凹凸面,像一个个蜂巢;若从高空看,建筑又排列成了风车。这里被命名为“北京像素”,规整划分的窗格背后,“北漂”们在城郊安放着现实与梦想。他们像一粒粒像素,即使在京城的全景中显得渺小到不可见,也有着各自的色彩。来源:央广网”,

 

 

 

 

 

在北京的东五环外,一片0.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容纳了21幢颇有设计感的高层建筑。这些商住两用楼房的外立面被刷上红绿蓝三原色,呈凹凸面,像一个个蜂巢;若从高空看,建筑又排列成了风车。这里被命名为“北京像素”,规整划分的窗格背后,“北漂”们在城郊安放着现实与梦想。他们像一粒粒像素,即使在京城的全景中显得渺小到不可见,也有着各自的色彩。来源:央广网”,

 

 

 

 

 

与同样位于五环外的超大型社区回龙观、天通苑不同,“北京像素”里的老北京回迁居民极少。因为相对而言单价低,面积小,“商改住”市场成熟,关键是不限购,“北京像素”曾是北漂们刚需型住宅的替代品。朝阳区与通州区交界处的这片北京最大商住楼盘,有9000多套房屋,居住着三万多人,单位面积内分布着最多的年轻“北漂”。来源:央广网”,

 

 

 

 

 

每天早晚上下班高峰,成群结队的“北漂”集体完成从“北京像素”往返市区的迁徙。“年轻”和“北漂”两层属性的叠加,使“北京像素”仿佛成为了一个 “联合生活”孵化器,有着各种“共享生活”空间。这个北漂社区完全实现了自给自足,不出小区就可以满足一切所需:外卖、养生馆、按摩房、轰趴馆、桌游吧、健身房、基督教会、占卜房、超市、宠物医院、酒吧、咖啡馆、理发店、订票点……来源:央广网”,

 

 

 

 

 

北京像素小区,强子和媛媛,八零后夫妻。强子是北京人,媛媛是沈阳人。两人在北京认识,谈恋爱的时候想在北京开个纹身店,考虑到小区年轻人比较多,热闹。便来到了像素小区租了一个房子。在这边租了半年后,要结婚,便在这买了房。目前媛媛在音乐工作做制作人,强子在家中开纹身店。两个人生活自在,在小区里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的家像个小据点,周末的时候朋友会来到家里一起聚会。来源:央广网”,

 

 

 

 

 

北京像素小区,徐子航,8岁,上二年级,从小随父母从安徽来到北京,在北京长大,父母目前是在小区里租的房子。父母来北京10年,做会展工作。两年前,在燕郊买了房,徐子航在草房地铁站附近的学校上学,父母便带孩子来这里租了个单间,等燕郊房子装修好后,一家人打算还在这里租住,周末的时候回燕郊过周末。来源:央广网”,

 

 

 

 

 

北京像素小区,东庭和大龙在家中讨论剧本,两个人在北京一家影视公司做导演,东庭在像素住了两年,房子是朋友的。半年前东庭从通州搬了过来,考虑到这里交通方便、loft房间结构比较适合年轻人居住。平时东庭在外面拍片,没事儿的时候就在家里呆着。东庭曾想过在这里买房定居,无奈房价飙涨,目前像素的房子由于318新政房价回落,但又只能全款购买,虽然很喜欢这里,但还是只能在别的地方考虑。来源:央广网”,

 

 

 

 

 

90后女孩宇萱坐在家中发呆,在像素住了半年。一年前来从内蒙古老家来北漂,被一家不正规的经纪公司骗了,之后便随便找了个工作,一个人在北京漂泊,曾想回家。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小区玩桌游认识了一位日语老师,十月辞职以后便在家每天学日语,宇萱觉得这个小区充满了活力和年轻人的气息,喜欢住在这里,觉得很舒服。来源:央广网”,

 

 

 

 

 

郑子辰,80后设计师。老家在山东烟台,来北京三年了,平时在西土城上班,小区loft结构和房间的装修他和俩老乡都很喜欢,一住便是三年。来源:央广网”,

 

 

 

 

 

2017年11月11日,北京像素小区,双十一这天,小区里一家名为life轰趴的会所里,四个年轻人坐在吧台喝酒打发时间。来源:央广网”,

 

 

 

 

 

90后小伙杜鑫杰将他在小区里租的房子改造成为一个相声馆,每周五会邀请小区的居民来家中听评书和相声。去年4月,当时单位在常营,杜鑫杰和室友都喜欢曲艺,想租个房子弄成个小剧场,来北京像素找房子的时候感觉这边合适,就搬了过来。杜鑫杰是天津人,北漂一年半,从小就喜欢说相声讲评书,在像素他找到了实现梦想的一块栖息地。 来源:央广网”,

 

 

 

 

 

2017年11月13日,北京像素小区内的一家美容院,客人躺在床上享受美容服务。来源:央广网”,

 

 

 

 

 

北京像素北区一家名为狼门客栈的桌游俱乐部,周末聚集了从小区内外来玩狼人杀的年轻人。店长姚斌是个90后的小伙儿,在北京一家教育学校做新媒体运营,之前喜欢玩狼人杀,认识了不少朋友,便来这里租下了一栋房间,平时会邀请朋友来玩,每周几场桌游局,每人收五十块的场地费用,一个月下来能赚个房租钱。来源:央广网”,

 

 

 

 

 

北京像素小区里一家健身会所,老板租了两栋正对着的loft房间,把二楼打通,装修后在屋子里摆放着各种健身器材,吸引小区里的住客来此健身。来源:央广网”,

 

 

 

 

 

北京像素小区,郑彬和朋友在这里合伙开了一家理发店,刚装修不久。从河南信阳老家来到北京漂泊已经五年,之前在三里屯做理发师,攒了些钱,便和朋友来到这里租了一栋房间,装修过后自己做起了老板。来源:央广网”,

 

 

 

 

 

店长姚胜超和阿珍是一对儿80后夫妻,老家在福建。四个月前来到北京,在这里考察,觉得在这开店、人流量大,应该可以赚钱,便接手了朋友这家蔬果店。平时小两口就住在店铺二楼,一边做生意一边住,对他们来说现在的生活比在外打工强了不少。来源:央广网”,

 

 

 

 

 

在这样一个熙熙攘攘的小区里,蜗居着3万人,密密麻麻地聚拢在北京,带着梦想,带着生存欲望,带着希望拼搏下去。来源:央广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