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人知道的芝加哥的冬天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最近芝加哥及整個美国北部經過了北極漩流南移光临,有些地方氣温創最低記録,據說是零下二十多度F ( 約零下30˚C), 加上風吹,刺骨感是零下50˚F(約零下40˚C多)。在寒流快來之前,天氣預告弄得大家非常紧張,有兩、三天都不敢出門。再過一、兩天,氣温很快上昇到40˚F多(約6˚C),前一、兩個禮拜下的近尺積雪,已融化不少。老實說,我對這次寒流的“不給力”和“窝囊”有點“失望”。想起1979年年尾和1980年初那次寒流的施威,這次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很少華人領教過甚麽是芝加哥的冬天,譲我向大家補述一下吧。

197912月尾開始下大雪,一天可達二、三十寸,再過幾天,又來二、三十寸,再過幾天又來二、三十寸,前後共約100寸。平時冬天下大雪是問題,但不是特大問題,因為今天下了大雪,過幾天太陽出來,一下子就融化了;後來再來大雪,雖然討厭,但也容易熬過。然而那次超過一個月氣温都在冰點之下,每次下的雪都從没有融化,近百寸的雪一直往上叠,結果馬路邊的積雪堆成雪墙,與人那麽高。那時在芝加哥唐人街開車,就好像在戰壕沟裡行車那樣。想拐弯,慢慢駛到十字路口,根本看不到交叉馬路,也看不到那裡有没有車子,要小心翼翼地拐弯。

往後幾個月,行人道是五、六寸冰凍的雪水,要穿長靴淌水。街邊的積雪,到四、五月仍未融化掉。在購物中心停車場堆成的雪山高數十尺,到六月時仍未全部化掉。雖然没見過六月飘雪,却目睹了六月積雪。天氣稍暖,河流給厚冰塊擋住,大量積雪融化,排水不及,造成大面積洪澇,有很多房子,尤其地下室,給淹了,所造成的損失,房子保險大多是不賠的。

那次天氣温最低是零下26˚F(約零下32˚C)但因為風大,刺骨感是零下80˚F(約零下60˚C)!風不但大,而且持續很多天不停,不像這次的“和風日麗”,不痛不痒,空嚇唬人。因為風大,把乾爽的雪花吹得满天飛,睁開眼睛衹見是四周白茫茫。有人開車回家,還有幾十步就到家門,看不到自家房子,車子停住不能再前進,結果在車中凍死了。有人的車子在路上给厚雪擋住,動不了,而大雪仍繼積下來,將排氣管堵塞,結果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了。

停在街邊的車子想開出來,可能要花上一個小時才能將圍著車子的積雪鏟掉。最困難的是壓在車輪下面的雪已經壓成堅硬的冰塊,可能厚達半尺。普通的雪鏟子不管用,太軟。要好像士兵挖戰壕那樣,用鑡般的鐡鍬,把冰塊慢慢敲碎。輪子打滑還可能要在輪下洒沙子,墊上鐡網或帯有突釘的膠板才能譲輪子吃到力,車子才能開出。

那時我在一個老美家租了一個房間住,大風將大雪堆在大門口,將大門堵住打不開,走後門出來,看到前面的雪堆積到連接屋檐,真的可以從屋頂滑雪下來。

那時我要踏著高達膝盖的積雪走一英里(一公里半)的路上班,平時走15 分鐘可到,現在要大半個小時。有人開車經過,停下來說可以載我一段路,我笑著摆手說謝謝,不必了。我想,雖然辛苦,也是很難得的鍛錬機會。

说明: Article20190208 北極寒流.jpg芝加哥平均氣温大約65˚F(約18˚C),夏天的近百度(近40˚C),而冬天的零下幾十度,加上大雪,都可以造成不少人員傷亡。有一年夏天,有100多人熱死。有些人推銷投資性的浮動壽險(VULVariable Universal Life)和指數壽險(IUL, Index Universal Life),吹說根據過去的統計數字,投資平均每年增值10% 云云,就如說芝加哥平均氣温65˚ F一樣,蒙人的。很多人買那些保險,不知被愚,不曉得所買的保單將來被凍成怎樣悲慘。(注:所謂股市上昇你發財,股市下跌你不虧,你真的相信嗎?請看下圖:從香港來的人。)

(文:張一程312-808-1020 插圖:任曉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