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400名雇佣兵进入委内瑞拉,他们是什么来头?(视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军武次位面

提起雇佣兵和私人军事承包商,大部分人第一反应就是美国黑水和MPRI公司,这些公司常年和美国政府合作,专门承担一些美国官方不适合出面的任务。但相对来说,俄罗斯的私人军事公司就非常低调了,在最近发生的委内瑞拉危机中,一个俄版黑水慢慢浮出水面。

最近几天,委内瑞拉在2018年发生无人机刺杀总统未遂事件后,再次进入了一个动荡时期。

▲无人机刺杀,不得不说挺有创意

委内瑞拉反对党领袖、议会主席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承认”,随后,加拿大、阿根廷、巴西等美洲国家相继承认,马杜罗政权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此时,俄罗斯来雪中送炭了。众所周知委内瑞拉和俄罗斯的关系匪浅,委内瑞拉是俄罗斯在南美洲利益的桥头堡,在2018年12月,俄罗斯的Tu-160战略轰炸机还曾飞到委内瑞拉降落,委内瑞拉和俄罗斯还在商讨提供一个更永久的基地的相关事宜,这种行为明显威胁了美国后院安全,扶持反对派推翻马杜罗政府也就成为了美国的目标。

在马杜罗政权危机之时,俄罗斯自然不会视而不见,据路透社报道,1月22日,约有400人的俄罗斯雇佣兵乘包机飞往委内瑞拉,加强对马杜罗的安全保护,以应对美国支持的委内瑞拉反对派抗议活动。

委内瑞拉反对派和军警发生激烈冲突

看到这个新闻的很多人可能都会感觉奇怪,说起雇佣兵一般都听说的是黑水,啥时候俄罗斯也有雇佣兵了?其实,俄罗斯使用雇佣兵的历史,远远比美国要长。

16世纪的哥萨克骑兵

俄罗斯使用过的雇佣兵,名气最大的莫过于哥萨克了,如果说吉普赛人是天生的流浪者,那么哥萨克人就是天生的雇佣兵。哥萨克(Kozacy,Cossacks)一词源于突厥语,含义是“自由自在的人”或“勇敢的人”。

哥萨克人以英勇善战著称,历史上,沙皇俄国通过收买哥萨克上层,来驭使哥萨克为沙俄作战,在向西伯利亚扩张的过程中,吃苦耐劳的哥萨克发挥了巨大作用。在清朝和沙俄的战争中,占据中国雅克萨城的,也是哥萨克。这些哥萨克顶住了清军一年的围攻,最后因突围无望才选择投降。

十月革命之后,哥萨克人两头下注,分别参加了苏联红军和反政府白军,最后苏联红军取得了胜利,但其战斗力也赢得了苏联政府的重视,被编为独立作战部队,继续其作战生涯。

但哥萨克作为雇佣兵,自然没什么绝对忠诚度可言,在1941年,苏联红军的第436自动步枪团在团长哥萨克人考诺诺夫少校带领下,全部向德国投诚了。其他的哥萨克更是趁着苏联危急的机会建立了哥萨克共和国,并和德国并肩作战。希特勒在给予哥萨克“600骑兵营”的番号时候甚至说,每一个哥萨克骑兵战斗的地方,德国士兵就可以避免战死。

不过哥萨克共和国坚持了15天就被灭国。

苏联解体后,哥萨克自发成立了军事协会,为国家政府,商业寡头乃至军火大亨提供雇佣兵来源。在车臣战争中,骁勇善战的哥萨克打得车臣匪徒叫苦连天,甚至贴出了悬赏告示:“漂亮的女人和1500美元的赏金并不遥远,只要你能把一哥萨克的人头送到某某地方”,可见车臣匪徒对哥萨克又怕又恨的心情。

虽然俄罗斯政府一开始并不喜欢雇佣军,但俄罗斯周边面临的紧张形势,很快让俄罗斯军方明白了私人军事公司的价值,与正规军相比,使用雇佣兵可以在在官方不宣战的情况下出兵,更掩人耳目,老兵更有作战经验,并且私人身份参战也可以避免被当地人当作外来占领军。

瓦格纳组织成立于2013年,创始人是俄罗斯前格鲁乌特种部队军官乌特金,这名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老兵退役后曾参与俄罗斯安保公司“斯拉夫军团”,后来跳槽单干创立了瓦格纳。但乌特金其实只是台前的老板,幕后最大的出资者却是被称作俄罗斯餐饮大亨叶甫根尼·普里戈津,他与普京关系匪浅,曾被成为普京“私人厨师”。

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为瓦格纳壮大提供了机会,乌特金招募了大量俄罗斯特种部队、空降兵退役士兵,条件十分优厚,月酬金额高达5000美元。对于失业率很高的俄罗斯而言,这个条件非常吸引退役找不到工作的退役军人。最后乌特金集结了1000多名退役俄军以个人身份奔赴东乌克兰作战,并在作战中与俄罗斯军方颇有默契,经常能得到火力和装备的支援和补给。

叙利亚战争爆发后,瓦格纳组织出兵叙利亚,数千名雇佣军组成了侦察突击旅、炮兵营、坦克连、破坏侦察连、工程工兵连、通信连、参谋部和辅助部队,在俄罗斯空天军的支援下,与叙利亚政府军协同作战。

而由于其私人身份,美国也无法指责俄罗斯出兵干预叙利亚局势,只能暗自下黑手,抓住机会便搞一次“误炸”,2018年,美军的一次空袭中曾一次炸死上百名瓦格纳雇佣兵,这些阵亡的雇佣兵家属反映到媒体,这个神秘的组织才引起世人注意,而俄罗斯官方才正式承认,有几十名俄国公民在空袭中死伤,并强调他们是“志愿”前往叙利亚,和俄罗斯军方毫无关系。迄今为止,至少有500名俄罗斯雇佣兵命丧叙利亚。

事实上,私人军事公司也是国家利益的捍卫者,称得上不穿国家制服的军人,可以很好地帮助政府不方便出面的一些麻烦。但处于政治考量,这些雇佣兵在牺牲后,往往得不到政府的承认,留给他们的仅是一座没有名字的墓碑。

只有简陋的十字架和冰冷的编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