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需携手同行(环球热点)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为1月1日,在克罗地亚南部的杜布罗夫尼克,人们在旧城内参加新年庆祝活动。格尔戈·耶拉维奇摄 (新华社发)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当新年的钟声陆续在各地敲响,世界正式步入充满悬念和期待的2019年。回望过去,2018年,世界给历史留下了什么纪念?又为未来埋下了哪些伏笔?寄望新年,2019年,这个世界会好吗?人类该朝着怎样的方向努力?

贺新年 善意频传

12月31日,2018年的最后一天。按照惯例,世界各国领导人纷纷在这一天发表新年贺词,辞旧迎新。元旦前夕,世界刚刚经历了一系列充满不确定性的事件,自然对2019年的新年贺词尤为关注。

令人欣喜的是,在新年致辞中,各国领导人纷纷释放积极信号。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宣示扩大改革开放和维护世界和平的中国决心,提振了世界信心。路透社引述习近平的话称,“放眼全球,我们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信心和决心不会变,中国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诚意和善意不会变。”

在欧洲,英法德三国领导人的新年致辞引人瞩目。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表示,“2019年是搁置分歧和一起前进的一年”,将继续推动英国‘脱欧’进程,让英国转危为安。法国总统马克龙许下新年愿望:“真相、尊严和希望”。德国总理默克尔强调,德国将继续坚持多边主义,推动全球性解决方案。

在俄罗斯,团结成关键词。总统普京在新年致辞中号召,俄罗斯人应该继续充当“一个有凝聚力的、团结的、强大的队伍”。

在朝鲜半岛,暖意持续释放。韩联社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发表新年贺词表示,愿意随时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并强调实现半岛完全无核化的决心坚定不移,正确姿态和坚定意志是协商的关键。韩国总统文在寅则在个人社交网站上发文,承诺将尽最大努力实现和平,并造福于民。

在日本,首相安倍对将在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充满期待,称“将迎来世界各国领导人,2019年将成为日本在全球中心闪耀的一年”。

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元旦是新的一年的开始,面对当前纷繁复杂的世界局势,世界各国需要总结过去一年的成就进步和经验教训,同时对来年抱有希望,希望人类更加团结,不断扩大世界和平成果。”

辞旧岁 难说再见

2018年,世界过得极不容易。这从世界各大媒体年度新闻盘点中可见一斑。

“别了,2018”,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发布了一段4分16秒的视频,回顾2018年全球每月发生的关键性新闻事件,称其决定了未来世界的走向。

日本时事通讯社评选的2018年十大国际新闻分别是:美中贸易战、“金特会”、美国退出多个国际协定、土耳其里拉危机、法国“黄背心”运动、俄乌对峙、沙特记者失踪、希腊经济好转、印尼海啸、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

回望2018年,一系列重大国际事件深刻影响世界历史进程。

“放在整个历史进程中,2018年是全球国际关系和国际格局转变的一个重要转折点。”王勇表示,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孤立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违背历史潮流,导致冲突加剧。

“从国际格局发展方向的角度来看,2018年主要有三条思想路线对国际格局影响深远。”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教授对本报记者表示,第一,逆全球化和民粹主义思潮抬头,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兴起。第二,是从当前美国的内政外交理念延伸出的路线,包含两个层面。美国政府认为,西方国家正面临来自外部世界两大挑战:一是文明层面,西方犹太、基督文明正面临伊斯兰法西斯主义的挑战,并基于此制定和调整中东政策;二是制度层面,面临 “修正主义”的挑战,主要针对中俄。纵观美国过去一年的内政外交,可以看出,在美国政界的认识里,所谓“文明层面威胁”的紧迫性得到缓解,所谓“制度层面威胁”的重要性正在提升。第三,世界对经济周期可能出现拐点普遍表示担忧。因此,过去一年里,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备受关注。

2018年,世界局势虽纷繁复杂,但也蕴含着诸多积极因素。

“东亚的积极变化正为世界注入正能量,包括朝鲜半岛和解,中日关系改善,中国与东盟关系的继续发展、南海紧张局势缓解等。”王勇认为,这些都预示东亚地区将在未来国际格局中会扮演更大的角色,发挥稳定世界局势的作用,将为未来世界提供一个和平发展的好范例。

看未来 危中求变

“接下来的12个月不会沉闷乏味!”对于2019年的亚洲地区局势,《日经亚洲评论》列出一长串看点。

不仅亚洲,2019年,整个世界都充满悬念。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称,2019年或许是自由贸易和保护主义“大对决”的一年。“经合组织最新的经济报告中,‘不确定’或‘不确定性’这两个词出现了87次”,德国《明镜》周刊预测,2019年,世界将更不稳定、更不确定。

2019年,世界将面临哪些巨大挑战?

王勇认为,一是中美关系发展方向备受瞩目,在当前国际形势下,中美达成协议的可能性超过达不成协议的可能性,但结果仍悬而未决;二是东亚地区和平发展的格局将会对世界稳定持续产生积极影响;三是中东可能会发生重大调整和变化,地缘政治状况更加复杂,美国有可能会进一步从中东撤出,地区大国的矛盾争斗恐将升级;四是欧洲的变化令人担心,债务问题可能会引发新一轮债务危机,民粹主义和种族主义势力蔓延;五是气候变化对人类的挑战会进一步加剧,单边主义盛行,使得世界主要国家联手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遭遇极大挫折。

但是,国际社会普遍认为,2019年挑战与希望并存。诚如德国《七彩》杂志所期待的:希望这是“幸运的一年”,如果贸易战平息、英国软“脱欧”、经济复苏、中东等地区走向和平,那将是最好的前景。

那么,世界如何危中求变、走出困境?

王勇分析,首先,经过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世界已成为一个利益和命运共同体。各国要妥善处理国内矛盾,及时调整国内政策以顺应经济全球化发展,抑制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蔓延。其次,要吸取一战和二战的教训,珍爱和平。最后,要在现有国际机制下加强国际合作和团结,应对危机,如加强联合国、20国集团等国际组织和一些地区协调机制的作用。特别是世界大国和地区大国制定对外政策时,要展现出更多和平合作精神,而不仅仅是本国的利益优先。

李向阳表示,首先要承认经济全球化存在一些弊端,所以必须对现有的全球治理体系进行改革。基于这个前提,通过协商寻找最大公约数,在西方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达成平衡和共识。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1月03日第06版 记者 贾平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