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85岁大法官成超级网红 不想死的原因让人泪目(组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环球人物

三根肋骨不能阻挡正义,三次癌症照样也不能。

如今,摔一跤能让全球爲之一颤的,可能只有这位85岁高龄的女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RBG)了。

11月8日,金斯伯格在办公室摔倒了,折了三根肋骨。不过她要感谢这一摔,因爲去到医院后,医生意外发现了她肺部的肿瘤。不幸中带着侥倖:癌症发现得早,手术切除后,没有出现任何併发症,她的精神状态也不错,已经在病牀上重新开始了工作。

从1999年的结肠癌,到2009年的胰腺癌,然后在接近2019的时候,肺癌又找上门。金斯伯格大难不死,全美国都舒了一口气。

被“玩坏”的大法官

在严肃的美国司法界,最最前所未有、匪夷所思的事,莫过于一个法官居然成了明星。

这个身高只有1米5,体重不到90斤的小老太太,在一羣正(gao)襟(da)危(wei)坐(meng)的大法官中确实显得骨骼清奇↓↓

不过,你可别小看她,在她小小的身体里可蕴藏着大大的能量:敢大骂川普是“骗子”,敢公然挑战司法平权,她是美国最高法院第二位女性大法官,也是“福布斯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

当然,人们爱这位老太太,不仅是因爲她独立、优雅、有毅力、有胆识,最重要的是,她有趣又有料。

在年轻偶像极易成爲崇拜对象的年代,“金奶奶”却超出了政治和法律的范畴,“杀进了”流行领域,成爲一个酷酷的时尚符号。

人们把她的形象做成文身、美甲、T恤、玩偶、配饰、书包↓↓

她还被P成漫画、电影形象,各种COS↓↓

当然,金奶奶也配合地做起了“超级网红”,而且圈粉能力超强。

她酷爱歌剧,在2016年华盛顿国家歌剧院出品的《军中女郎》中扮演了一个配角(下图中间黄色衣服者)↓↓观衆看到她出现马上燃了。

她每天健身,每週进行两次体能训练,现在依然能一口气做20个俯卧撑↓↓

她通过在不同场合佩戴不同的假领来表达情绪:戴黄金蕾丝领,表示她同意多数派意见;戴银色蕾丝表示持异见;准备发表激进言论时,她会戴一个扇形玻璃珠衣领↓↓

光是今年就有两部关于她的电影上映,一部是纪录片“RBG”,另一部是以她在上世纪70年代处理的一个经典案子爲背景的故事片“性别标准”(On the Basis of Sex)↓↓

关于她的图书传记《异见时刻》《My Own Words》也广爲流传↓↓

美国人给了她一个绰号,“Notorious RBG”,直译过来的意思是“臭名昭着的RBG”。别误会,这绝对是粉丝对她的爱称。大家用notorious来形容RBG,其实是讚美她身上那种狂拽炫酷谁也不屌的态度。

这样一个老少通吃的顽童奶奶,让人怎能不爱?

连奥巴马也是她的头号金粉。2011年白宫的年度庆祝活动中,奥巴马直接示爱金奶奶:“她是我最喜爱的人之一,我在心中爲金斯伯格法官留有一个小小的肉团角落。”

得知金奶奶摔伤又确诊癌症后,大家都急坏了。美国《时装》杂志一名专栏撰稿人杜卡说,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肋骨和器官捐给金斯伯格,让她活下去”。美国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基梅尔在节目中调侃说,他製造了一个胶囊,让金斯伯格躲进去,避免再摔倒受伤。

很多人想她死

大衆有多爱她,政客们就有多想她死。尤其近些年,希望她死的人更多了,其中有敌人,也不乏同盟。

只因爲一个原因,美国大法官这个职位是终生制的,只有死亡能带走这份极高的权力。

所以,前些年,民主党人一面感恩于同样立场的金斯伯格,一面又对她的健康状况表示忧虑。万一哪天老太太驾鹤西去了,当届的总统又不是民主党人的话,这个位置岂不是白白拱手让给共和党了……

2011年,那年距离奥巴马第一任期结束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哈佛法学院的教授兰德尔·肯尼迪在《新共和》杂志上发表文章,用温和的语气劝说金斯伯格让位。这样的话,奥巴马就可以提名一位更年轻的人选,来保住自由派大法官所佔的席位。

这样的请求,合情但不合理,金奶奶没答应。

2012年奥巴马连任成功后,自由派要求金斯伯格退休的呼声越发强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院长欧文·契姆林斯基,在《洛杉矶时报》的一篇文章中又软硬皆施:“劝说金斯伯格不再从事她热爱并胜任的工作真的很难,但如果她想要进一步推广自己一直以来所追求的那些东西,那麽最好的选择是让一个民主党总统来推举继任她的人选。”

面对呼声,金奶奶依旧充耳不闻,就想“赖着不走”。

不出所料,金奶奶陪跑奥巴马后,真的来到了川普的任期。不过,他对川普是极其看不惯,在川普竞选时就直言:如果这个骗子当政,我宁愿移民新西兰。川普随后在推特发文称“金斯伯格的脑子被枪打了”,劝她赶快辞职。

但说归说,她不可能离开美国,也不可能拱手让出自己手里宝贵的大法官席位。

媒体普遍预测,一旦金斯伯格离任,川普将会火速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接替。加上今年川普已经任命的卡瓦诺大法官,最高法院的保守/自由派大法官佔比就会达到6:3。鑑于今年佈雷耶大法官也已满80岁,自由派的声音可能即将变得微不足道。

随之而来的就可能是天翻地覆的变革:包括堕胎、死刑、投票权、同志婚姻、宗教自由、选举法和总统权力这些,都会变得充满不确定性。

而这些权利可都是金奶奶曾经视爲生命的。

在她当上大法官之前,她就已经是美国性别平等运动里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如果没有她当年的努力,性别平等在美国推进的步伐会慢很多。

20世纪50年代,哈佛大学法学院合影中,金斯伯格是唯一一位女性。

她在1973年成爲“美国公民自由协会”的律师后,多次在法庭爲女性争取权利,其中6次打官司打到联邦最高法院。1993年,在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提名听证会上,她又多次重申女性堕胎的权利,“让女性决定是否堕胎,对女性平权十分重要。”

她处理过的案例中,包括一名美国海军士兵曾因爲自己是同性恋被迫退役的案件。2014年,在着名的涉及“同性婚姻”的温莎案中,金斯伯格又成爲最高法院中首位主持同性婚礼的成员。

在涉及选举法时,她也是寸步不让。最高法院在2013年一宗案件中废除1965年选举法案的部份规定,州政府和部份地方政府改变选举法时不再需要事先取得联邦政府同意。金斯伯格直接讽刺这种做法等同于美国社会“在暴雨中打伞,却因爲自己没有溼透身子,而把雨伞丢掉”。

除了这些,提起这位“超级女英雄”的过往,桩桩件件里她都是能“拳打勐虎,脚踢蛟龙”的角色,环环两年前写过她一次,就已经成爲铁杆“金粉”了。

当整个社会的运行规则都出了问题的时候,金斯伯格不害怕站到主流的对立面,去反对、去挑战那些错误的规则。

前几年有一本关于她的传记,书名就叫“我反对”(I dissent)。

爲了这些她所反对的,爲了那些她竭尽全力改变了的社会规则,金斯伯格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川普的任期。

在今年CNN的一次採访中,金斯伯格坚定地说,“我现在85岁,我最资深的同事约翰⋅保罗⋅史蒂文斯90岁才退休,这样我至少要再干5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