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不太平,白宫恐将2019年再“开门”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内文图1.jpg

当地时间2013年10月3日,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外一处标识写道:由于联邦政府停摆,所有国家公园暂时关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已经关门快2天的美国政府,目前依然看不到重新开业的迹象。

由于特朗普与国会民主党人围绕是否拨款建设边境墙的纷争完全看不到解决的希望,已经有媒体推测,这次政府关门将会持续到2019年1月,甚至更长时间。

不平安的“平安夜”

这个“平安夜”,美国人可能一点都不“平安”。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务院、财政部、商务部、司法部、内政部、国土安全部、住房及城市发展部、交通部、农业部等9个部门宣告关闭,38万名联邦工作人员被强制无薪休假,另外42万名“必要”工作人员继续上班,但是却拿不到薪水。

美国媒体评论说,这些联邦公务员“从特朗普那里得到了令人惊讶的圣诞礼物”,而多个安全部门关门歇业还不知道何时重开,更让特朗普此前关于“犯罪率会飙升”的言论显得如此真实。

其实本来大家都觉得能过个安稳的圣诞节的。19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一份临时预算案,可确保政府正常运转到明年2月8日,但不包含在美墨边界修建隔离墙的费用。由于特朗普此前一度就这个问题松口,他甚至还在18日签署了一份总统令宣布美国政府在24日放假,这让所有人都觉得这份预算案应该可以正式实施,不少参议员在19日投票后都离开华盛顿回家休假去了。

然而20日,特朗普却突然改口说他将拒绝签署这份没有修墙费的预算案。他的这个表态让很多共和党议员非常吃惊,那些已经回家的议员们也不得不返回华盛顿就临时预算案继续展开谈判。

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虽然众议院以271票赞成、185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一份包含修墙费的预算案,但是由于民主党人坚决反对,这份预算案无法在参议院获得通过所需的60票,美国政府随即自22日零时(北京时间22日13时)正式关门。

在22日协商未成之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宣布国会放假,27日复会。这意味着,受到缺钱问题影响的各个部门至少关门到27日。

而接下来会关多久,没人能给出一个答案。

“懦夫博弈

内文图2.jpg

2018年12月22日,美国华盛顿,国家档案馆受政府关门影响关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是特朗普政府一直心心念念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修的隔离墙。

这是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期间做出的重要承诺,也是他上台以来的一项重要工作。实际上,围绕这堵墙和修墙所需要的预算,特朗普已经跟国会民主党人发生过太多次冲突。本月早些时候,特朗普在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舒默和众议院民主党领导人佩洛西会谈时,就为了到底要不要花50亿美元修墙在电视直播上发生激烈冲突。

人们本来认为,边界安全问题是美国当下少数能获得共和、民主两党共同关心且可能赢得支持的议题。但结果却是,特朗普要修墙的主张,不但在民主党人那儿不受欢迎,部分共和党议员也不支持他的主张。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近日就援引一位曾在中央情报局担任过特工的德克萨斯国会众议员的话说,在众多高科技手段面前,修墙是最贵且效率最低的边界安全措施。

美国民众也不支持修墙的动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最近的民调显示,大部分美国人反对修墙,其中包括66%的中间选民。即便是在直接与墨西哥接壤的德克萨斯,民调也显示有61%的德州人反对修墙。

但特朗普依然坚持要用修墙的方式来解决非法移民问题,甚至不惜以让联邦政府关门为代价,与国会进行斗争。《纽约时报》的评论称,目前围绕修墙费问题的斗争,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场“懦夫博弈”,联邦政府“歇业”多久将由先眨眼的那一方决定。

“跛脚鸭”

内文图3.jpg

12月11日,特朗普与舒默(右)及佩洛西就边境墙问题争吵。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是美国40年来首次有一位总统在一年内经历3次政府关门。而这种糟糕局面的出现,无疑与特朗普的执政风格,以及他执政两年即宣告“跛脚”的局面密切相关。

作为一个政治素人,特朗普从宣布参选之日起,就不被华盛顿的建制派看好。这迫使他不得不在选举期间和执政之后,更多地考虑如何稳住自己的核心选民团体。而实现这一目标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不断实践他的竞选承诺。

有媒体做过统计,特朗普自上任以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兑现了包括退出TPP、减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部分成功)废除奥巴马医保等多项核心竞选承诺,他上周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也被视为履行竞选承诺的举动。

修墙这件事则是特朗普稳定核心保守派选民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一项民调显示,接近80%的共和党选民支持修建美墨边境隔离墙,一些共和党保守派议员更是强硬表态,如果特朗普没有办法兑现此项承诺,2020年总统大选中将不会支持他连任。

这对刚上任就开启连任竞选工作的特朗普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压力。特别是在民主党赢得了众议院多数的情况下,特朗普和共和党人都明白,一旦明年1月3日新一届国会开议,修墙将成为不可能的任务。

这堵墙修还是不修,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在美国政治极化的背景下,这堵墙甚至成了杯葛预算的工具。在新一届国会分属两党的现实面前,这场围绕墙的“懦夫博弈”恐怕还会无休止玩下去。(海外网评论员 聂舒翼)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