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火悲剧折射美国体制之痛(环球热点)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为经历“坎普”山火后的天堂镇小学。(来源:英国《卫报》)

11月以来,3场山林大火肆虐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北,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加州拉响了最高火灾警报,比尤特、文图拉和洛杉矶县全部进入紧急状态。其中,加州北部的“坎普”山火的破坏性最大,位于火灾中心的比尤特县天堂镇更是损失惨重。

“从星星之火,到似乎无法阻挡的燎原烈焰……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德国《焦点》周刊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山火悲剧折射体制之痛,引发了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反思。

悲剧

“11月8日,星期四上午8时,威廉·戈吉亚醒来,他听到远处丙烷罐爆炸发出的刺耳金属撞击声,燃烧着的大块木头正从天上掉下来。戈吉亚当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加州有史以来最致命的山火吞噬了。”英国《卫报》描述了“坎普”山火肆虐天堂镇的情景,“天堂镇正在遭受一种越来越可能出现的命运:一座现代美国城市的彻底毁灭。”

据《今日美国》网站报道,自11月8日起至25日,“这场美国百年来最严重的山林大火”造成至少85人死亡,近1.9万幢建筑被毁,过火面积153336英亩(约620.5平方千米)。

在天堂镇着火的当天,南加州又爆发“伍尔西山火”和“希尔山火”,威胁文图拉县和洛杉矶县。两场山火在强风的助力下迅速向海边蔓延,火灾造成的烟雾则在更大的范围内扩散。

“11月18日,我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市办事。刚下飞机,一股烟味就扑鼻而来。打开手机,我看到旧金山的空气质量指数高达163,而平常的数字基本上是20多。”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教授李斧向本报记者描述了他对加州山火的直观感受。

“威胁始终存在。”英国《卫报》称,“山火是加州森林生态系统的正常组成部分。在过去10年中,天堂镇的部分地区已经受到至少4场大火的威胁。”

天堂镇正是整个加州的缩影。该州是美国山火频发之地,火灾数量常年居全美第二,仅在2017年加州就发生了8747场山火。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加州山火的破坏力正在逐年递增。以过火面积计算,加州史上最大5场山火中,4场发生在2012年以后。今年初刚创下过火面积纪录的“托马斯山火”,7个月后就被过火面积超过1148平方公里的“门多西诺联合山火”超越。

“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为何挡不住熊熊山火?”英国广播公司网站的感叹引人深思。

问题

山火治理是美国长期面对的挑战之一。加州山火肆虐折射出美国在气候政策、灾害应急机制、社会治理等方面的问题与弊端。

“最近的形势加大了山火风险。”英国《卫报》分析认为,“全球变暖加剧了森林的干旱,到处都是枯枝败叶。”加州大学农业与自然资源部研究员费思·卡恩斯提出,近几年的山林大火呈现出“火龙卷风”的蔓延趋势,其主要驱动因素是更加极端的气候。许多美国学者也都有类似的观点。

然而,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政府正饱受诟病。

在加州州长杰瑞·布朗看来,“火魔”肆虐有人为因素。他向媒体和公众强调,全球变暖、极端天气增多,是导致加州山火毁灭力超过以往的根本原因。人类需要“与自然站在一边”,遏止全球变暖的趋势。

而这正是白宫政策理念所缺失的重要一环。美国现政府不仅退出了气候变化《巴黎协定》,还用行政令废除了奥巴马时期制定的一系列能源改革措施,甚至计划强制降低汽车尾气以及燃煤电厂碳排放标准。

“加州的政治家、官僚、电力公司等都将‘气候变化’作为一个多功能的借口,因为他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防止致命的山火。”得克萨斯州公共政策基金会副主席、前加州立法委员查克·迪沃在《福布斯》杂志网站撰文,直言美国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不作为”行为,“什么都不做,最差就是没有效果。这一直是美国气候变化辩论中核心公共政策的一个特征,尤其是在山火问题上。”

另外,此次加州山火也暴露了美国在灾害预警、应急和救援等方面的不足。

路透社报道称,“当强风以每分钟2英里(约3.2千米)的速度把大火吹向天堂镇时,急救人员和当地居民意识到,他们在2008年大火后制定的逃生预案已经行不通了。”

美联社则关注到,加州政府给居民手机发送撤离警报时,距离山火到来已不足2小时,未给居民留下足够的逃生时间。

英国《卫报》援引地方官员的观点称,天堂镇制定的疏散计划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漏洞,即没有考虑到在恐慌情绪支配下,全镇居民大规模撤离可能造成的“僵局”。“消防队员被全市各地的电话淹没了,无法回应。”天堂镇警察罗博·尼克尔斯表示,“他们只能挨家挨户奔跑,敲门警告人们撤离。”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则关注到加州城市发展规划上的短板。“自1970年以来,加州人口增加了一倍,达到了近4000万,将城市扩张推向了山区,这些地区是火灾易发区。”该报道援引加州林业和消防部主任肯·皮姆洛特的观点指出,“政府官员应考虑禁止在脆弱地区建房。”美国华商总会顾问蔡文耀也认为,人居环境应该配合自然环境,保持相对平衡。

“在加州山火救援中,基层警察疏散人群的时间要更早,措施更有力,并根据当地的情况因势利导。”美国法律政治学者张军指出,在城市化推进的过程中,政府在规划时要在顺应民意和预防自然灾害之间寻找平衡。

反思

应急救灾、防灾减灾是各国生存发展面临的共同问题。灾难救援考验着各国的应急处理机制,也检验着国家治理的能力与水平。

此次加州山火,还暴露出美国地方政府救灾力量配置不平衡的问题。洛杉矶消防部门一名官员表示,“坎普”在加州北部造成重大伤亡,而另两场在洛杉矶附近的山火损失相对较轻,直接原因是加州南部地方政府更有钱,因此可以雇佣更多消防员、专业灭火飞机和其他大型装备。而受灾最重的天堂镇所在的比尤特县恰恰是加州最穷的地方之一。

“在美国政府预算日益紧缩的情况下,增加防火救灾的开支非常重要。”李斧分析说,“在目前共和党联邦政府和民主党加州政府的僵持中,预算难决,格外令人担忧。”

“互相指责、推诿扯皮将官僚体制的弊端暴露无遗,这会大大拖累救灾进程。”洛杉矶经贸联合会会长刘杨林提出,相反,中国政府则不断落实抗灾救灾工作责任制,秉承人命关天、以人为本的理念,建立起日益完善的灾害应急救援体系。

俄罗斯华侨华人联合会秘书长吴昊对此评价说,“灾难面前,应该互相协调,上下一心,调动一切资源参与救灾,才能把损失降至最低。”他还指出,“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应急管理部正式设立,将更好地协调各方资源,集中力量投入应急救灾活动中。”

美国有线新闻网此前报道称,中国政府已经建立了一个自上而下的救灾体系,这使得政府能够迅速有效地作出反应,并且使政府各部门之间在救灾第一线的密切协调制度化。

“中央和地方的联动机制非常重要。”菲律宾红烛华文教育基金会咨询委员张杰亲历中国汶川地震,深有感触。

张杰回忆说,在汶川地震中,解放军、武警部队救援力量迅速抵达灾区,后勤保障工作到位,救援物资及时送达灾民手中,灾后重建工作迅速开展……中国政府展现出的救灾应急能力令人钦佩。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年12月24日第06版 记者 李嘉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