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低调应对孟晚舟事件 美国右翼玩过火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多维

中国电信企业华为高管孟晚舟被保释后,各方的后续动作还在继续。加拿大媒体Globla News12月16日透露,加拿大警方正在对孟晚舟进行秘密监视行动。同时,中国国家安全部在暗中监视孟晚舟。

美国与加拿大高层在12月14日和15日进行了一次沟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12月14日在会见加拿大外长和防长后的记者会上透露了此案的最新进展:美国正在进行孟晚舟的引渡程序。在被问及“是否担心美国总统特朗普暗示他或介入孟晚舟一案,会使加拿大处于与中国的贸易争端之中”时,蓬佩奥称他并不这么认为,“中美正进行一系列贸易谈判,正与中国努力解决许多问题”。

蓬佩奥的表态再次表明,白宫并不想因此而影响接下来的中美贸易谈判。

尽管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不想扩大孟晚舟一案的影响,但它在这件事情上的姿态很微妙:先是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率先透露自己提前知晓此事,却不知道特朗普是否知晓。12月9日,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直接称,特朗普提前不知情。12月12日,特朗普表示自己可能会干预此事。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很快澄清,特朗普尚未决定介入此案。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门负责人德默斯(John Demers)也出面灭火称“我们不是贸易工具(tool of trade)”。《华尔街日报》12月14日透露,白宫幕僚劝特朗普少理此事为宜。

从一开始被蒙在鼓里到事情曝光后特朗普暗示自己可能会介入再到罗斯淡化白宫在此事上的角色,特朗普政府在这场风波中的角色令人迷惑:既然它不是这场风波的挑头者,那么,是谁在拱火?特朗普对于解决此案的纠结与犹豫姿态说明了什么?它到底要发挥何种角色?

美国右翼对华为的围堵

要分析谁推动了孟晚舟被扣一事,我们或许可以从那些在为此事叫好的人身上得到答案。

与白宫一开始表现得谨慎不同,美国参议员卢比奥(Macro Rubio)和克鲁兹(Ted Cruz)立即就此事表示“欢迎、支持”。

克鲁兹还在推特(Twitter)上称:“华为是蒙上一层电信公司薄薄面纱的中共间谍机构,它的监视网络跨越全球。”12月9日,卢比奥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新闻节目采访,在被问及是否有计划在明年(2019年)1月引入立法对华为和其它中国电信公司实施禁令,卢比奥的回答是:“100%绝对会。”

卢比奥对华为展现敌意已经不是新鲜事。2月,美国参议院提出法案修订案,希望禁止国家和政府机构采购中兴和华为的设备,理由是“中国特工部门可能窃听”。这个提案的一个关键人物就是卢比奥。

6月,卢比奥牵头26名国会跨党派议员致信美国教育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称华为与数十所美国高校的研究合作项目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教育部应调查这些项目。7月,特朗普政府决定放过中兴,对此,卢比奥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不满,称“如果我们搞不倒中兴,就无法搞倒像华为这样规模更大的公司”。

10月,卢比奥代表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致信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敦促他尽快禁止华为进入加拿大第五代移动通信系统(5G)网络。

以卢比奥和克鲁兹为代表的美国右翼势力对华为的动作只是今年(2018年)比较显眼的例子。从过去几年里来看,华为多次计划进军美国,结果却是多次遭到美国右翼的阻拦。

2010年,美国第三大移动运营商Sprint Nextel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竞标其升级蜂窝网络的数十亿美元的合同。当时有知情人士称,美国国防部和国会议员担心允许华为和中兴的设备进入美国重要的基础设施会产生安全问题。2011年2月,5名美国国会议员给时任美国财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和商务部长骆家辉(Gary Locke)发邮件称,应当对华为收购美国的技术进行严密的审查。之后,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要求华为取消收购服务器科技公司3Leaf的特定资产。

除此之外,美国国会议员还积极推动美国司法部和情报部门对华为的调查。

2011年9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领袖鲁珀斯伯格(Dutch Ruppersberger)主持了该委员会对华为等企业的调查。

经过一年的调查之后,密歇根州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Mike Rogers)和鲁珀斯伯格(Dutch Ruppersberger)在美国国会发表了长达52页的报告,建议美国政府不要与华为和中兴进行商业交易,同时,美国公司也应该避免购买这两家公司的设备。该情报委员会当时还计划将找到的证据移交给联邦调查局(FBI)。华为高级副总裁丁少华之后出席了美国众院情报委员会的公开听证会辩解,但美国众议院最终还是认定华为“危害美国家安全”。

时间进入2016年,美国商务部公布文件显示中兴的违法行为,并透露另一个代号为“F7”的公司成功地绕过美国的出口管制。2017年4月,来自北卡州的联邦众议员皮滕杰(Robert Pittenger)和来自阿拉巴马州的联邦众议员罗杰斯(Mike Rogers)等10名共和党籍议员联名致信罗斯,呼吁他对这家代号F7的公司采取调查行动,并认为F7就是华为。

几个月后,正当华为准备与美国通信企业AT&T达成最后一步合作时,后者突然宣布不在美国售卖华为智能手机。媒体透露的消息是,美国18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帕伊(Ajit Pai),要求FCC对华为与美国运营商的合作展开调查。

进入2018年后,美众院通过国防开支案,禁五角大楼采购中兴和华为设备和服务。

从华为几次打入美国市场最终未果可以看出,这背后与美国右翼政治势力不无关联。这股政治力量意识形态浓厚,对中国和中国企业抱有冷战和敌对心理,在中美合作的议题上动作不断,发挥了相当不光彩的作用。

错误的时机

美国右翼势力对华为的围追堵截是过去几年来的一种常态。孟晚舟被扣一事是这股势力再次发力的表现。而根本上来看,中美结构性矛盾如今愈发突出,美国国内对华焦虑情绪日益凸显,不论是贸易还是南海亦或是人权等等问题都是随时可能爆发的议题。这场风波是中美关系复杂化、矛盾高发的一个例证。

在这样一个敏感时期,稍有动作或者稍有不慎都可能引发两国关系的轩然大波。美国右翼势力对华为出手震动中美已经说明了问题:它试图让中美关系恶化,这股势力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点采取了行动。

从特朗普政府一开始撇清关系可以看出,特朗普可能真的不知晓此事。而事发后他一度沉默可能是出于谨慎。毕竟,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峰会上达成共识,中国提出的购买美国农产品、能源产品以及中国承诺降低汽车关税等等都是特朗普乐见的结果,也是他可以拿来炫耀一番的政绩。

如果白宫借此来要求北京让步,接下来的中美谈判可能还没有开始就要面临结束的后果。当中美贸易战持续半年多的时间并且后续影响开始显现时,特朗普急需要给失控的中美关系按下一个暂停键。特朗普宣称自己可能会干预,按照这个逻辑,他的干预很可能是让此次事件能朝着一个好的方向或者得以解决的方向发展,会尽量降低这场风波带来的风险。

特朗普在12月14日接受采访时谈及习近平,称“他不是一个投降者”。向来吹嘘自己在外交上是胜利者、成功者的特朗普,用这样的措辞来形容习近平已经表现了他在对华问题上是小心翼翼的,避免刺激到北京的情绪。

特朗普现在的要务是利用习特会的共识为自己争得政治红利,美国右翼违拗了白宫的意愿和想法,他们本以为可以用孟晚舟一事,希望能与白宫一道施压北京,结果表明特朗普无意为之。

当然,这并不是说特朗普以后会放弃华为这张牌,喜欢做交易的特朗普仍然将其看成是与北京要价的筹码。只要情况需要,他随时可能会拿来“为我所用”。这与美国右翼还是左翼的推动无关,他不会被这些力量所裹挟,他的原则是和则用、不和则弃之。现在右翼出来搅局,他暗示可能会介入就是要抵消它们造成的不利影响,而右翼的做法能给他一臂之力时,比如他提到的条件“如果有利于中美贸易谈判”,这说明他也会迎合右翼的做法。

在中美各种矛盾爆发的大背景之下,任何一出事件都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对两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等领域造成冲击。当特朗普正在给中美关系降温时,美国右翼势力反其道而行之,就是玩过火的做法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