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医生性侵冤案的亲历和思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雄鹰远见

震惊芝加哥华人社区的华人医生性侵案在去年年底杨浩华医生出狱回家后落幕了。经历这三年多整个诉讼过程感触颇深,一直想撰文和社区的华人朋友探讨一下从中可以吸取哪些教训。我们华人一方面为美国修铁路做出过巨大贡献,为美国科技方面提供了大批人材,勤劳低调,重教尊老爱幼的所谓模范民族;另方面又是美国最受歧视,政治地位最低的族裔,反差之大令人感慨。为什么会这样?通过杨医生案是否可以发现其中的脉络,为我们自救提供些思路。下面我就把我所经历杨案的全过程做个整理呈现给大家。

2014年底突然听到媒体报道Naperville 医生被控告多项sexual assault罪名,检方还要寻找更多受害者,当时感觉在证明有罪前,应该是无罪,公开大张旗鼓寻找受害者,似乎未经审理就己认定有罪,而如何避免为捞钱而诬告,这样做程序上是不是公正?后来一查被指控的竟然是我熟悉的我的家庭医生杨浩华。认识杨医生多年,根据杨医生平时的为人,不太相信这些指控,和周围认识杨医生的朋友一聊也都不信,都认为可能是文化差异,杨被冤枉了。周末我经常和杨医生一道打乒乓球,所以到了周末就赶去他家向他了解情况。杨医生解释了主要三件指控的病人情况,当时认为检方並无实证就此控告性侵重罪,似乎有些夸大其词。当即安慰杨医生夫妇认真准备,找个好律师,美国是法制国家,应该可以讨回公道,嘴上这么说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十多人的指控,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了。而杨医生夫妇是那种谨小慎微的人,对人非常客气,他们突遭如此飞来横祸,看得出来他们被打懵了。好在杨夫人态度明确表示杨医生没做错什么,坚决支持丈夫,尽管可以看出压力很大,但还是当着大伙的面宽慰杨医生,别多想,多和大伙儿打打乒乓球,减轻压力。当时我真为杨夫人点赞,杨夫人的态度让我们很宽慰,大家都表示只要需要一定尽力帮忙。我当时建议他们寻求华人社区和與论的帮助,但感到杨医夫妇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和麻烦别人,我也考虑这毕竞是性侵案,说起来不好听,不了解美国情况同时又习惯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华人不一定会伸出援手,所以也理解他们当时的矛盾心情。
以后几个月就是过耶诞节,新年,忙工作,未见到杨医生打球。后来等到我清明节回中国探亲回来,突然看到媒体报道浦东机场遣返一非法入境的美籍华人,就想到会不会是杨医生经不起压力选择走为上的決定,赶紧上网一查果然是杨医生。打电话给周围的几个朋友问,都说不知道。大家都感到杨医生做出了非常错误的决定,造成自己身陷囹圄。但事后我才知道这几个月中杨医生经历了更多的精神压力,我后悔当初沒有多去看看他,给予他鼓励和开导。
在这几个月中,在检方通过主流媒体大肆呼吁诱导下,又有更多的人加入控告他的行列。他夫人经不住压力,选择自杀,被杨医生救起后,回中国休养,留下杨医生一个人面对一切。后来杨医生岳父过世,其岳父也爱打乒乓,在杨家住过多年和杨医生感情很好,杨医生也想回去送最后一程。他夫人在中国也情绪非常不稳定,杨医当时只想去中国见到夫人,稳定她的情绪,接她回美国,避免不可挽回的事情发生,才出此下策。设身处地想想,我认为情有可原,有些人从旁观者的角度轻描淡写地说就是逃跑,就是不对,就是畏罪潜逃,我也无语。我想强调的是当时杨医生並没有处理任何在美国的财产,只是想尽快回国把夫人接回来,如果真想逃跑,肯定要先转移了财产。而他也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事后诸葛亮谁不会当。
事已至此,我们几个杨医生的球友决定组织起来,给予家人人道关怀和帮助。杨医生夫人还在中国,他家的邮件要有人拿,草地要有人割,他孩子快放假了,回家后吃饭如何解决,这些具体的困难都安排了人负责帮助解决。我们华人第一代移民来美国,举目无亲,遇到麻烦,社区一定要伸出援手。在华人社区领袖华联会名誉主席邱超廉医生的倡导下,组织社区关心杨医生的朋友在希林活动中心召开了讨论如何帮助杨医生的社区大会。会上邱医生强调有些病人,要医生开止痛药,医生不开药就诬告,这种可能性很大。还有就是文化差异,以及杨医生诊所太忙,人手不够,体检是不是没有按程序做。会上大家七嘴八舌都表达了对杨医生的人品毫不怀疑,也表达了检方无实证就指控的愤怒和无奈。很多杨医生的女病人都表达愿意为杨医生上庭做证,让我非常感动,觉得当初杨医生夫妇不寻求社区帮助是多虑了,公道自在人心。
事后我了解到凡是妇科检查,杨医生都是按程序做检查,都有护士在场,也都给病人解释了,並获得同意才做检查的,一般病人体检非敏感部,尽管没有护士在场也都解释並获得病人同意的。学生体检尽管没有护士在场,但家长都是在场的,也是按州里新发的体检表规定做的检查,体检表特别是要求医生要同时查手腕动脉和股动脉,这份新体检表,许多医生都不知道。另外事发后警方还取走了杨医生诊所和家用的五台电脑,都没有发现任何支持性侵案的证据。
当时我们也都不清楚这些,但会议共识就是不论杨医生是否有罪都要帮助他,华人社区要发声,敦促法庭公正审理,不能因为是华人身份就歧视和不公平审理。会后当场成立了杨医生援助会核心七人领导小组,组织援助工作。我们立即选代表去探监,给予杨医生心理安慰,了解杨医生的实际困难,並帮助解決。成立杨医生援助会微信群。在微信群里发动大家给杨医生写信安慰他。在社区组织敦促法庭公正审理的请愿信签名並让律师转呈法庭。每次开庭都组织人去旁听。这中间发生了许许多多感人的故事,许多老人在大冬天顶风冒雪搭车一个多小时,参加开庭旁听,有时开庭仅仅几分钟,但大家照样开车一个小时去旁听,彰显出华人社区的团结,和对杨案的高度关注。还有老人坐着轮椅参加旁听庭审,许多朋友都是拿自己的休假出席旁听的。每月一两次的开庭我们核心组都组织人去轮流旁听。无形中对法庭和检方产生压力。在美国有人关注非常重要,有人就有钱,每个人的生活圈了约30人,一个人可影响多人,10人旁听可以把消息传给300人,30人关心,每人捐$100就有3万,有钱就能把官司打下去,就是政府也不能一手遮天。
经过反反复复控方辩方的较量取证拖延终于在二零一七年一月开庭审理最早指控杨医生性侵的三位病人的其中一位病人的指控。证人当庭指控杨医生有插入行为,但杨医生律师调出她报警时的录相,警察问她有没有插入行为,她当时说没有,显然证词前后矛盾。经多日听证辩论,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三日星期五历经二年多的杨浩华医生性攻击案的第一个指控终于就要宣判了。近百名华人早早就来到法庭,当法官McCann九点准时进入法庭,宣判杨医生性攻击案无罪!许多人激动的流下了热泪。我们几个杨医生援助会核心组的成员也热烈握手,彼此祝贺大家的坚持,为杨医生洗清这第一件不白之冤而庆贺!杨医生的妺妹含着泪走过来和我握手拥抱。和杨医生及其家人经历这二年多的官司百感交集,深切地体会到,对杨医生的家人来说这二年多真可谓是地狱般的煎熬和生死的考验。尽管大家很高兴,但想到杨医生还要面对余下十几个人的指控,还是难以平复心中的担忧,这简直是不可能赢的诉讼,但还是写信鼓励杨医生坚持,也组织微信群的朋友在节日给杨医生写信。核心组的两位可以探监的朋友坚持经常去监狱探望杨医生,在精神上鼓励杨医生。
第一个case的无罪判決,我注意到美国司法与中国司法的差异並且被华人忽略的最重要一点,特别提出和华人朋友们分享,这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辩方或者说被控方不必自证清白,而控方必须拿出有力的证据在陪审团和法官面前证明辩方有罪。我们华人由于在故国的习惯,被指控后都不自觉地拼命为自己辩白,这是没有必要的,也让旁观的美国人反而更加怀疑。杨案开始许多杨医生的女病人都愿意出庭用自身的看病经历证明杨医生无罪,以及想请医学专家出庭证明杨医生体检符合规范。我们核心组把我们的想法告诉律师,在法庭上我见到杨医生律师也当面问他。他当场回答了大家,首先控方指控杨医生,控方必须证明他有罪,杨暂时不需要请专家,应由控方请,请专家要花很多钱,当时没必要,有必要时再请不迟,其它女病人出庭做证並不能证明杨医生无罪,后来听说法官也以此理由拒绝了杨医生律师让位卧底女警察出庭作证。这位卧底女警察曾装成病人去杨医生诊所看病,结果並没有发现杨医生有任何不当行为。而律师在法庭上辩护的要点是根据伊州法律,指控性侵的关健是证明有插入行为,而第一case指控杨医生女病人的证词前后矛盾。那么检方在指控杨医生前並无很强的证据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指控?並且还在媒体上大肆寻找受害者,也未能找到有实证的受害者。据我了解伊州相关法律比较偏向控方,在Yorkville, IL当地这类案子99%都被定罪,当地也多年没有此类大案了,检方有没有想搞个大案,为自己创造政绩,並可以获得升迁?我没证据,不好说。其它方面华人朋友自己思考吧,从自身的经验可以得出你自己的结论。
我和杨医生认识十多年了,是我对门的邻居老薛推荐的,因为当时想找个能说中文的家庭医生,我们华人医学英语词汇了解的不多,都希望找个能说中文医生可以方便沟通,特别是那些有老年人的家庭。看了几次病对杨医生夫妇印象非常好,他能急病人所急,经常是来不及预约,只要给杨夫人打个电话就在他的下班前加进去。
后来和杨医生逐渐相熟,因为彼此都爱打乒乓球,所以有时周末去他家打球。或在活水教会乒乓球俱乐部一道打球。在去他家打球时也听到许多周围的朋友夸赞杨医生夫妇为人厚道。
杨医生诊所接诊过九千多病人,其中许多是社区的老人和低收入群体,相对来讲难以获得好的医疗帮助之人,杨医生对病人都是一视同仁,诊断认真负责。 是社区难得的,让人尊重的好医生。 杨医生正直,平和,敬业。经常周六下班时间过了,诊所里还坐着急需他帮助的病人,他也从不拒人门外。最让我们感动的一次是几年前他在教会打乒乓球时救助一位教会朋友。 那是几年前,一位教会的朋友打球时,不小心头撞到墙上保护开关的金属网上。头上开始流血,正在和别人打球的杨医生立刻停下来,过来查看。马上带他到诊所进行处理。而不是推托说你去Edwards急诊室吧,治病救人是他的本能。杨医生就是这样一位处处替别人着想,谦和诚恳对待每一位患者的好医生。 听一听老年患者对他的评价,你会体会到他们对杨医生的信赖和爱戴,你会知道他是怎样的人。
也听到我们一位核心组成员告知在去法庭和探视杨医生期间,他碰到过几位杨医生在Yorkville当地的患者,她们都主动过来说杨医生是”good doctor”, 还有一次court上,一位男患者主动过来问他“Are you doctor Yang’s brother? He is a good doctor.” 他回答,我也是和你一样,是“former patient”. 大家真的感受到了他们对杨医生的尊重和支持。 我想这是杨医生认真行医,谦和待人的回报吧! 他有一次和狱警聊起来,狱警也说杨医生的遭遇”very unfortunate”, 希望 他”be free soon”. 从杨医生案子开始,当地一家媒体一直追踪报道,当时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倾向性,但自二零一七年初以来,和这位记者成了老相识,有一次庭审结束后我们问他”what do you think about Dr. Yang’s situation?” 他直率的说“they should let Dr. Yang go home”. 虽然是一己之见,也反映出他两年多跟踪这个案子的过程当中,所见所想,和态度变化。
杨医生案子从第一个case庭审结束,无罪判决,到第二个case 11月13号开审,过去了整十个月。 这期间大大小小的听证每月一,两次。体现了这司法程序的特色和复杂。心急不了,只能坦然面对。
第二个Case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延迟,律师更换,检察官辞职, 等等。 其中重要的一个进展是检方原来准备的指控人,也就是最早三位指控的其中一位(她也在第一个case出庭作证), 她拒绝在即将开审的第二个case中出庭指证。 法庭无法审理她的指控。 检方现在提出审理的是一开始仨人中最后一位的指控。 而有意思的是负责杨案的检察官在输掉第一个case后就辞了职,而没人接手该案,只好上缴到州检察部门由州里指定检察官。听说这位辞职的检察官去了杨医生的辩护律师的事务所工作。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早上九点开庭,在杨医生决定采用bench trial后,检方提出了plea bargain。 法庭休庭到十点钟。重新开庭后,法官,州检察官,辩护律师和杨医生进行了近两小时的磋商。 休庭后一点钟重新开庭,又进行了近两小时的磋商。最后杨医生接受了检方提出的plea deal。庭审结束后律师解释了杨医生作出这个决定的考虑,律师表示杨医生会赢得这个case, 他们今天来就是为赢这第二个case. 但检方提出他们会不断提出后续的case,当时杨医生父亲因大面积心肌梗塞住院, 母亲也心脏病发, 父母都是80多高龄, 杨医生非常担心没完没了的案子按照这样的进度进行下去,再也见不到父母了。 同时这些cases在经济上也是沉重的负担。 检方提出的plea deal放弃了所有28项原有的sex related的指控,也就是所有的性侵,性骚扰指控都drop了。 检方提出新的三项“aggravated battery”指控,杨医生plead guilty to those charges作为plea deal 的一部分。 这三项的sentence是180天 in county jail。 可杨医生已经served 5 倍的时间in county jail,所以杨医生当庭释放,重获自由。杨医生的遭遇,令人唏嘘。 plea 结束的时候,法官问“do you have something to say, Sir?” Dr. Yang’s answer says it all – ” I plea guilty not because I am guilty, it is because of the burden fighting the cases” .案子结束了,最终检方以莫须有罪名剥夺杨医生的行医资格,为他们的错误背书。经历杨案这三年多风风雨雨,深有感触,让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以下这些问题我想了很久
1.华人如何自保
2.华人遇到麻烦如何互助
3.华人被指控社区华人如何应对
4.美国是法制社会,但冤假错案也很多,为钱诬告比比皆是,华人如何判断,应对诉讼麻烦
5.如何避免好心助人,反被诬告,成为农夫与蛇的农夫
6.杨医生诊所接诊九千多病人,其中大部分是老人和低收入群体,失去这样一位好医生,他们的医疗保健的利益受损,让谁来负责?
结论是华人要参政议政,不能当哑裔。要团结不要内斗本事大,外斗象孙子,不要幼稚到因政见不同而反目成仇而彼此拆台。要坚定团结维护自身利益,勇敢面对不公平,社区一定要关注任何华人遇到的各种麻烦,给予帮助。而华人遇到麻烦一定要寻求社区帮助,即使被冤枉了也要冷静,不要愤怒,不要乱了方寸,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另外如果这个案子不是发生在杨医生身上,而是一位不知名的华人身上,大家是不是也会如此关注呢?我认为同样应该关注,华人社区要团结友爱互助,才能不被欺负,在帮助杨医生过程中,我们受到大多数社区朋友的支持,但也受到一些华人朋友的质疑,说我们是护犊子,帮助罪犯,在我的收集敦促法庭公正审理的诉求信签名行动中,对我们嗤之以鼻。我个人理解他们思维方式,也尊重他们的选择,但窃以为不可取。在美国证明有罪前都是无辜的,我们当时帮助的是无辜的人。况且即使被证明有罪也要允许改过自新,给出路,社区不能抛弃自己的同胞。美国司法並不完善,有许多冤假错案。华人遇到麻烦不能接受不公平对待,在美国经历诉讼非常普遍,做生意就更容易碰到诬告,华人朋友们不要怕打官司,担心诉讼费用高昂,怕负担不起,这是现实的问题,但不能因为费用问题就退缩,别人就抓住你这一心态,欺负你,你不怕,拿出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勇气,诬告方反而会露怯,这是心理战。即使和州政府或联邦政府打官司也不必胆怯,遇到不公要寻求社区和與论帮助,要抗争。要组织起来,人多力量大。
杨医生最近也对我说要反思他自己,今后不做帮助坏人的烂好人,帮了坏人反被咬一口,入骨三分,指控杨医生的三位控方证人,都是烂人,杨医生並没有另眼相看她们,而是本着救死扶伤精神为病人着想,结果被反咬,而失去了帮助更多好人的机会,杨医生执照被吊销,他的九千多病人中的低收入群体和老人们失去了一位好医生,他们的利益政府是不是要考虑过?这方面我们这些利益受害者是不是应该发声?大家的利益要共同维护,不能坐视对我们华人的不公。
公平不是在家祈祷就会从天而降,一切公平都是抗争所得。如果遇到不公平和自己利益受损,连你自己都不敢维护,没有任何人会帮你维护,别人不会感激你,只会认为你懦弱,好欺负,这就是美国的现实和文化。因此只要对华人的不公存在一天,我们就要抗争一天,发扬愚公多山精神挖山不止,最终挖掉对华人的不公这座大山! 我也和伟大的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一样怀有一个梦想,梦想有一天华人得到了公平对待,不再因为我们的华人身份而受到歧视,压迫,和屈辱!
2018年9月初劳工节于芝加哥西郊
作者现居芝加哥西郊,旅美近30年,从事IT专业工作。热心公益,常参与华人社区公益活动。
注:本文为读者投书。不代表本报立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