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的特殊家庭:一个女人和她的两个男人(组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中国人的一天

2018年7月,谢林玉抱着小儿子徐岩的女儿徐传红和现任丈夫徐德州坐在前夫徐春阶的床前,这一幕让摄影师思绪瞬间回到20年多前。在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红土乡石窑村高岭组,有这样一户特殊家庭,他们一家的人间至爱和与命运抗争的精神曾被《人民日报》、《女友》等全国四十多家报刊杂志报道过,感动了全国数以万计的读者。如今快30年过去,他们依然相濡以沫,共同呵护着这个特殊的家庭。

20年多前,1995年12月31日,摄影师第一次来到高岭村,室外被皑皑被白雪覆盖着,谢林玉一家五口围坐在徐春阶的床前(从左至右分别为:谢林玉、前夫徐春阶、小儿子徐岩、丈夫徐德州、大儿子徐健),这个刚刚重组不久的家庭,正顶着世俗的偏见,艰难的为生计打拼。

故事开始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谢林玉年轻时可以算是高岭村的村花,梳着两条乌黑的长辫子,是许多男青年的梦中偶像。

谢林玉后来与同在一个生产队里长大的青年徐春阶恋爱结婚,两年后生下大儿子徐健,本来是一个普通美满的小家庭。然而好景不长,1982年农历七月十七,丈夫徐春阶因车祸造成下肢瘫痪,当时21岁的妻子谢林玉便成了家里生活唯一的支柱。

大山里一个女人撑起家庭,艰难程度可想而知。1995年12月,谢林玉坐在徐春阶的病床前,谈起往事,眼泪像线珠子一样往下流。她说,有时撑不住了,就跑到屋背后的山上大哭一场,然后,眼泪一擦又挺起腰杆过日子。

1989年秋天,徐春阶看着一家生活难以为计,在劝说谢林玉改嫁不成的情况下,便就想到一个“万全之策”——撮合自己的四弟徐德州与谢林玉成亲。徐德州比谢林玉小4岁,是个地道的庄稼人,他说:“自己的哥哥,我不救哪个救!”便退了已经定下的亲事,义无返顾地挑起这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图为1995年12月,徐德州带着侄儿徐健冒雪拉煤赚钱养家,那年十多岁的徐键脚上全是冻疮。

 

经徐春阶再三苦求,谢林玉只好请来当地民政干部与他办理了协议离婚、与老四徐德州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谢林玉和徐德州结婚以后,生下了小儿子徐岩。这是1995年冬,她带着不满五岁的儿子徐岩在山上打柴。

一栋老屋破烂不堪,厨房是用薄膜纸糊窗、竹枝夹成墙的房屋,一家人就在这样一个风雨飘摇的家里栖息。

每当徐春阶情绪低落时,谢林玉都会把过去和徐春阶在一起的照片拿出来给他看一看。谢林玉对徐春阶说:“你莫急,等娃儿们长大以后我们就有指望了”。

谢林玉一家的遭遇,慢慢被媒体关注。从1996年1月开始,当地媒体、《女友》杂志、《人民日报》等四十多家报刊报道了谢林玉一家与命运抗争的故事,这种人情美与人性美感动了无数的读者和观众。当地政府为徐春阶送去了轮椅,全国各地的读者为她家寄来了衣被和慰问品。

1996年3月,恩施州电力部门领导看望谢林玉一家,并送去捐款和一台崭新的电视机。

谢林玉平凡又伟大的故事,吸引了一些职业女性来看望她、走近她。2001年4月,一位作家深入谢林玉家,采写了报告文学《另一种幸福》。

随着时间推移,谢林玉一家度过生活中最艰难的岁月,生活在一步步好转,她的大儿子徐健也长大成人,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一位同乡鹤峰的姑娘,后来就去鹤峰中营做了“倒插门”。2005年,摄影师再次来到谢林玉家时,从她的言谈中透出几份对现在生活的满意。

2005年夏天,谢林玉一家的房屋也得了整修,厨房也变得明亮起来。

2018年7月,摄影师再次来到高岭村谢林玉一家探访。谢林玉展示2015年由恩施市妇联颁发给她的“最美家庭”荣誉证书和奖杯,红土乡也授予她“孝老敬亲”的模范称号。

当年不满五岁就跟着妈妈打柴的小儿子徐岩,今年已24岁了,早已结婚(右为徐岩的妻子)并有了女儿徐传红。

在谢林玉家看到,徐岩已买了农用车,专为转运当地的蔬菜跑运输,妻子在城里的一家酒店打工,家庭重担的接力棒交到了徐岩手中。

谢林玉家的老屋也在前几年整体拆除,重新规划翻修了新房。谢林玉说,这些都是徐岩大了做的事。

2018年7月8日,一年一度的恩施土家“女儿会”又要到来了,谢林玉、徐春阶和摄影师谈起往事,依然是那样的平静,作者也感受到他们一家人朴素的爱,这种平实无华的爱,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无法言说的祥和与充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