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旁乘客没心跳 华裔医师“空中救命”(组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世界日报

阿拉斯加航空的空姐,感谢甄理达的义行。(甄理达提供)

患者戴上甄理达的电子腕表监测心跳。(甄理达提供)

搭乘阿拉斯加航空公司5月20日上午8时班机,从巴尔的摩飞往洛杉矶 的华裔 医师甄理达,发现身旁乘客出现疑似“脸部僵硬、嘴半张、双眼翻白”的心脏病发作征兆,出于医师直觉,触摸对方发现已无心跳及脉搏后立即抢救,最后将人从鬼门关拉回;他见义勇为的义行在下机前获得全机乘客与机组人员的热烈掌声。

甄理达23日接受本报访问时说,真的没想到这趟轻松度假旅程,在万呎高空中变成惊险的“救命之旅”。甄理达从事医疗行业30多年,第一次在空中救人,尤其在接近芝加哥 地区机场时,机长将是否要紧急降落的决定权交给他,“我就是普通乘客,突然变成要决定班机降落与否的决策者,压力如山大。”

肠胃科医师甄理达这趟到巴尔的摩市,是与妻子去参加儿子、儿媳的医学院毕业典礼。20日回加州,起飞后约30分钟,他不经意看到坐在旁边的非裔乘客“表情怪怪的”,而且低着头,身体倒向一边,“很不对劲”。

甄理达随即向他打招呼,但对方无反应,伸手触摸其颈部,完全摸不到脉搏,“情急之下,立刻在座位上进行心脏按摩”,但还是没有反应。

甄理达大声呼叫空姐,一起将病患的安全带解开,连拉带扯把他平放在窄小的走道上,接着立即为对方进行心肺复苏(CPR)。

甄理达说,由于对方身形高大,且已失去脉搏,必须加重力量进行CPR,然而CPR用力过大很可能造成胸部骨折,“情况太紧急,而且我知道美国有‘好人保护法’(Good Samaritan Law),不用担心事后被家属控告”,所以他才能集中精神抢救病患。

空姐也拿来急救氧气筒,座位附近乘客“能帮的都尽量帮”,由于飞机不断震动,测量手部脉搏变得困难,“每次都无法确定脉搏是否恢复跳动”,保险起见,甄理达持续做心肺复苏,直到其手部有了反应。

同机的病患妻子提到,她的先生64岁,有胆固醇高的病史,甄理达立刻向其他乘客要了三片81毫克的阿斯匹林,让病患咀嚼后吞下。一段时间后,该乘客的胸痛与气短现象趋缓。

这时接近芝加哥机场上空,机长透过空姐询问“是否应该紧急降落,送病患就诊?”当时病患情况虽然好转,但“人命关天”,全机乘客也依赖甄理达决定他们是否可以准点到达目的地,“我从没有高空急救经验,真的很难抉择”,幸而后来机长与地面紧急医疗中心联系,急救医师与甄理达连线讨论后,决定让他在机上“为病患输液,给予食物及饮料,每半小时测一次脉搏与血压”,班机则继续飞行。

“很尴尬的是平常都是护士在做输液,自己对插入输液管不熟悉,该病患静脉又非常难找”,只好跟空姐说明情况,幸而班机刚好有护士乘客,顺利完成静脉插管,机智空姐也找来衣架充当生理食盐水的勾架,解决了难题。

剩下的三个多小时飞行时间中,甄理达密切注意他的血压脉搏,“飞机上没有测脉搏仪器,我就把我戴的fitbit脱下来给他戴上监测心跳”,期间一些乘客,还特别走过来向甄理达握手致谢。

飞机抵达洛杉矶时,机长要求乘客让病患与甄理达先行下机,并向他致谢,这时全机响起热烈掌声,让他受宠若惊,“觉得很感动,深刻感受到人性的善良与真诚”。

甄理达在狭窄飞机走道上,进行 CPR。(甄理达提供)

空姐机智将衣架改为输液悬挂器。(甄理达提供)

因为甄理达的警觉与即时施救,挽回疑心脏病突发乘客的生命。(甄理达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