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媳捅死儿子 英国爷爷要回孙子的路异常艰辛…(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每日邮报
今年已经69岁的英国人Ian Simpson先生,作为曾经的一名IT顾问,

退休后的现在,本应该是在享受他美好的晚年生活:

在英国最典型的乡村风光里,骑着自行车,沿着一些古老的车道骑行旅游,放松身心。

但是,他现在却只能和他的前妻Linda,一起在中英两国之间奔波,

为了争夺7岁的孙子Jack和5岁的孙女Alice的抚养权而折腾。

他被要求“赔偿”给前亲家6.2万英镑,才能把两个孩子带回英国….

这一场悲剧,还要从2009年说起。

2009年,Ian Simpson的儿子Michael Simpson被派到中国上海工作,扩展公司在中国的业务。
作为公司的高管,Michael在上海偶遇了同公司的店员助理,年轻可爱的薇薇(Weiwei音译)。

活泼可爱的薇薇很快让Michael着迷,两人很快相爱,并生下了儿子Jack。

不久后,两人就结婚了。

婚后一段时间,Michael和薇薇过得很不错,并很快又有了女儿Alice。

Michael算是事业有成,两人的家庭生活经济来源稳定,

一儿一女也在上海就读于国际学校,过得还算不错。

但是,

渐渐的,两人性格的差异和不成熟的地方,还是使得婚姻渐渐亮起红灯。

在英国媒体的报道里,

薇薇渴望能够过上一种物质充裕,有钱有闲的生活,

她年轻爱玩,喜欢买买买,但Michael却没有办法满足薇薇的所有要求。

而Michael觉得,薇薇有些物质,且不成熟。

比如他们一起回英国老家过圣诞的时候,25岁的薇薇整天整天只会坐在家里玩手机…

最终,2015年,两人还是分开了。

离婚后,两个孩子都判给父亲带。

Michael很喜欢小孩,所以也竭尽全力给两个宝宝尽可能多的爱。

薇薇也会时不时地去看看两个孩子。

但是,事情到这里,两个人的感情纠葛还不算结束。

分开后,Michael遇到了曾经在英国留学的、同为公司管理层的中国同事 Rachel。

两人兴趣相投,也很聊得来,逐渐地发展成了情侣关系。

但是,这件事情被薇薇知道了后,却变得非常严重。

或许是嫉妒、或许是不甘心,又或许是对于前夫的愤怒和复仇心理,

2017年3月20号,薇薇带着自己的两个好友来到了Michael家里。

她威胁Michael,如果不给她经济赔偿,

就要把Rachel的一些“丑事”全部抖出来,把她的私密照发到网上。

薇薇正在和Michael争吵得不可开交之际,Rachel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两个朋友指着Richael说:是她,就是她!

愤怒的薇薇,从包里拿出了一把刀,

走上前,用刀照着Rachel的胳膊和肩膀就砍了下去。

Rachel伤得很重,伤口很深,甚至可以看到骨头。

看着Rachel血流不止,Michael简直吓坏了,

他抱着倒下的Rachel拼命喊:快叫救护车啊,快啊!

但是薇薇没有叫救护车,

相反,余怒未消的她走上前,对着Michael的脖子就是两刀。

两刀刺在Michael脖子上,完全是致命的。

Michael死了,Rachel受伤,薇薇被捕。

事情发生时,孩子们居然就在隔壁卧室睡觉。

为了保护他们,社工和相关人员很快把他们带离了现场。

消息很快传到Michael远在英国的父母那边,Ian Simpson第二天就坐飞机赶到了上海。

但是在他到达之前,也就是案发第二天早上,

两个孩子就被他们的舅舅,薇薇的兄弟带回了外公外婆的湖北老家。

Ian没能和孙子孙女见上面。

他只能把儿子Michael的尸体带回英国,并再次接受尸检。

经过法医鉴定,Michael死前并没有争斗的痕迹,

也就是说,Michael是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被捅死的。

薇薇并不是出于正当防卫之类的合法原因而刺伤Michael,而是故意杀人。

而故意杀人罪名一旦成立,薇薇至少会被判15年以上刑期。

曾经的夫妻,一个死,一个被捕,两个年幼的小孙子小孙女怎么办?

忍受着丧子的巨大悲痛,Ian觉得现在更需要关心和担忧的,是两个小孙子的状况。

Jack和Alice本来是在上海的一家国际学校读书,

虽然父母离婚了,但是父亲Michael对他们很关心负责,

也尽量地给两个孩子提供了良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

但是,他们现在却被送到了相对落后的中部小城市,和没有受过教育的外公外婆生活。

他们能适应和习惯吗?有没有得到最好的照顾?

虽然很思念孙子孙女,但一年多来,Ian一直没有机会和孩子们见面。

他只能给孩子们常常寄一些照片、礼物等东西。

但是,这些礼物最终都因为舅舅拦着,并没有送到孩子们手上。

更让Ian最感到气愤:舅舅居然告诉孩子们,

爷爷奶奶们根本不爱他们,不想要他们,所以才不来和他们见面的。

已经失去儿子的Ian,不想再次失去孙子。

在Ian看来,虽然他也知道,在中国孩子的外公外婆也很爱他们。

但是,如果孙子孙女能来英国生活,

那么至少他们会有一个很舒适的家,会有很多爱他们的亲戚,会有机会去教育质量很好的学校上学。

Alice或许能够去学芭蕾舞,Jack也能有大把的机会发展各种兴趣爱好。

他们认为,如果孩子来到英国,他们能提供更好的教育和生活环境。

Ian甚至已经提前联系好了一个中国家庭教师,

这样,孩子们就算到了英国后,也能继续学习中文,了解中国文化等。

所以,Ian还联系了前妻,也就是Michael的母亲,孩子们的奶奶,

想要通过协商,把孩子们带到英国抚养。

但因为国籍等因素的影响,Ian争夺抚养权的过程十分艰辛,也十分复杂。

2017年11月,案发大半年后,关于案件的庭审终于开始了。

为了能够尽量地被从轻判刑,今后获得减刑、缓刑的机会,

薇薇和他的家人,都很希望Michael家人、父母,

能够向法庭和法官表示对薇薇的原谅。

最终,Ian一家人表示原谅了薇薇,

并放弃了对薇薇一家人,任何要求经济赔偿和追究的权利。

他这样做的原因,并不是真的对丧子之痛释怀了,

而是觉得,孩子已经没有了父亲,希望他们将来至少能够还拥有母亲的关怀。

并且,也以此想和薇薇的家人达成和解,获得孙子孙女的抚养权。

最终,薇薇被判25年有期徒刑,并在将来有机会获得减刑。

然而,出乎Ian意料的是,薇薇一家人在结案后,

依然不肯让出孩子的抚养权,

只是同意一年给Ian一次探望孩子的机会。

上个月,Ian终于有机会见到了Jack和Alice。

在那个小城市里,外国人并不常见。

Ian一出现就被当地人围观。

孩子们住的地方,是一栋很老旧的公寓楼。

楼下是各种小商小贩,骑着三轮车在兜售商品。

两个孩子在湖北生活了一年多后,已经不太会讲英语了。

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爸爸过世,妈妈坐牢的事情。

他们只知道爸爸妈妈只是出国出差去了,暂时回不来。

Jack变得十分安静,只是偶尔会说一些奇怪的词语。

Ian试着给孩子们读一些书、讲讲故事,

但是Jack和Alice似乎已经听不懂爷爷在说什么了。

当Ian给Jack看父亲的照片时,7岁的Jack哭了。

他只是坐在爷爷的膝盖上,静静地待了40分钟。

最后和爷爷说:我能和你待在一起吗?

但是Ian只能很辛酸地说:不行,我一会儿就要走了。

和孩子们的见面,更加坚定了Ian对抚养权的要求的决心。

虽然很多人劝他,说在他这个年龄,本来应该享受晚年的,

再去抚养孩子会不会太辛苦了一点。

但是对于Ian而言,儿子的离开已经无比痛苦了。

如果不能很好地照顾好年幼的两个孙子,Ian的晚年将过得更痛苦和内疚。

然而,让他感到愤怒和失望的是,

薇薇一家人没有对Ian在法庭上替薇薇求情和放弃经济赔偿的事情有所感激,

反而宣称,如果想要把孩子带回英国,就要给孩子外公外婆6.2万英镑的经济赔偿。

并说,这个钱,是用来给孩子们,将来回中国看外公外婆时的旅途费用。

这在Ian看来,就像是勒索,或者是贩卖儿童一样。

无奈又气愤的他,最终放弃私下协商,决定还是打官司走法律途径。

虽然跨国抚养权争夺案,非常艰辛复杂,同时也一样很消耗资金。

(算上律师费用,打官司至少要支付3.5万英镑)

但是,不愿意被勒索和靠给钱的方式,赎回孙子孙女,这是眼下Ian认为最合适可靠的办法…

虽然关于到底是在英国长大好,还是在中国长大好,

并没有一个真正的标准和答案.

但是,和真正关心关爱自己的人生活在一起,比任何物质条件对孩子的成长影响更重要。

Jack和Alice在父母的斗争中已经失去太多了,

希望不要再一次,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斗争中,成为无辜的受害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