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被狼养大却又被强迫回归人类社会后,他失望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1956年,19岁的Marcos Rodriguez Pantoja面对着一碗汤坐着,

看着这碗汤,他有点困惑,

过了一会,他伸出手,合上手指,打算直接用手舀汤。

刚一碰到,滚烫的汤吓得他直接整个人弹了起来,汤碗也一下子摔落在地。

这,是他第一次坐下来喝汤,但他却已经19岁了。

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

为什么19岁还不会喝汤?

难道是智力障碍?

不…

这一切,只是因为,他从小在狼群中长大,他的狼妈妈并没有教他怎么喝汤…

Marcos奇怪的举动之下,是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童话故事…

而故事的开端,要从他不幸的童年开始说起,

Marcos的母亲在他3岁的时候就因为难产去世了,

他的父亲很快就给他找了后妈…

父亲对他不管不问,后妈整天打他…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他六七岁的时候,

8岁没到,他就被父亲卖给了一个农民。

这个农民后来把他带到了莫雷纳山上,让他跟着一个老牧羊人放羊。

老人教他怎么用火,怎么制作炊具…希望他能在自己死后接替放羊的工作…

然而,还没教多久,老人就去世了…

Marcos成了在山上生活的唯一一个孩子…

那个时候,他本可以逃下山,回归社会生活,

但是因为后妈带给他的阴影,他不想再跟人一起生活,

于是,他决定独自在山上住下来。

靠着牧羊人之前教他的生存技能,他学会了用树枝和树叶设计陷阱来捕捉兔子和松鸡,每天努力寻找食物不让自己饿死。

“我看动物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野猪会吃埋在地下的薯类,它们闻到味后,就会开挖。我就在一边观察,等他们挖的差不多了,我就朝它们扔石头,然后它们就会逃跑,我就能偷它们的食物”。

在跟所有动物的关系中,他跟狼的关系尤为特殊…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天,我进到一个洞穴跟里面的狼崽一起玩。玩着玩着我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后,我看到狼妈妈叼着食物回来了。

她看到我,眼神中透着凶光。

然后,她开始给狼崽分肉。

我那时很饿,看到我旁边的狼崽有块肉,我就想偷过来吃。

狼妈妈看到了,冲着我一顿狂吼,吓得我再也不敢动。

在所有狼崽都吃完之后,狼妈妈扔了一块肉给我。

我不敢去碰那块肉,生怕会惹怒她。

结果过了一会之后,

狼妈见我还是没动,直接用鼻子把肉往我这边推了推,

我就拿过来,吃掉了。

吃完之后,狼妈朝我走过来,我以为她要过来咬我,

没想到,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我。

从那之后,我就成了他们家的一员”。

如果说狼是他的家人,那蛇就是他的朋友。

“有一条蛇总会跟着我,我们一起生活,我给它做了一个窝,还会喂羊奶给它喝,不管我去哪,它总是形影不离得在旁边保护我”。

据他自己回忆,

当年最美好的时光就是跟动物们相处的日子,

他在一个废弃的矿井中安下家,

跟蛇,蝙蝠,鹿等各种动物过着幸福的生活…

渐渐的,他丧失了语言的能力,只会用各种动物嚎叫的方式来跟它们交流。

他可以逼真得模仿蝙蝠,鹿,猫头鹰,狼等等各种动物的叫声。

只要有动物陪伴,他就不会感觉孤单,

如果身边没有动物,他就会发出各种动物的叫声,然后等待它们的回应。

“只要动物们回应了,我就能踏实得睡去,因为我知道它们没有抛弃我”。

在这些动物的陪伴下,Marcos独自一人在山上生活了12年。

因为不穿鞋,他的脚磨出了厚厚的茧,踢一块石头就跟我们踢球一样。

走路的时候,他会跟动物一样弯着背,

他擅长爬树,捕猎,已经完全成了一个“野人”。

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他19岁。

在他19岁那年,他在山上被西班牙的警察发现了。

警察强迫他下山,回归社会生活。

这看起来似乎是为他好,

但是,对Marcos来说,那是他最恐惧的一段时间。

刚开始,他被送进了马德里的孤儿院,

在那里,修女们给他上课。

她们会在他后背绑一块木板,让他习惯挺直背走路,

也会教他如何上桌吃饭。

有段时间,她们割了他脚上的茧,他完全走不了路,只能依靠轮椅。

社会生活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他不敢过马路,

无法上床睡觉,甚至因为修女一定要他在床上睡觉而跟她们打起来…

第一次去理发时,以为理发师要用剃刀割他的喉咙…

其中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人类生活中的喧闹,

“我实在是受不了这么多的噪音… 汽车的声音… 人们有的往前有的往后,好像蚂蚁一样,不过至少蚂蚁还是往一个方向走的啊。

到处都是人!”

被迫融入社会,被迫做会一个真正的人,

但是,这个过程中,Marcos并不开心,

他也试过融入社会,却发现自己总是格格不入。

好多次,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回到山上,回去跟动物一起生活。

但是,这时候的他已经进退两难,

他身上充满了人的气味,而且离开了那么久,狼已经无法再把他当亲人了。

后来,他曾经生活的洞穴也被改造成住宅,他就更没办法再回去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继续努力适应社会…

在孤儿院学会了基本的人类生活方式后,

他自己在外面租了房生活…

他的卧室还是没有床和任何家具,

地板上铺着毯子,报纸,杂志,就像我们平时看到的“狗窝”差不多。

后来,Marcos做过一份又一份的工作,还在军队待了一段时间,

但是,这些经历之后,他对人类社会更失望了…

“人们会嘲笑我,可能是因为我对政治和足球一窍不通”,

他曾经在服务业和建筑业都工作过,但是却什么也没赚到,

他没有一点城府,在很多人眼里,甚至非常幼稚。

有人会利用这点,欺骗、剥削他…

在他人生的低谷,他遇到了一个退休警察,

对方邀请他去一个叫Rante的小村庄生活。

在这里,他才渐渐安定下来,邻居们也慢慢接受了他…

走进他的房间,

天花板很低,里面犹如一个洞穴,

庭院中种了很多花花草草,模拟森林的感觉。

他先后交过几个女朋友,但最终还是单身一人。

今年,Marcos 72岁,已经下山几十年了。

但他还是会经常模仿动物的叫声,等待动物的回应。

依然感觉跟动物生活是他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刻。

在之前一部关于他的纪录片中,他展现了自己特殊的“野人技能”。

随便捡一片叶子,或者是用手,他就能发出各种不同的动物叫声。

他的叫声可以吸引狼朝他走来,

它们会一起嗥叫,

一起嬉戏,

一起打滚,

一起咬一片树叶,

有时候,他还会受林业部门官员的邀请去学校给孩子们讲述他对动物的爱,呼吁大家保护环境。

孩子们总会被他神奇的经历深深吸引,

而他也很享受跟他们相处的时光,

可能,这些懵懵懂懂的孩子,是让他感觉最自在的一群人了。

广告天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