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女主角被“邀”跳舞,陈道明:你TM没见过跳舞啊(图/视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无法改变世界,

也绝不跟世界妥协。

 

真男神:陈道明0

 

好不容易过年放个假,

朋友间总免不了个聚会,

聊聊天、喝喝酒、热闹热闹,

我们是这样,京圈那些大佬也这样。

 

 

这不,大年初一,冯小刚就带着《芳华》的女主苗苗与老友陈道明、葛优还有京圈的老板们欢聚一堂。

 

现场,他们喝着小酒,明叔弹着琴,张燕唱着《绒花》,气氛看起来相当融洽。

 

没过一会,冯小刚可能有点喝高兴了,拉着苗苗的手,就想让她在大家面前跳上一曲,好让大伙知道为什么要选苗苗当《芳华》女主角。

 

 

可当时,苗苗脚上穿着高跟鞋,身上穿着的衣服也不是很方便跳舞。

 

陈道明就出来替苗苗解围,说:“小刚,我觉得人丫头做为演员,在这种场合跳舞不太合适。第一呢,她穿着高跟鞋,不便跳。”刚准备开口说第二,旁边就有人打断他,起哄道:“比划比划也行啊!”

 

这话可惹怒了耿直的陈道明,他蹭地一下站起来了:“你TM没见过跳舞啊!”

 

 

哪边都不好说呀,

冯小刚只好又回过头,

看了看苗苗,说:

“脱了高跟鞋跳吧。”

 

 

所以到最后,

苗苗还是脱了鞋子和外套,

在略尴尬氛围里,把舞给跳完了。

 

 

聚会现场因为跳不跳舞整得热火朝天,昨天,这段聚会的视频被Po到网上,也一下炸开了锅。

 

 

有人说冯小刚物化女性、直男癌,

艺人有时候真的身不由己。

 

 

有人说,

冯小刚是想提携苗苗,

让她在众人面前表现表现,

让这些个大佬对她有个好印象。

 

 

也有人说,

陈道明和冯小刚都没毛病,

但是场上其他中年男人,

已经油腻到屏幕外边了。

 

 

看到这,非凡君想说,冯小刚到底是不是想提携苗苗,其他那些中年男人是抱着欣赏艺术的目的,还是不坏好意,我们都不好说。

 

唯独只有陈道明那一句脏话,不仅不粗鲁,反而迷死人,三观溜到飞起。

 

 

就是怎样,

才能长成这样的0

好演员、真男人呢?

 

 

1955年4月26日,

陈道明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父亲陈宗宽毕业于燕京大学,

后来在天津医科大学执教。

 

 

年轻时候的陈道明,压根没想过做演员,毕业的时候志愿填的还是邮局和化工厂,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录取通知书却变成了天津人艺的。

 

当时陈道明就懵逼了,这可咋整啊,没办法,他就跑回家问他爸。

 

老一辈人都是不太喜欢这抛头露面的事的,不体面,但这不也没有别的退路,只好无奈地说:“还能干嘛啊,录都录取了,你就去呗。“

 

陈道明1976年,左一

 

到了学校读书的陈道明,

也不是什么学习用功的人,

那时候的他,也一点都不喜欢表演,

但是不学也不好跟家里老爷子交代啊,

没办法就硬着头皮上吧。

 

可让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

这试着试着反倒有些意思了,

然而等到有机会上台,

却整整跑了7年龙套,

天天整些个小角色,

也没什么盼头。

 

 

所以,演着演着,

陈道明就有小情绪了:

“这演的都是什么啊,没劲!”

心里懈怠了,做事也不认真了。

 

有一次他演一个匪兵,

想着只有半边脸对着观众,

他就偷懒只化了半边的妆,

以为能蒙混过关,

没想到一落幕,

就被领导抓住臭骂了一顿。

 

 

这一通骂,倒也骂醒了他,

事后,陈道明也反省了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0

都能成为主角,大部分人,

可能一辈子都是平淡的。

 

但即便如此,

只要用心去做事,

谁也不能否定他的努力。

 

 

但这样下去也没有个头啊,

还是得好好提升下自己。

 

于是,1978年,

他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

这一考,命运就出现了转机。

 

 

中戏4年可不是白学的,

陈道明的演技变得越来越好,

1984年,《末代皇帝》就找上门了,

前前后后又折腾了4年,一炮而红。

 

后来,陈道明说:

“那时候,我走街上,

都有人冲我喊:嘿!皇帝!”

 

 

随后,1990年,陈道明又演了黄蜀芹拍的《围城》,为了把角色演好、演活。

 

大夏天的,陈道明也穿着个长袍,在家反复琢磨,衣服汗得湿透了,也浑然不知。

 

 

也正因为他的矜矜业业,

《围城》一播出,

陈道明更红了,

就连钱老本人都写信给他说:

“你让我看到了一个活的方鸿渐。”

 

 

 

年纪轻轻,就红透半边天,

这可把陈道明乐坏了,

他有一点轻飘飘的,

觉着自己可牛。

 

“那时候我太狂了,无法无天,

谁都看不上,觉得有谁能比过我。”

 

 

因为《围城》认识了钱老,所以也有幸得到了拜访老人家的机会。

 

那一天,他来到钱老家,一进屋,发现人家深居简出,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只有满屋子的书。

 

跟先生谈了几次话后,陈道明在那种书香的氛围中,突然发觉自己贫乏、可怜乃至丑陋。

 

 

“在文化的面前,学问面前,

我觉得自己那点名气连屁都不是!”

就在那之后不久,父亲的去世,

也让他受到了更大的打击。

 

父亲也是知识分子,一身傲骨,

怎么我变成了这幅模样。

被浮华蒙蔽了双眼,

也失去了一个人0

基本的自重、自省。

 

 

他觉得再这样下去,

他会彻底成为一个浅薄的人,

于是1993年到1999年,

最火的时候他半隐了。

 

读书、写字、凭兴趣做事,

他给自己的未来定下了一个目标,

做一个一个满腹经纶、

却不炫耀的平凡人。

 

 

每个人这一生,

都有两次诞生,

一次是肉体出生,

一次是灵魂的觉醒。

 

那时的陈道明,

迎来了第二次生命。

 

 

“经过这段时间的检验之后,我知道即便将来我什么也不是了,我依然可以生活得很快乐。”

 

 

 

其实,除了苗苗这一次,陈道明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应酬这一套:“我有的人一句话来回说三遍,名片要给你递上七八次,我就觉得太别扭了。”

 

所以当人们都渴望争着抢着往上赶的时候,陈道明却有意让自己边缘化。

 

 

剧组拍完戏,

就一个人呆着,

聚会能不去就不去,

应酬能不接就不接。

 

生命的长度有限,

应该花费更多的时间0

在妻子、女儿和兴趣上。

 

 

所以,除了聚会弹的钢琴,

其实,他还会萨克斯和手风琴,

另外,还学了书法、

画画、下棋。

 

 

当然,

书他也爱看,

尤其爱看杂文,

爱读洗练的文字。

 

一套《鲁迅全集》,

早就被他翻烂了。

 

 

许许多多混迹在名利圈的人,

都想趁着年轻、名气尚在捞钱,

陈道明却更愿让自己活出人味儿。

 

凭他的身价,本可盆满钵满,

他却说:“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呢?

我又不用买飞机大炮、航空母舰。”

 

 

历经《围城》之后的反省期,他坚持与名利拉开一段距离。

 

因为他发现,比物质暴发户更可怕的,其实是做一个精神上的暴发户。一个人获得无形的、巨大的荣誉,很容易丧失真我,失去纯粹,或得意忘形,或焦虑不安,唯一的救赎,就是看淡这一切。

 

 

所以,每次拍完一部戏,

陈道明就会歇上一段时间。

拍完《英雄》,他歇了一年,

冯小刚请他演《夜宴》里的厉帝,

他觉得和康熙重复,不肯接,

陈凯歌找他演《梅兰芳》,不接,

胡玫的《孔子》,同样也被拒绝。

 

 

如此挑戏的一个演员,

如此不爱应酬的一个演员,

难免让圈内人觉得过于清高。

冯小刚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陈道明是个只肯在戏里低头的人。”

 

但在这个诱惑横行的时代,

如果这也要,那也要,

只会越活越沮丧,

越活越迷失。

 

舍得舍得,

不舍哪有得,

一个真正通透的人,

一定是懂得取舍的人。

 

 

 

这次张口就怼人,吓大家一跳,

其实陈道明平时就这样,

看见什么不爽就怼谁。

 

 

说起现在影视剧的炒作成风,他斥责:

 

“开拍前不问剧本内容、不要情怀内涵,想方设法找话题、炒绯闻,演员不会演戏没事儿、剧本再烂无妨,只要有绯闻,肯定有收视,这样的道德品位怎么提升文化口味?”

 

 

对于铺天盖地的抗日神剧,他表态:

 

“无论是终端掌握者、编剧,还是演员,每个人都该有文化自觉,只有这样,就不再有血腥暴力,更没有‘裤裆里掏手榴弹’、‘弹弓打飞机’的荒诞戏码。”

 

 

一些演员自称“压力大,借毒减压。”

 

对此,陈道明发问:“谁没压力?你有老百姓压力大吗?你比老百姓挣得多、社会关注度高,非说有压力,也是想出名、想风光的压力。

 

用压力解释吸毒,纯属借口,这就是没教养的表现!”

 

 

他知道,自己的一次次“怼”,

并不会立马改善这个时代的风气,

追逐利益的人群永远会挥舞手臂。

但在浪潮之下,他选择独立的人格,

无法改变世界,也绝不跟世界妥协。

 

 

他不止一次说:

“我可能没有能力去改变世界,

但我可以去做到世界无奈于我。”

 

这就是陈道明,

一个至真、至情的真男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