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成瘾怎么办?研究称这种方法能降低使用欲望!(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图片来源:新华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智能手机在给大家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也让不少人出现手机成瘾问题。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人平均每天点击、滑动手机超过2600次,有的人甚至达到每天5400次。

研究称将屏幕调灰能降低你的使用欲望

    如何摆脱手机对你的吸引力?美国谷歌公司前设计伦理学家特里斯坦·哈里斯在实验中发现,把手机屏幕调成灰色,就能有效降低人们使用手机的欲望。他说,手机程序使用的某些颜色,比如红色、亮蓝色等,会让人不自觉地想触碰手机,将彩色屏幕改为灰色,会让脸书、Instagram等社交媒体的未读提示变得不那么引人注目,从而改变人的手机使用习惯。

    丹麦哥本哈根“神经元”公司通过大脑扫描和眼动追踪技术研究手机程序与使用者的关联,证实哈里斯的做法可行,并建议大家最好同时关掉音效。

    《每日邮报》说,手机程序的颜色选择的确会影响人们的使用顺序和心情。比如,红色会让人兴奋,显得年轻、大胆,因此被选为“通知”的颜色;黄色让人快乐、乐观,因此Snapchat的标识选用了黄色;脸书、推特、领英网等的标识则选用了最受欢迎的蓝色,因为蓝色会让人觉得可靠、值得信赖和专业。

相关阅读:

内容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NELLIE BOWLES

    我已经变灰了,感觉很好。

    为了戒掉手机瘾,我加入了一小群人的行动,把手机屏幕调成了灰色——去掉颜色,调成从白色到黑色之间的一系列灰色。这种做法最初是由技术道德专家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推广的,只显示灰色的目的是让绚丽的屏幕变得不那么诱人。

    我已经变灰几天了,它极大缓解了我不停查看手机的不安情绪,这表明,戒手机瘾的一个方法可能是,从根本上让手机变得更糟一点儿。结果证明,我们就是动物,容易被鲜艳的颜色吸引。

    Facebook和谷歌(Google)等硅谷公司知道这一点,他们越来越关注应用神经科学,想知道大脑对应用程序的颜色到底作何反应,什么能带来快乐,什么能吸引眼睛。新研究表明,颜色对我们对优先级和情感的理解有很大影响。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想被屏幕迷住。本周,苹果公司的两位主要投资人基于对“长期健康”的担忧,要求该公司考虑如何帮助父母限制孩子使用iPhone和iPad。一些早期科技员工也在越来越多地发起运动,对他们制造的产品发出警告。许多消费者开始担心这一切对我们的思想会产生什么影响。

    华盛顿市场营销公司SalientMG的首席执行官梅克·麦凯维(Mack McKelvey)表示,她知道为了让你玩的时间更长——并且放下后更快再拿起来——手机都在使用什么样的花招。

    “你不会买黑白包装的麦片,你会买特别令人兴奋的彩色盒装麦片,这些应用开发出很酷的磁贴、很酷的形状、很酷的颜色,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刺激你,”麦凯维说。“但外面有个充满活力的世界,我们不应该住在手机的世界里。”

    她也决定把手机调成灰色。但这比她预想的要复杂得多。

    “我花了大约40分钟才搞定。他们把它的设定藏得很深,”她说。“你必须真的想去改它才行”。

    Facebook等公司在向Neurons的首席执行官托马斯·Z·拉姆索(Thomas Z. Ramsoy)寻求建议。Neurons是哥本哈根一家成立四年的公司。该公司使用脑部扫描和眼球追踪技术来研究应用、更新和未来技术。他们经常测量消费者在与手机互动时的脑电活动,比如在发短信和浏览Facebook时。

    拉姆索表示,这样做的目的通常是为了开发一种激发愉快情绪、吸引眼球、同时不会吓跑消费者的产品。他说,在过去的一年里,Facebook是他的公司最大的客户,宣传了该公司在这方面的一些研究成果。“现在业务太多了,我们都有点不敢相信,”他说。

    “在吸引注意力方面,颜色和形状是敲门转,注意力是新的货币,”他说。“界面最好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不要令他们不安,也不要故意侵入他们的空间,这是个微妙的界线。”

    拉姆索表示,调成灰色的作用在于恢复选择权。

    拉姆索表示,公司使用颜色来鼓励潜意识的决定(比如,我本想打开电子邮件,结果却打开了Instagram,因为看见了它鲜艳的图标)。把手机调成灰色消除了这种操纵作用。拉姆索表示,它恢复了“控制注意力”。

    “这是个很棒的主意,”他说,“你得把声音也关掉。”

    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National Eye Institute)研究颜色与情绪关系的研究员比维尔·康韦(Bevil Conway)表示,硅谷可以通过使用更体贴的配色方案来帮助缓解手机成瘾。

    “颜色不是探测物体的信号,它的作用其实很基本:它告诉我们什么可能很重要,”康韦说。“如果你面对大量的颜色和对比,那么你的注意力处于不断被转移的状态。你的注意力系统一直在提醒你:‘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

    康韦表示,人们在规划起居室的装饰时,会考虑配色方案,他们也同样应该考虑手机主屏幕的配色。

    “如果你有一个配色方案,你的手机会看起来令人愉快,而且不会让你上瘾,这需要刻意为之,不过当然,没有哪个公司希望你这样做,”他说,“因为他们想让你玩手机。”

    硅谷正在争夺我们的关注,我常常觉得我是自己眼睛的最后一个控制者。把手机调灰之后,我并不是突然之间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但我觉得自己对手机的控制力增强了,它现在看起来像个工具,而非玩具。我打开它写邮件时,我忘记这个目标、转而去浏览Instagram的可能性变小了。我排队买咖啡时,这个灰色的平板不再像过去那样是个令人愉快的玩物了。

    这种转变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我对它还有一点选择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