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车、砸车、抬棺示威…硅谷原住民怒怼苹果谷歌(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红星新闻
2017年,热播美剧《硅谷》第四季,在粉丝们的期待下华丽回归。

在这一季的片头动画中,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小小的改动:雅虎公司的牌匾下,几个卡通人正举着牌子抗议,他们的旁边则停着几辆搬家的卡车——这个镜头正是硅谷原住民与新创公司和科技巨头之间矛盾的缩影。

▲美剧《硅谷》第四季片头的修改

而近日,谷歌和苹果的员工们再一次体会到了原住民们的愤怒——因为,他们上班的通勤车又一次被砸了,而且一周之内已被砸了六次……

频发的“战争”

硅谷通勤车被砸被迫更改路线

或仍不能避免袭击

据《纽约邮报》报道,在过去的一周里,6辆为苹果、谷歌等硅谷公司员工提供旧金山到硅谷通勤服务的大巴,在载员工上下班途中、当地280高速公路上先后遇袭,致车窗开裂。警方怀疑是颗粒枪、气枪或石块袭击造成,所幸未有人员身亡。

▲被敲碎的通勤车车窗 图自Mashable网站

据悉,苹果公司在库柏蒂诺(Cupertino)的园区位于280高速旁边,谷歌在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总部则位于101高速旁,而通勤车是接送员工上下班的重要交通工具。

根据博客网站Mashable获得的苹果公司内邮显示,苹果公司高层表示,鉴于近期在通勤路线,特别是在280高速公路上频频发生的车窗碎裂事件,公司决定暂让通勤大巴绕路行驶,而这意味着有些员工会在路上多耽搁30~45分钟。

尽管如此,当地巡警还是表示,绕路或许并不能避免袭击事件再次发生,因为这些公司通勤车的特点鲜明,很容易被袭击者认出。

▲硅谷通勤车  图自纽约邮报

实际上,这样的事情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这些服务于苹果、谷歌等高科技公司员工的通勤大巴,此前也曾被涂鸦破坏——

2013年,这条公路上曾发生多起居民围堵谷歌巴士、并在巴士上涂鸦的事件;人们举着标语,上书“还我们自由的旧金山”,甚至还有人抬着棺材;

同年11月,推特公司在纽约上市当日,市民们高举“上市是你们的,我们什么都没有”的标语进行抗议游行;

2014年4月,谷歌法务工作人员杰克·哈普林利用《艾利斯法案》(美国房产法律)驱赶旧金山某居民楼的数名租客,一度引发大型抗议游行示威。

“战争”之源

房价上涨、被逼迁、贫富差距扩大

“原住民不能从发展中获益”

硅谷的居民们和这些公司的员工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长期以来,一直有旧金山湾区居民抱怨,谷歌和苹果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是造成当地物价、房价飞涨乃至交通堵塞的罪魁祸首,而这也导致了几次硅谷原住民被迫背井离乡——

据《卫报》此前报道,2016年,为给新建住宅区和商业区腾出空地,硅谷曾出现大规模“逼迁”,驱逐了附近超过200户租户,总计超过600人。这是旧金山有史以来最大的逼迁运动。

这些住户所属的小区名叫Reserve Apartments,位于圣克拉拉县首府圣何塞市区,硅谷的中心地段——这里距离苹果总部5英里,谷歌总部14英里,脸书总部20英里。

▲被迫搬迁的Reserve小区 图自卫报

这些居民被要求在9个月内搬离原地,其中很多人都是在当地居住超过10年的住户。

此前,由于受到当地房产法律“住户租金每年上涨不得超过5%”的保护,这些来自各行各业工薪阶层的老住户,得以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地段勉强维持生计。而现在,他们需要另谋住处时才发现——附近的房子,他们早就租不起了。如果要生存下去,只能搬到距离当地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地方。

而除了被逼迁之外,当地房租和生活成本的飞涨也成为了当地原住民不得不“主动”另谋生路的主要原因。据Glass Door网站统计,Google 软件工程师年薪将近12.7万美元,脸书工程师年薪约13.3万美元,而苹果公司则高达14.5万美元,这直接导致了圣克拉拉县的家庭年收入位数直飙全美最高,也导致了当地生活成本的进一步提高。原住民不但住不起房子,连饭都要吃不起了。

“对于那些百万富翁们,我谈不上怨恨”,一名带着两个孩子的32岁母亲Kira Nelson说,她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但是,我们整个社区都被迫搬走了。”

▲被迫搬迁的一家四口 图据卫报

伯克利大学研究高档住宅和搬迁的研究人员表示,2000年以来,旧金山低收入家庭增长了10%,而与此同时,低收入群体适用的廉租房却锐减50%,很多当地工人入不敷出。

但当地的城市规划者表示,破旧立新是唯一的发展途径,而且他们将会热情拥抱这种集约型发展方式。

“这里(旧金山)是全美国经济增长最迅速的区域,我们计划加大住宅密度和经济发展”,城市规划监督工作人员Lesley Xavier表示,“这也是圣何塞未来的走向。”

“然而,在市规划者对于未来的评论中,这些圣何塞Reserve公寓区的老房客能否从发展中获益,似乎是不值一提的事情。”《卫报》在这篇报道中评论道。

理所应当的“报复”

居民偷谷歌自行车甚至骑到墨西哥

“只是想和他们扯平”

寸土寸金的硅谷,一方面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众多科技企业,另一方面也是全美流浪者最集中的地区。

2014年,该地区政府工作人员曾大规模拆除流浪人员搭建的窝棚,赶走几百位流浪者。到2017年,据《每日邮报》报道,旧金山一栋写字楼甚至发展到用机器人驱赶附近“安营扎寨”的流浪者。

▲用于驱赶流浪者的机器人 图自每日邮报

因此,满怀怨气的居民们除了破坏硅谷员工的通勤车,更是毫不手软地利用谷歌公司的各种资源,比如谷歌园区里本来为员工提供的1000多辆自行车,每周都在以100到250辆的速度被当地居民“顺手牵羊”。

然而,对于自己的“盗窃”,很多住户却丝毫不以为耻。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名当地居民称自行车“是对社区有益的东西,大家应该一起用”,甚至连山景城市长也带头“顶风作案”,承认自己曾经参观完谷歌园区后,就骑着他们公司的自行车去看电影了。

“谷歌公司的通勤车让我们的交通更加拥堵了,我们骑一骑他们的车子能怎么样呢?”一名当地妇女在接受《财富》周刊采访时表示,“我们只是想扯平而已。”而这种骑走自行车的“报复”心态,在当地居民中似乎也并不罕见。

▲谷歌自行车出现在了其他房子的房顶上 图自华尔街日报

因此,这些本来是园区内的自行车,逐渐随着居民们的生活轨迹出现在校园中、草坪上,甚至河里。当地警方甚至也对此类事件睁只眼闭只眼,并不愿意帮助找回这些车子。因此,谷歌只能“自力更生”地在车上装上GPS来定位。

但这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作用,能够跟踪全球大数据的谷歌不能看住自己的车子,GPS也没有帮助他们停止丢车,只是让他们眼睁睁看着:自行车被骑到阿拉斯加、墨西哥甚至出现在内达华州的火把节上,或者直接被丢进山景城的湖里……

▲当地一名每天骑谷歌自行车上下班的居民 图自华尔街日报

直到最近,谷歌才开发出了新的自行车应用,员工必须安装相应软件才能解锁车辆,方才略略刹住了丢车的风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