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小伙年过30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 训练北约盟军

文章来源: 红星新闻

身着迷彩服,手提M4步枪,站在一堆美国大兵之中,余轶迪这张中国人的面孔格外显眼。在国内的军迷圈中,不少人通过网络咨询他:在美国军队服役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成都小伙年过30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 训练北约盟军

当上美军的成都小伙余轶迪 受访者供图


“这就是一份工作。”已经加入美国国籍的余轶迪总是很客气地直接回答,不会去增加美国部队的神秘色彩。他口中的美军生活,不像电影《全金属外壳》那样高压严酷,也不像电影《孤独的幸存者》那样险象环生。

1月14日,红星新闻采访到了这位美国大兵,其实,他是一个地道的中国成都小伙,而进入美国新兵训练营时,他已经32岁。

“这就是一份工作。”已经加入美国国籍的余轶迪总是很客气地直接回答,不会去增加美国部队的神秘色彩。他口中的美军生活,不像电影《全金属外壳》那样高压严酷,也不像电影《孤独的幸存者》那样险象环生。

1月14日,红星新闻采访到了这位美国大兵,其实,他是一个地道的中国成都小伙,而进入美国新兵训练营时,他已经32岁。

成都小伙年过30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 训练北约盟军

余轶迪 受访者供图


成都小伙美国从军

31岁到美国,一开始是想找工作

31岁那年,余轶迪到了美国,在选择工作的时候,他产生了一个大胆想法,到美国部队去试一下。“拿定主意后就开始在网上做攻略,也看了不少关于美军的好莱坞影片。”1月14日晚,已经在美军军营度过4年的余轶迪告诉红星新闻,其实在美国参军就是一份工作,福利待遇还不错,还有机会到海外走一走。

最开始,他想进入美国海军,渴望能够在航空母舰上服役,但后来还是进入了美国陆军,并跟随部队到了美军驻德国的军事基地。“2013年底报名之后,有一个等待时间,第二年2月才进入训练营,在新兵训练时,就会有人来问你想去哪儿。”最终,余轶迪选择了假想敌部队,专门训练北约盟军。

成都小伙年过30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 训练北约盟军

余轶迪 受访者供图


中国小伙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训练北约盟军

余轶迪 受访者供图


“华裔在美军中进入作战连队的比较少,很多都是在后勤和医疗的兵种。”他告诉红星新闻,加入美军只要有绿卡、社会安全号、高中以上的学历、身体健康、体检没有问题、没有吸毒就可以,但在美军中,亚裔里面日本人、韩国人、菲律宾人相对更多。在美国国内,很多人当兵是为了福利待遇、上大学等目的。

新兵魔鬼训练

和电影里一样被吼,磨破双手给华人争气

他透露,在接受新兵训练时,教官说话基本靠吼,就跟美国电影《全金属外壳》中所表现的一模一样,“几乎是贴着耳朵,唾沫飞溅。”余轶迪表示,他能够理解,这就是训练的一种方式,制造大量心理压力,如果不能够承受这些压力,到了战场上,精神是容易崩溃的。

成都小伙年过30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 训练北约盟军

余轶迪 受访者供图


新兵训练营,几乎都是纯粹的军事训练,不过,刚开始的一个月对于英语听力不是特别好的余轶迪来说,是个挑战。“教官很多有口音,说话速度快,很多词汇我也听不懂。”在一次训练过程中,他和战友要爬上三层楼高的空降绳,大家只需要爬到一半的高度,然后用脚固定,挥挥手就可以滑下来。

结果,余轶迪没有听懂,自己一口气爬到了顶部,已经精疲力竭,要从直径5厘米的绳索上下来,只有抓住绳子往下滑。“掌心都磨破了,当时教练问我是否需要休息。”余轶迪不想落下训练任务,缠上绷带,仍然坚持搏击、攀岩等项目。但用力不均匀,肌肉又拉伤了,每天训练下来,纱布都被血染红了。

成都小伙年过30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 训练北约盟军

余轶迪(右) 受访者供图


“无论如何要坚持下来,就是想给华人争口气。”余轶迪说自己听不太懂英语的时候,就跟着其他人一起做,凡事都要做得更快,如果错了,还可以再改,因此,每次军队训练他都能够保证前几名完成。

不过,对于这个身高1.73米的小伙子来说,曾经体重只有110多斤的他,要负重行军是很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而每次都是前10个回来,“背的东西共有75磅。”但他说,自己还是能够坚持下来。

在美驻德军事基地服役

专门承担北约欧洲盟军的训练

余轶迪服役的陆军基地在德国,专门承担北约欧洲盟军的训练,“以前很多陆军特种部队过来训练后,还会直接部署到阿富汗等地的战区。”其实,他们就是假想敌部队,交手过的部队,经常被“揍”得很惨。

今年,已经是下士的余轶迪也开始训练一些新兵,他们会经常制造一些以少胜多的战例。余轶迪甚至扮演过恐怖分子,用“人肉炸弹”的方式去袭击演习另一方的重要领导。“当时他们模拟在一个村庄边上开一个重要会议,有一个大人物会在这里出现。”

余轶迪从古堡周边混入安全区域然后“引爆”,“他们巡逻的安全区域,我们事先已经掌握得很清楚了”。

成都小伙年过30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 训练北约盟军

实战演习中 受访者供图


类似的战术,穿插在演习之中,大家专门解锁各种“损招”来对付对手。当然,一些小规模的正面冲突也会时常出现,余轶迪这时就会出现在炮手的位置,或者担任M240中型机枪的机枪手。

很难想象,一个学习计算机专业出身的大龄青年,会去美军部队里开始操作这些兵器。表弟小吴对于表哥的这种经历,也羡慕不已,两人上学时,接触武器都是从CS游戏开始的。“后来他居然能够碰到这些真正的装备,还是比较羡慕。”

小吴告诉红星新闻,在朋友之间,表哥也是一个话题人物。

中国小伙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训练北约盟军

实战演习中 受访者供图


拿到EIB徽章

自称通过率一般不会超过15%

2015年7月,余轶迪在军营中拿到了一块专业徽章,这对他来说,算是一个不小的成绩。“EIB的全称是Expert Infantryman

Badge,翻译成中文就是美国陆军专业步兵徽章。”余轶迪透露说,这块徽章在陆军中通过率很低,一般不会超过15%。余轶迪自认为在射击方面他还是有很多天赋,他在连队里,半自动步枪和机枪都拿到过精英射手。

中国小伙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训练北约盟军

余轶迪 受访者供图


要拿到这块徽章,必须具备步兵作战的各方面技能,这其中包括了无线电通讯、战地医疗、定向越野、负重行军,还会涉及一些如何破门清剿房屋内的恐怖分子等技能,“每年考一次,很多人都会考很多次。”不过,在第一次考核时,余轶迪就拿到了这块奖牌。

中国小伙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训练北约盟军

上面蓝色的就是EIB徽章 受访者供图

中国小伙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训练北约盟军

2014年,余轶迪获得的德国金牌射手奖状 受访者供图


而在训练之外,余轶迪同样是一个多面手,“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从各个国家来的人都有。”余轶迪说,大家对中餐的认同感很高。他作为成都人,以前住在成都东门一带,去了国外,他会给大家普及川菜在中餐中的地位,也会和大家说起成都的历史文化故事。

在美国,很多人一有时间就会闹着去他家里做客,余轶迪也会做上几道中国菜来招待大家。“都是自己做的,糖醋排骨、宫保鸡丁这些菜品还是不在话下。”

中国小伙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训练北约盟军

余轶迪在家中做饭 受访者供图


余轶迪介绍说,大家对中国非常感兴趣,都想利用假期去中国旅行,而吃过他和老婆做的中国菜之后,美军连队里的战友几乎都把能娶一个中国女孩作为自己的目标。

妻子放弃央视工作随军

他未来想朝军官发展,或在美开枪械射击馆

余轶迪的爱情故事也很“传奇”。

一次偶然的机会,余轶迪认识了在央视工作的张煜璇,两人聊得火热,最初家人和朋友却并不看好。“异地恋,还是跨国恋,大家觉得这样不会有结果。”妻子张煜璇还记得,最开始家里人反对的呼声挺大,但她认定了这段缘分。

中国小伙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训练北约盟军

余轶迪和老婆张煜璇 受访者供图


两人恋爱7个月后,余轶迪从德国到了北京,看到他的一番诚意,女方家人最终同意了两人的婚事,两个人就把结婚证给领了。“如果要在一起,我就必须放弃现在这边的生活。”最终,张煜璇选择随军。如今,在余轶迪所在的连队,她俨然一个“编内人员”,经常会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

“每个季度开大会,军队都会通知家属到现场,部队会告诉家属,上一个季度,我们部队做了哪些事情。”

余轶迪介绍说,下一个季度训练会怎么安排,每一周会休息哪几天,这些信息都会完全通报给家属。

在平时训练结束之后,他也会马上回到家中,并不总待在军事基地里。“这种生活其实跟普通人上下班差不多,类似朝九晚五。”

余轶迪说,美军部队也会有一些开放日,邀请家属一起融入部队,举行一些游戏、活动。

成都小伙年过30美国参军 以前玩CS现拿真枪 训练北约盟军

余轶迪和美军战友们在一起 受访者供图


谈到退役之后的想法,余轶迪说,他希望能够在军队继续待下去,考虑朝着军官去发展,或者回美国考一个射击的教官证,开一家枪械射击馆。
分享: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