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楼产妇父亲首发声:产妇挺着大肚怎能爬高跳下?(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章来源: 现代快报
 

原标题:坠楼产妇父亲首发声连提几个疑问否认“闹事”一说

现代快报讯(记者 郑晓蔚 邱骅悦) 8月31日,在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妇产科,一名孕妇从5楼分娩中心坠下身亡。此事件引发了全国关注。国家卫计委7日在例行发布会上也对此事件做出回应。发言人称:关于社会关注的榆林产妇事件,出现这种情况,让人非常痛心,是谁都不愿看到的, 在此对家属表示深切慰问。国家卫计委对此高度重视,已责成当地卫生计生部门认真调查核实,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针对国家卫计委的回应,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了坠楼产妇马茸茸的父亲马亚德。这是他首次对外发声。原本在老家静候添丁佳音的他,最后等到的却是一个噩耗。他表示,现在家属方面没在跟医院沟通,他们所做的就是等,就是按法律程序走。

△图为事发现场。图片来源:法制日报微信公众号

我们有几个疑问没有得到解释

现代快报:您知道吗?今天上午,国家卫计委对这件事作出了回应,对家属,也就是对你们表示了慰问,保证会责成卫生计生部门认真调查核实,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马亚德(产妇父亲,下同):我还不知道。谢谢。

现代快报:事件有新的进展吗?

马亚德: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着。

现代快报:你们家属和医院后来还有过沟通吗?

马亚德:不沟通了,就按法律程序走。我们现在不去医院了,就等结果。我们要去闹,早去了。我们现在就要争取一个答复,不给答复那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们是要解决问题的,不是要闹事的。

现代快报:之前有过沟通吗?

马亚德: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在老家,老家不在绥德城里,我是连夜赶过来的,具体情况不太了解。

现代快报:经过警方调查,你们的质疑都得到解答了吗?

马亚德:到现在没给我们解释清楚,他们认定不是他杀是自杀,但我们有几个疑问还没有得到解释。

现代快报:哪几个疑问?

马亚德:产妇挺着个大肚子,怎么能从1米13高的窗户跳出去?掉下去的时候怎么是一丝不挂的?他们说之前是穿了衣服,结果掉下去就没衣服了。他们对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答复。

△图为待产孕妇所住病房。图片来源:法制日报微信公众号

到医院要听医院的话,我们都懂这个道理

现代快报:对医院有哪些方面不满?

马亚德:一直没给我们答复,为什么不负责,给我们娃娃造成这个后果?我们家属把活人交给你,你应该保证大人跟娃娃的安全。万一你是医疗事故出事,我们还好接受,但现在是你们没有管理好嘛,对不对?我们把人送来,你(医院)要负一切责任,不能把我们孩子当儿戏耍。

现代快报:医院说跳楼原因是家人不给做剖腹产导致疼痛难忍。

马亚德:不是吧。我听家人说,医院再三反复说,娃娃已经送去了,不需要剖腹产可以生下来。既然他们医生说要剖腹产,我们一定要考虑嘛。不考虑是拿娃娃的生命开玩笑,到医院要听医院的话,人叫剖腹产就剖腹产,人叫顺产就顺产,我们都懂这个道理。

现代快报:住院前有没有做过剖腹产准备?

马亚德:我们住院前过一段时间就去检查,做B超,B超做完了,医生没跟我们提出什么措施。说娃娃正常,大人正常,顺产。

现代快报:家里谁在跑这个事?

马亚德:我们全家都在跑。

现代快报:方便谈谈你女儿吗?

马亚德:我女儿好得很,又是本科大学毕业,又是党员,活泼善良……

知情人披露产妇坠楼细节:有医护过去抓了她一把(图)

文章来源: 财经杂志
 

原标题:独家| 榆林产妇坠楼至施救间隔21分钟?家属提出院方施救不及时

知情人对《财经》记者披露了产妇坠楼及施救具体时间点,按照披露材料,从发现产妇坠楼到救护人员到达现场,间隔21分21秒,家属据此提出院方是否施救不及时?

《财经》记者白兆东 刘思维 实习生 许向阳/文 李恩树/编辑

陕西榆林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下称绥德院区)产妇坠楼事件出现最新进展。

知情人对《财经》记者披露了产妇坠楼及施救的具体时间点,据所披露材料,从发现产妇坠楼到救护人员到达现场,时间间隔21分21秒,家属据此提出“院方施救不及时”。

知情人称,9月3日9时,产妇马茸茸家属、绥德院区代表、绥德县公安局相关人士等在绥德院区召开会议。绥德县公安局相关领导、绥德院区两名副院长及警务室负责人、马茸茸多名家属等十余人参会。会上,绥德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相关人士介绍了该案调查进展。

知情人称,一段监控视频中记录了马茸茸坠楼和医院施救的时间点。该人士称,反复观看该视频,显示马茸茸坠楼时间是8月31日20时13分29秒,当时医院一位身着护士装的人员看到马茸茸要跳楼,走过去伸手抓了一把,但只抓到衣服,未能成功拦阻。

(资料图)

《财经》记者获取的会议资料显示,会上,绥德警方介绍案情时称,马茸茸坠楼的地方,停放着一辆农用三轮车,她最先坠落到该三轮车挡风玻璃,此后落到地面,现场留下大量血迹。

据上述会议资料及知情人提供的信息,坠楼的18分钟后,20时31分30秒,两名医护人员到达现场,看到现场后即转身离去。20时34分50秒,6名医护人员到达现场展开救人。36分42秒,救护车到达现场,开始将跳楼者抬上担架送往300米外的急救中心。

马茸茸丈夫延壮壮目睹了救护人员将马茸茸抬上担架的一幕,他称,不明白应在产房生产的妻子为什么躺在住院楼楼后的血泊里。

延壮壮向《财经》记者介绍,马茸茸第二次被医护人员接回产房十几分钟后,一名护士从产房走出。他问该护士马茸茸的情况,护士回答“里面的人都不知道她(马茸茸)去哪儿了”。随后,马茸茸家属要求进产房找人,被医护人员阻止。过了一两分钟,医护人员出来告知“人找不到了”,于是家属强行进入产房找人,随后,延壮壮从产房所在的5楼一直找到顶楼,未发现马茸茸。

延壮壮回忆,他从楼顶向下找人的途中,接到马茸茸母亲电话,马母在电话里称人找到了,让延到5楼。延壮壮跑到5楼产房,马茸茸的主治医生对他说,“你往下走,人在楼底下”,说完离开。延壮壮下楼,绕着住院楼寻找,看见楼后窗户下,医护人员正在把马茸茸抬到担架上。

马茸茸家属提出,“医护人员发现马茸茸跳楼后,为什么没有马上下楼抢救,也没有通知家属,而是选择叫救护车?如果产房相关人员第一时间报警抢救,在这20多分钟内,有可能两条生命能挽救回来,哪怕大人当场死亡,婴儿或许可以抢救保命。”

《财经》记者就“21分钟”的说法、及该段时间内院方采取的行动,询问绥德院区一位院长,未获回复。

9月7日上午,国家卫生计生委在北京召开的例行发布会上就“榆林产妇坠楼事件”首次表态。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宋树立表示:“我们向家属表示深切慰问,我委对此高度重视,已责成当地的卫生计生部门认真调查核实,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