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北京的女留学生在加拿大遇害身亡 凶手六年后放弃上诉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六年前,一名来自北京的女留学生在加拿大遇害身亡

六年后,当年的凶手才撤销上诉,认罪伏法

因为没有一名律师愿意站出来为他的罪行做辩护

但迟到六年的正义,还有多少意义呢?

(据庭上的照片、视频资料显示)柳乾被发现时,正趴在室内的地板上,半身赤裸,灰色衣服被推倒背部上方,头发凌乱,脸部下方有血迹。一只耳环不见了,短裤和紧身祙丢在角落。

温哥华港湾(Bcbay.com)晨宇综合报道:早前涉嫌杀害约克大学中国留学生柳乾的嫌疑犯迪克森(Brian Dickson)一级谋杀罪名成立,被判终身监禁。

今年初,在没有辩护律师的情况下,迪克森撤销上诉——终于伏法了。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但报道了这么多悲剧案件的小编说上面这句话的时候,气力已经越来越弱了……

 

( 遇害的中国留学生(资料图))

凶手迪克森,放弃上诉。据了解,这一举动出于无奈,因为,在加拿大,没有任何一位律师愿意帮他申辩。

至此,逝者可以安息了。

1

六年前,加拿大女留学生被害于租住的地下室

中新网报道,2010年9月,来自北京的留学生柳乾抵达加拿大,在多伦多约克大学学英文。

2011年1月,她搬进学校附近的4层独立屋(Aldwinckle Heights路27号)。

4月15日,她被发现死于地下室的房间里,年仅23岁。

当天晚上,她正跟自己远在中国的前男友孟宪超(音译)用电脑上的QQ打字和Tom Skype视频。

凌晨1点左右,有人敲门。

柳乾听到敲门声后,说自己去看一下。

透过视频镜头,孟宪超看到一名高出柳乾一头左右的非华裔男子站在门外,上身T恤,下身大短裤。简单交谈后,柳乾回到屋子,将手机交给男子。

男子站在门框处操作她的手机,柳乾则坐在电脑前,不时回头和男子交流。

当地时间凌晨1:19左右,孟宪超在QQ上跟她说:“这人话真多”、“请他离开,说你还要继续写作业”,还用QQ的窗口震动功能,却没有吸引柳乾的注意。

接下来,孟宪超目睹了在她身上上演的全部悲剧。

孟宪超出庭画像

(加拿大《世界日报》援引ctv news资料图)

那名男子在柳乾关门时,不顾她的挣扎突然闯进房内,并顺手关上门,紧接着抓住她的双肩,试图拥抱她。

而柳乾在反抗过程中不断用手推开男子,并用英文和中文说“不”。男子不听,反而把她推到床的方向。

因为角度问题,孟宪超透过视频画面只能看到她的一只脚抬着,呼喊着拒绝。

(图片来自微博“加拿大家园”)

两声闷响后,再也听不见柳乾的声音,剩下男子粗重的喘息。

接下来男子关灯锁门,又回到柳乾倒下的地方,孟宪超这时听到钥匙的声音以及类似挪动家具的声音,视频中最后的画面,是男子腹部以下赤裸,关掉电脑。

当时,孟宪超哭着用中文喊:“她是不是被强奸了?”

缓和情绪后,他登入柳乾的QQ账号,在她所属的一个多伦多群里群发求助信息,请他们确认她的安全。

终于得到一位朋友乔杨(音译)的回复,乔杨报了警。

2

三年前,凶手迪克森被判处终身监禁

据报道,当时,柳乾租住的屋子有十多名学生租客,其中,包括迪克森。

案发前,迪克森也是约克大学的学生,主修政治学,但学业多次间断,一直没有毕业。警方搜查他的房间后将他逮捕,并控告他一级谋杀。

在迪克森首次出庭时,其父母也出庭了,称儿子经常浏览互联网上的约会网站,想给一家影视公司找一名亚裔女子。

而在法院现场,当屏幕上展示出案发现场的照片时,柳乾的父母泣不成声,被告迪克森却没有明显反应。

他坚持自己是无辜的:事发当晚,他去了约克大学校园内的一家餐厅,在凌晨12:30回家睡觉。自己确实见过柳乾,两次去了她的屋子,只和她握过手,拍过她的肩膀,但关系不算亲密。

据Daily Mail报道,他的律师Robert Nuttall,称委托人“绝不认罪”;并希望陪审团支持迪克森是过失杀人。

当时,检察官克里斯汀·皮拉格利亚在开庭陈词时已说明,法医可以证明,迪克森的DNA与死者身上残留的精液的DNA高度吻合。

(图片来自微博“加拿大家园”)

迪克森承认自己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等心理问题,多伦多警方也在他的房间找到数十粒处方药,其中有治疗精神失调的药物。

而法院文件显示,他曾收集黄色内容,还在网上支持儿童色情与性剥削。他的前女友说,曾被他殴打。

直到2014年4月,安省法院裁决,迪克森的一级谋杀罪名成立。最终被判终身监禁,坐牢25年后才可申请假释——加拿大没有死刑,无期徒刑是最终刑罚。

 

迪克森立即提交上诉。可相关档案显示,迪克森之前向政府部门申请律师费的补贴被拒。

后来,包括Nuttall,在加拿大没人愿意为他辩护。

今年1月,正在服刑的迪克森决定撤销上诉,原定在今年上半年举行的听证会被取消。

如今,刚满36岁的迪克森正在卑诗省太平洋监狱坐牢,入狱后写道, 监狱是个令人寂寞的地方。

他想念家人、朋友和宠物。

3

留学生被害,她身后几乎坍塌的家庭

而柳乾的家庭,因为失去爱女已经千疮百孔。

二老说:我们没有将来。

自柳乾遇害已经1086天,我们每秒、每时、每天都在想念着她,每到中国新年等家庭团聚日,却是我们最黑暗的日子。

案发时,柳妈妈在北京时间下午2时左右接到孟宪超的来电,接下来的十多个小时里,她无助着急,手抖得无法打电话,只能等待结果。

次日凌晨5时,噩耗传来。柳爸爸当时在出差,柳妈妈和柳乾85岁的奶奶抱头痛哭。

然后,双亲放下手头的一切,到加拿大为女儿讨个说法。

(图片来自微博“加拿大家园”)

中新网援引加拿大《世界日报》报道,法庭宣判时,柳乾的父亲说,“女儿已经失去,我们也不能永远活在仇恨当中,会好好走下去,我们接受他(迪克森)父母的道歉,也希望他们好好活着。”

可是,女儿遇害后,在他们眼中,“一切都是灰暗的,我们的心拒绝一切艳丽的颜色”。

柳乾的遗体,于2011年8月举行告别式后,已火化由双亲带回北京。

她的双亲,每个周末会搭乘公共汽车颠簸几个小时,到郊外的墓地看望爱女,一家三口在冰冷的墓碑旁相聚。

另外,他们为柳乾设立了两个网上纪念馆,每天为她献花、上香、送衣服食物。

 

(图片来自中新网)

在双亲写的《我们对爱女的思念和三年来的痛楚感受:写在女儿遇害三周年》一文中,柳乾八十多岁的姥姥瘫痪在床;与姥姥一起带大柳乾的奶奶,明显消瘦,几乎每晚咳声叹气,每次到孩子的墓地都放声痛哭。

而柳妈妈半夜起来,习惯每天在同一时间打开电脑,只是再也看不到来自女儿的视讯邀请,坐在那一动不动,就是几个小时;另外,她经常流泪,视力严重下降,身体状况很差,工作也无法继续正常进行,不得不提前退休。

而父亲则是工作繁忙,又承受丧女之痛,更加寡言少语。

写在最后:

据报道,这件事上,除了悲痛凶手残忍,柳乾的双亲也很后悔没有提醒女儿挑条件好的地方住宿。

柳爸爸说,自己与太太是普通知识分子,送孩子出国全靠积蓄,女儿住的地方条件一般,就是为了省钱。

如果住处拥有统一的公共电话,案发期间第一时间联络到屋内其他住客,或许有人会阻止凶手的恶行——那么,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柳妈妈与女儿聊的,多是“放学后与同学结伴回家”、“晚上少在外面停留”等安全话题,谁也没想到,悲剧在自己的房间里发生。

六年后,案子尘埃落定。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早已离我们远去。

还是祝愿全部留学生保护自己,平安四季。

references:

http://www.chinanews.com/lxsh/2014/04-21/6088057.shtml

http://www.iask.ca/news/canada/2017/07/445119.html

http://news.china.com.cn/live/2014-04/16/content_26156513.htm

http://www.guancha.cn/america/2014_04_09_220658.shtml

http://bbbear.ca/article-1359-1.html#jtss-tsina

http://money.163.com/14/0430/09/9R2OQCEL00254TI5.html#from=keyscan

http://news.sina.com.cn/o/2014-03-31/100429831050.shtml

分享: